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是谁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是谁

  妖王离开之后,吴勉和归不归将还在昏迷当中的百无求交给了小任叁和李广全照看,他们俩带上了高如柏去了皇宫。这次妖王的出现没有那么简单,防着它没有在这里得到好处,会有妖兵去皇宫杀戮泄愤。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去看一下的好。

  到了皇宫之后,发现这里并没有很么异常的变化。所有人都身穿素服,继续着先帝的葬礼。归、吴二人隐藏住了身形之后,归不归在高如柏身上加了手段,将他的身形也跟着一起隐藏了起来。

  随后三个人在皇宫里面寻找可能留在皇宫当中的妖物,不过一圈转下来并没有发现皇宫当中有一丝妖气。高如柏当下对着归不归说道:“妖王刚才并没有赚到便宜,它会不会杀一个回马枪?要不然的话你们二位谁先回府,剩下一位和我继续在皇宫寻找妖物。毕竟百无求现在收了重伤,出事的话指望不上任叁少爷和李广全的。”

  “难得你还能替那个傻小子着想,妖王现在自顾不暇,你为以它真的会在我和吴勉的面前全身而退吗?”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看了身边的吴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它刚才也受了伤,也要担心我们会不会趁着这个机会去追杀它。我们进来是担心它的妖子妖孙们不受管控来这里杀人。”

  说话的时候,突然从他们身边的宫殿里面传出来了个一还算熟悉的声音:“为什么要把齐王的儿子过继给本王作世子?陛下这是什么意思?本王今年才十九岁,是担心本王生不出来儿子,还是怕本王会英年早逝?”

  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吴勉、归不归对视了一眼,这个声音的主人分明就是妞儿两世的父亲已经改封赵王的赵元昊。

  听到了赵元昊的声音,吴勉和归不归都有了兴趣,当下老家伙让高如柏继续在宫中寻找妖物,他则和白发男人一起施展穿墙之法,进入到了宫殿之内。见到了面对着几个太监的赵元昊。

  其中一个上了几岁年纪的太监陪着笑脸说道:“赵王殿下,这是陛下的圣旨,做不得更改的。再说也不止只有您一位这样,齐王、晋王等几位殿下也是相互继过了世子的。现在旨意已经下了,您就不要为难老奴了。就算您想要向陛下说情,也要先接了圣旨。”

  “本王现在就去找陛下说理”说话的时候,赵元昊已经将挡在面前的几个太监一把推开,起身就要去找皇帝,却被宫殿门口的护卫挡了回来。

  这时,刚才说话的老太监再次来到了赵元昊的面前,对着他继续说道:“赵王殿下,大宋开国以来还没有传不出去的圣旨。您如果执意不接圣旨的话,老奴只能据实向陛下禀告。这样老奴也就是落得一个办事不力,殿下您可是抗旨不尊。”

  听到太监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已经变了语气,他自己也品出了厉害。当下沉着脸从老太监的手里接过了圣旨,随后按着规矩对着皇帝所在的大庆殿跪倒磕头。随后在太监们的搀扶之下起身,沉着脸对着刚才说话的老太监说道:“现在本王接旨了,是不是可以去求见陛下了?”

  看到赵元昊接旨,这几个太监才算松了口气。当下那个老太监陪着笑脸说道:“按着规矩,老奴先向陛下交旨。赵王殿下稍等,陛下若有召见,自然会宣召殿下进宫的。”

  说完之后,这几个太监对赵元昊行礼,随后离开了这座宫殿。偌大的宫殿之中只留下了这位赵王殿下一个人,想到自己五哥的儿子要改口叫自己爸爸,以后自己的王位要传给他。赵元昊便怒火中烧,开始动手打砸宫殿里面的事物。

  “还是他上一世的样子看着顺眼,现在这样的话,皇帝送走了先帝之后,第一个要对付的人就是他这个亲弟弟了。”看着赵元昊歇斯底里的样子,归不归叹了口气,对着身边的白发男人继续说道:皇帝不是动不了他,是不想落得别人口实。说先帝尸骨未寒就要骨肉相残了,现在看起来,想不残都不行了。起码这个王位是没有。”

  “他是妞儿这一世的父亲,就没有人能动他的王位。”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他的话。白发男人看着砸累了的赵元昊,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既然京城已经开始乱了,那就再加一把柴。看看会乱成什么样子。”

  在皇宫里面没有发现隐藏的妖物,吴勉、归不归便带着高如柏回到了府中。这个时候百无求已经醒了过来,他们回来的时候,二愣子正在对着空气发呆。都没有发觉到老家伙和白发男人已经出现在了它的身边。

  “傻小子你这身体复原的倒是快,老人家我还以为你要等到晚上才能醒过来。”归不归笑眯眯的走到了百无求的身边,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它继续说道:“你再休息一天,然后老人家我带着你骂街去。当初我老人家写了三封信来糊弄童戚振,还有一封信是送给广孝那个秃驴的。结果那个秃和尚怂了竟然连面都不露,现在听说他又出现在福缘寺了。明天一早你陪着老人家我,咱们爷俩堵着他的庙门口去骂街。你得给我老人家出出气。”

  “老家伙,老子到底是谁?”听到身边有人说话,百无求这才又些迷网的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认出来他之后,二愣子继续说道:“老子记事的时候,它们都管老子叫百无求。后来才知道还有另外一个百无求在这个身体里,老子是下凡的妖神现在妖神的身体里面是百无求,百无求的身体里面是老子那么老子到底是谁?是妖神?还是百无求?”

  这不是一个新问题,当初二愣子自己舍弃了妖神的身体,把它送给了另外一个百无求。按着二愣子的想法那自己就应该是百无求了,不过听了刚才妖王的一番话,它心里又开始动摇起来。自己从小就占了另外一个百无求得身体,是亏欠了它的。看到归不归要对妖王下手,竟然什么都没想直接替它挡了这一下破空。醒过来之后,它便被自己的身份折磨的魔障了起来。

  “大侄子,你可别吓唬我们人参。你爸爸前两天刚刚犯完病,怎么又轮到你了?你不是百无求还能是谁?”这时候,一直在照料百无求的小任叁吓得都带出来了哭腔。百无求一直都是大大咧咧,什么时候见到过它这样?归不归那七窍玲珑心好不容易才走出来,百无求这一根筋的一旦陷进去,比起来归不归更加麻烦。

  “傻小子,你当然是百无求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坐在了二愣子的床边。随后从身边的桌子上拿起来一个橘子,一边剥皮一边继续说道:“你是谁不是自己说得算的,是身边人来证实的。你记事的时候就是百无求,这么多年一直被叫作百无求过来的。你身边的人也好、妖也好认可的百无求是你,不是那个藏在妖神身体里面的魂魄。”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将剥了皮的橘子递到了百无求的手上。随后继续说道:“是,你是占了它的身体,不过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和你无关。你没有必要因为这个来惩罚自己,现在你把百无求的身体还给它,那个魂魄舍得妖神的身体吗?没有了妖神的身体,它还能叫做妖王?它应该算账的那个是老疆卞,不应该是你。你是百无求,以前是,现在也是你不会再有第二个名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