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消失的黄天石

第二百一十一章 消失的黄天石

  此时何欢也已经大惊失色,桌子上就那么点东西,一眼就看到底了。除了那快黄天石之外,剩下的天才地宝和一大堆的瓷瓶都在桌子上,一件都没有少,那么大的一块黄天石不可能看不到。当下这师徒二人对了一下眼神,随后何欢立即将童戚振带回来剩下的那些天才地宝们揣在了自己身上。随后催动了五行遁法从密室离开。而童戚振一个人独自留在密室当中,坐在了那九十九个瓶子旁边,只要现在有人闯进来,他便打碎这些瓶子。

  不过他足足等了有一个时辰,也不见有什么人闯进来。当下童戚振心里也还是疑惑起来,难道自己多心了?不过那块黄天石怎么可能不翼而飞?这处落脚点是早上才搬进来的,那个时候吴勉、归不归还没进金陵城不可能知道这处所在。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就在他开始将进了吴勉、归不归宅院之后的场景从头到尾捋了一遍,也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密室大门外面传来何欢的声音:“初一、子时……”

  这是他和弟子门设定的暗号,吴勉的幻术防不胜防,为了防止被那个白发男人钻了空子。在出现异常情况之后,他们见的面时候都要说暗语来证明身份,而这些暗语每天都要更换,听到了门外的是何欢本人之后,童戚振也毁了一句暗语:“日出、风落,何欢你进来吧。”

  何欢进来之后,对着自己的师尊摇了摇头,说道:“弟子在周围转遍了,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吴勉、归不归他们也还在金陵城里有没什么异动,不过弟子还是将那件东西运到第二个落脚处。”

  “你做的好”童戚振看了自己的弟子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这是吴勉、归不归所做的无疑,不过我也看不出来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这次看起来我输给他们俩了……”

  “如果真是他们那些人的话,为什么不直接进来?明明师尊您就这里,这么好的机会他们两个人是不会错过的。”何欢有不同的意见,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会不会是我那几位师叔……”

  “住口……他们是你的师叔,不要在背后妄加猜疑。”童戚振制止住了何欢继续说下去,他看着面前的瓷瓶,却不好说破吴勉、归不归不冲进来,就是在讳忌面前的这些小瓶子。

  “黄天石是被吴勉、归不归偷回去的无疑,不过他们或许用了什么诡异的手段,虽然偷走了这块黄天石,却无法知道我们的准确地点。”童戚振说话的时候,伸手要将这些瓷瓶收拾好带走。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将瓷瓶留在了密室当中,和何欢一起催动五行遁法,消失的无影无踪。

  转眼间到了第二天早上,何欢一个人再次回到了密室当中,看到了桌子上面摆放的瓷瓶之后,皱了皱眉头。从当中取出来一个瓷瓶待在身上,随后再次运用五行遁法来到了千里之外的一处洞府当中。

  见到了童戚振之后,何欢将带回来的瓷瓶放在了自己师尊身边的桌子上,随后说道:“您猜对了,那些瓷瓶的确没有人动过,宅子里面的阵法也没有人进去的痕迹。师尊,弟子有些看不懂了……此事或许真和吴勉、归不归他们无关。”

  “归不归那个老家伙就是要这个结果,你动过年头,便是中了他的奸计。”童戚振完全不理会何欢的话,他拿起来手里的瓷瓶看了一眼,的确是那九十九个瓷瓶当中的一个。这么重要的东西,吴勉、归不归会白白放过吗?还是他们再打什么鬼主意……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已经知道自己需要的天才地宝就是那块黄天石。那样不世出的珍宝出了问天楼之外,那里还能搞的到?现在禁术就差最后一环了,如果终止在这里,那他叛离大方师这么多年便没有一点意义了。

  想到这里,童戚振再次对着何欢说道:“这次还要你跑一样,替我送吴勉、归不归一件礼物……”

  金陵城吴勉、归不归的府中,原本摞在了院子里面的天才地宝已经被李广全送到了库房。老家伙划出三分之一归了他,虽然这都是归不归挑剩下的,不过这位李广全做梦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回得到这么多的宝物,当下兴奋的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好。

  由于府中没有下人,李广全还充当了管家的角色。虽然一夜没睡还是一大清早就爬起来,为吴勉和那两只妖物准备好了早饭。正准备将他们几个人、妖叫起来吃早饭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敲门的声音,随后有人在大门外说道:“何欢奉师命前来拜见吴勉、归不归几位前辈……”

  李广全昨天从童戚振的嘴里听到过了这个何欢的名字,知道他和那个童戚振都是一路人。就在他犹豫是先去开门,还是先去将归不归叫起来的时候。就见睡眼惺忪的百无求光着膀子走了出来。听到了门外何欢的声音之后,二愣子走到了大门前,冲着外面的人喊道:“一大清早就来报丧……你找错人了!这里没你说的什么吴勉、归不归的,我们是本分人家……”

  这时候,吴勉也走了出来,白发男人坐在廊下单位台阶上,似笑非笑的对着百无求说道:“让他进来,说不定人家真是来报丧的呢?”

  跟着他们这几个人、妖这么久了,李广全早已经看明白白发男人是绝对不能得罪的。当下他主动打开了大门,将外面的何欢让了进来。看他这么上赶着去拍吴勉的马屁,百无求瞪了李广全一眼,说道:“姓李的你小心点,别以为孙无病能罩得住你。那只猴子还是老子封的齐天大圣,早晚有一天,老子活活吃了你。”

  说完之后,百无求也不搭理进门正在对它行礼的何欢,转身去了厅堂当中享用早饭。

  何欢有些尴尬的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晚辈封了家师之名,前来向吴勉、归不归两位前辈送上礼物。感谢你们昨天将黄天石赠与家师,这是回礼……”

  说话的时候,何欢已经将怀里的瓷瓶取了出来,随后继续说道:“这件礼物是家师的一点心思,剩下还有九十八件这样的瓷瓶。他请您几位方便之时,前去取走……”

  “何欢,你知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吗?”吴勉看到了瓷瓶之后,缓缓的站了起来,随后继续说道:“看样子你这个送礼物的连送的什么礼物都不知道……归不归,你来说吧。”

  吴勉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老家伙看到了何欢手里的瓷瓶之后,微微的皱了皱眉,说道:“你们家师尊有些过分了,昨天已经让他带走了二十一件天才地宝。今天他还要让你前来讹诈,怎么?真的以为老人家我舍不得他去轮回吗?”

  说话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何欢手中的瓷瓶吸走,转眼间便到了归不归的手里。老家伙看了一眼瓷瓶之后,继续说道:“你回去和童戚振说,那二十一件天才地宝老人家我不和他计较。再想讹诈的话,就算他真把这些瘟苗散播出去。也别想再拿走一件天才地宝。”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何欢的脸色有些发白。他盯着老家伙手里的瓷瓶,不由自主的说道:“瓶子里面是瘟苗……”说话的时候,他额头上面的冷汗已经流淌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