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一章 迷惘的百无求

第二百二十一章 迷惘的百无求

  站在众人、妖面前的正是当今的妖山之主,占据了妖神身体的另外一个百无求。想不到此时它竟然敢下了妖山,还敢独自一妖来到吴勉、归不归面前。
  
  妖王呵呵笑了一声,说道:“这就是你们的欢迎方式吗?当年我也帮过你们的。如果那次没有我的话,在海底你们的百无求已经死在那里了。很奇怪为什么我会从妖山上下来?”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无非就是你活够了……”这个时候,吴勉感觉到了藏在身上的斩鲲开始兴奋的不停颤抖起来。如果不是白发男人一直压制着它。现在这柄长剑已经自己飞出去,直取妖王的首级了。虽然说这法器是自己认敌的,不过像现在这样,还是第一次。
  
  妖王看了吴勉一眼,说道:“我刚刚出生的时候,便已经活够了。我自己的魂魄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它就算是妖神又怎么样?我第一次可以自己控制身体的时候,是它从高台上跳下来把自己摔晕了。那时候我已经十三岁了,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盼望着可以去死,起码死后还有机会投胎……十三岁我就已经活够了……”
  
  “你是来这里诉苦吗?”这时候,归不归已经站了起来。老家伙将自己的身体挡在了百无求的身前,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不是说妖神的身体能不自由活动吗?看你走来走去的不是挺好?”
  
  “这个身体现在由我控制,我便可以让它自由活动。”妖王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当下它自己岔开了话题:“不拐弯抹角了,我这次是来找童戚振的。听说不久之前,你们和他在幽州见过面,现在他人在哪里?”
  
  “你猜猜里这会不会有人告诉你?”归不归嘿嘿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既然你来了,那就不要走了。看在百疆的份上,老人家我也不为难你,妖王陛下你还是在我们这里多住一些日子。说不定再过千八百年之后,就会有童戚振的消息了。
  
  “你们想要留住我?”妖王有些轻蔑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想法不错,不过归不归你不想想为什么本王要独自前来吗?这次跟随我下山的还有两万妖兵,它们现在已经进城了,只要我们在这里打起来。它们便会直接冲进皇宫当中,将里面的人杀个一干二净……你们国运刚刚步入正轨几十年,不打算这个时候再成乱世吧?”
  
  说到这里地候时,妖王身上的妖气发生了变化。随后吴勉、归不归感觉到京城到处都充斥着强烈得妖气。看样子妖王并没有说大话,的确有相当数量的妖物已经混入了汴梁。
  
  “乱世而已,这么多年都习惯了。”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就算是乱世,也是人世自己事情。今天解决了你换来人世的太平,不亏……”
  
  说话的时候,斩鲲已经从吴勉的身后窜了出来。这柄长剑兴奋的颤抖了起来,空气当中发出来了“嗡嗡……”的声音。归不归走到了另外一边,和吴勉形成了犄角之势。老家伙手里已经扣住了两枚储金,就算拼了皇宫里面那些人多性命,也要和这位妖王有一个了断。
  
  “童戚振不在这里,老子也在找他……”眼看着一场大战在即,百无求突然好像变了只妖物一样,对着妖王继续说道:“老子占了你的身体这么久,不过也送了这妖神的身体给你,还让你白得了一个妖王。要不是老子,老疆卞那么多儿子,什么时候轮到到你?这次老子不和你计较,回到妖山好好做你的妖王去吧……不要再下山了。”
  
  “现在我看着你,像不像是在照镜子?”妖王看了百无求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这个世上只有一个百无求就够了,妖神得身体也罢,妖王也罢我都还给你,你能把百无求还给我吗?”
  
  被妖王几句话说的百无求愣了一下,它张了张嘴巴却一个字都发不出来。看百无求的样子,哪有平时骂街的那一点本事?
  
  “你说的对,这世上有一个百无求也就够了。”这是,归不归猛的对妖王举起了胳膊,随后将手臂快速的拉开。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老家伙的双臂之间爆发出来。排山倒海一样的冲着妖王扑了过去。
  
  与此同时,斩鲲也飞到了妖王的背后,剑尖几乎顶在了妖王的后心。不管是它被破空打得倒退,还是妖王自己后退,这柄长剑都会刺穿它的后心。吴勉和归不归的这次配合几乎没有破绽,就算对上那位大术士席应真,还有极大的胜算。
  
  就在归不归施展出破空的同时,百无求突然出现在了妖王的身前,替它挡住了破空的路线。等到归不归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和收手,只能努力的将破空的方向向着一边偏移了过去。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二愣子被老家伙的破空打的飞了出去。
  
  吴勉见状之后,用斩鲲的剑柄在半空中托住了二愣子,将它阻拦了回来。因为有百无求的阻挡,替妖王挡在了大部分的破空之力。破空之后,百无求满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妖王却好端端的纹丝不动。
  
  此时,妖王有些疑惑的看着已经陷入昏迷的百无求。它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原本自己的身体说道:“你以为他们真的能在我这里占到便宜吗?你太小看自己的身体了……”
  
  此时归不归的脸色变得铁青,老家伙走到了百无求的身边,将二愣子抱了起来。随后冷冷的对妖王说道:“看在这个傻小子的份上,你走吧。不过只有这一次,等到下次或许妖山,或许其他的地方,我们再继续……”
  
  此时妖王也心里也在震惊,刚才斩鲲在调转剑尖,用剑柄托住了百无求的同时,剑尖已经在妖王的背后留下了一道口子。它知道妖神的身体已经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所以才敢独自一妖前来见吴勉、归不归,想不到只是被这剑尖轻轻的一划,便伤到了妖神的身体。这让妖王想想都一个劲的后怕,如果刚才破空打在自己的身上,如果自己向后退了一步……
  
  什么时候这个白发男人有了这样犀利的法器,这法器仿佛就是为了克制妖神之体特意炼制出来的一样。如果没有这长剑法器的话吗,妖王有足够的信心凭着妖神的身体,最起码也是和吴勉、归不归打个平手。现在见识到了法器的威力,妖王不由自主的开始心慌了起来。原本已经运用自如的妖神之体,这个时候也开始僵硬了起来,隐隐有不受自己控制的趋势。
  
  妖王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对付眼前这两个人,当下索性顺着归不归给的台阶走了下去。它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看在它刚才为我死了一次的份山,这次我你和你们计较。今天这件事没有完,不用等到你们上妖山的,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说完之后,妖王转身向着门外走去。随着它身上的妖气再次发生变化,汴梁长刚才那冲天的妖气瞬间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妖王走了之后,归不归急忙将百无求放在了饭桌上,随后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二愣子的身体,确定了没有什么大碍之后,这才冲着吴勉点了点头。说道:“这傻小子没事……你不亏欠它的,亏欠它的那只妖物叫做疆卞,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