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变化

第二百一十九章 变化

  第二天一早,百无求、小任叁起来吃早饭的时候,发现归不归又变回了之前嘻嘻哈哈的样子。二愣子这才松了口气,坐在老家伙的身边,一边吃着早饭一边说道:“老家伙,老子就怕你会想不开,不学好跟着程咬金、广悌他们学什么做回普通人。你也知道自己什么样子,一旦你真的没有了长生不老的本事,活不过三天那老子怎么办?虽然说老子是一定要陪着你一起走的,不过你吃喝嫖赌了一辈子吃过见过了,老子可是正当年,没娶媳妇没生儿子的。就这么走了不甘心高大个,你的眼圈怎么这么黑?昨晚去风流快活了?一晚上都没睡吧?”
  
  高大个说的就是高如柏,这是取笑他身材粗矮的。原本高如柏最忌讳有人这么说他,不过和这个黑大个没有道理可讲。叫着叫着他自己也无所谓了,当下高如柏陪着笑脸说道:“昨晚临睡前想了一些琐事,结果想睡的时候睡不着了。“
  
  “傻小子,你把心放回肚子里。不到等你的重孙子出来,老人家我也舍不得走。”归不归看了高如柏一眼,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稍后吃饱喝足之后,咱们也该去司天监转转了。回来之后还没去过那里,怎么说咱们也挂着一个司天监少监的名号董棋超那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宫里这是出了什么事情,连人都出不来。
  
  他们刚回刚到京城的当天,董棋超还来过这里向自己的老师尊请安。不过当天宫里就出了什么大事,董棋超只是让司天监的道士来解释过,他现在滞留在宫中无法出来。至于出了什么事情那小道士自己也说不明白。
  
  吃喝完毕之后,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去司天监转转。跟着他们一起回来的李广全也想去见见世面,当下一架马车将他们带到了皇宫外面的司天监。
  
  等他们到了司天监的时候,看到这里的官吏、道士都是一身的素衣。打听之下才知道就在刚刚大宋的第二任皇帝赵光义刚刚过世,这几天董棋超一直在皇宫里面为皇帝祈福。在现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不见董真人了。
  
  因为吴勉、归不归他们的身份特殊,也没没有人过来要求他们换上素服。当下老家伙也不打算添乱,打算带着李广全在这里转一圈,之后他们就回府。
  
  就在他们这几个人、妖走到司天监后院的时候,突然听到房梁上面传来了一声:“孽”随后就见一个小小的黑影从房梁上面跳了下来,直接扑到了百无求的怀里。这时,李广全才看清这是一只黑色的猫,正对着二愣子的脸舔来舔去。从它张开的嘴巴可以看到这黑猫的牙齿、舌头都是一团漆黑。除了黑之外,浑身上下看不到其他的眼色。
  
  “这不是孽吗?”董棋超看了半晌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这样的大凶之兽,留在身边不详,陛下你还是将它放了吧。”
  
  自从李广全在瓶口山毒死了妖物之后,百无求就看他不顺眼。当下瞪着牛眼一般的大眼睛:“放屁!一只小猫招你惹你了?什么大凶之兽?老子看你这个光屁股的就是个不详之人,在废话的话老子就要给你算命了,一会要挨嘴巴了你信不信?”
  
  看着百无求便说话便开始挽袖子,李广全这才讪笑了一声,有些尴尬的退到了一旁。这个时候,归不归饶有兴趣的对着他说道:“怎么?娃娃你知道这黑猫的出处?这只猫连你潜宗的老祖宗孙无病都没有见过,你会知道?”
  
  “这还是无病老祖亡故离开之后才定的名字,它老人家不知道也在情理当中。”说话的时候,李广全指着黑猫说道:“这不知道是那位高人炼制的死而复生之兽,孽不一定是人,曾经有过马和狐狸之相。复生之后通体内外皆黑,口发孽言可以让人昏厥。老人家,我说的对吗?”
  
  “别卖弄,你继续说”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再次说道:“这只黑猫跟着我们也有些年头了,既然你知道它的来历,那一定会有典籍留下来。不过为什么老人家我没有找到只言片语?”
  
  “这个您就不知道了,孽是我们潜宗定下的名字。因为这是我们宗主定下的大凶不详之兽,不可以有只言片语记录下来。这么多年都是师徒之间的口传,当初我那位师父就反复叮嘱,见到这种大凶之兽要远离。”
  
  “出了马和狐狸、猫之外,孽还有人行吗?”这个时候,刚刚从宫里出来,准备回衙门换身衣服再继续回去的董棋超突然出现在了众人、妖的身后。他不去向自己的师尊行礼、请安,反倒是对着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先说了起来。
  
  李广全不知道这人是谁,这样的大凶之兽的出处不能对无关之人言讲。当下他闭上了嘴巴,等着有人向他介绍一下此人是谁。
  
  这时候董棋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些失态了,当下急忙对着自己的老师尊行礼,随后有对吴勉、百无求和小任叁相继行了半礼。听了这个身穿道服的人在归不归面前自称弟子,李广全这才明白这个人就是他们口中提到过的护国真人董棋超。之前董棋超前来向归不归请安的时候,他正被两只妖物带着在汴梁城逛街,错过了那次见面的机会,这还是两人的第一次相见。
  
  当下,李广全和董棋超相互客气了几句,那位董真人又迫不及待的向他询问有关孽的事情。因为没有典籍可以参考,只能从这个人嘴里知道有关孽的出处。
  
  “黑猫的事情你们以后再说,李广全还要跟着我们一段时间,董棋超你着的什么急?”归不归对自己弟子的陶态度有些不以为然,不过老家伙的脸上却没有带出来。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继续说道:“你先说说皇帝是怎么一回事吧,他什么时候驾崩的?现在宫里的情形如何?”
  
  董棋超超这才回过神来,说道:“陛下当年征战辽国的时候收到过箭伤,这次是旧疾复发。现在太子赵恒已经继位,刚刚下了国丧的圣旨,听说已经下了要各地藩王回京奔丧的旨意。弟子这几天一直吃住在宫中,现在回来换件干净的衣服,还要再回去。”
  
  之后归不归又详细的打听了一番宫中的事情,确定不是童戚振在暗中操控之后,这才说到了正题:“老人家我放在宫中的东西安然无恙吧?前些天回来去黄天石的时候,怎么看着那些天才地宝有动过的迹象?”
  
  “是弟子动的”董棋超低着头说道:“弟子查阅典籍,看到了一则长生不老之术,需要通天线草和丹朱血等几位天才地宝。想着您这里有,就自己拿了。事先没有向师尊请示,还请您老人家赎罪。”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通天线草和丹朱血不是什么特别稀有的天才地宝,你拿了也就拿了。不过以后你还要什么,来和我说,不要不问自取。”
  
  这时候,有太监来催董棋超赶紧回到皇宫。当下董真人向着吴勉、归不归行礼之后,再次匆匆忙忙的回到了皇宫。
  
  看着自己弟子的背影,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孩子魔怔了当初的董棋超可做不出来不问自取的事情来,早知道的话法阵也要把他排除在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