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九章 主动上门

第三百零九章 主动上门

  离开瓶口山之前,李广全将剩下的几只蟠虞集中到了一起,将掺了毒药的肉块将它们全部毒死,随后将它们扔进了安明海棺椁所在的仓库里。等到将山顶的入口封死之后这才到了山下准备跟着吴勉、归不归去往金陵。

  听到了李广全毒死了那几只蟠虞之后,百无求便皱起了眉头,冲着这个已经穿上了裤子的修士说道:“带不走你放了它们就好,弄死这些妖物做什么?就你们人是命,我们妖就不是命了吗?”

  此时李广全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位黑大个的身份,当下他陪着笑脸说道:“您有所不知,这些蟠虞都已经吃过了人肉。吃了人肉的妖兽便有了吃人的习惯,这些年来它们被山上的宝藏吸引,这才没有大规模的下山吃人。现在宝藏没有了,只要我们一走,山下的几个村子今天晚上就会被屠干净。蟠虞不死的话,山下几百口子人一个也活不了。”

  百无求是妖王,自然知道这些蟠虞没有了控制之后会做什么。不过还是对李广全这样毒杀妖兽有些不以为然,好在归不归过来劝了几句岔开了话头,百无求这才只能作罢,不过之后一路上它对这个叫做李广全的人始终没有什么好脸色。

  因为担心陵金城的事情有变,归不归连夜命这几架马车进发。昼夜赶路之下,终于在第五天头上,他们的马车到了金陵城。这次归不归没有选择回到之前的客栈,而是让泗水号的管事在城中为他们找了一处宅院。

  归不归先命马车在金陵城中转了一圈之后,这才将些这天才地宝都搬了宅院当中。这些天才地宝也不入库,将它们从箱子里取出来之后,毫无章法的堆在了院子里。院子距离大门极近,站在大门口便能看到院子里面那成堆的天才地宝。

  因为归不归没让泗水号帮他去请下人,偌大的一座宅院当中只有他们五个人妖。午饭还是在外面酒肆叫的饭菜,饭桌就摆在了院子里。他们五个人、妖守着这些天才地宝吃喝了起来。

  小任叁吃喝了一阵之后,看着面前小山一样的天才地宝,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这写玩意儿随便拿出来一件来,都够你们修士打破头的。现在真这样成山一样的,怎么看着就不值钱?”

  “这是问天楼几年百的收藏的宝贝,那个时候找这些宝贝还不像现在这么艰难。”归不归笑了一下以后,继续对着小任叁说道:“不过就算那个时候,这些天才地宝随便拿出去一件两件的,也够闹出人命的了。现在这么多堆在这里看着不值钱,人参你闭着眼那一件,去找个修士让他杀了皇帝来换你手里的天才地宝。他绝对不会犹豫的。”

  这些年跟着吴勉、归不归看到的天才地宝太多,在百无求和小任叁的眼里,已经不把这些宝贝当回事了。

  就在他们酒足饭饱,李广全开始收拾的时候。大门外面突然响起来有人说话的声音:“听说你们几位回来了,何欢那孩子也没有大厅清楚,害我走了冤枉路去了你们几位之前居住的客栈……”

  说话的时候,大门被人推开。一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男人走了进来,冲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原本何欢要来的,我担心那孩子说错话惹了你们生气。还是我亲自来一趟的好……”

  说话的这个人竟然是许久没有在吴勉、归不归跟前露面的童戚振。看到他出现之后,吴勉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看着这个方士说道:“你终于想开了,这是来自首的吗?到底是徐福教出来的弟子,真是会办事……其实你不用这么麻烦,直接自杀就好了……”

  听了吴勉的话,童戚振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看也不看面前堆成小山一样的天才地宝,站在大门口对着里面的人再次说道:“我不是你们这样长生不老的人,早晚会死的。不过手边的事情还没有做完,还不可以这么快就轮回的。”

  说话的时候,童戚振已经看到了正在收拾桌子的李广全。冲着他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位就是潜宗最后一人李广全先生吧?当初我还在大方师门下学艺的时候,多次听大方师提到过贵门派。对潜宗操控妖兽之能,大方师也是赞不绝口的。”

  李广全不知道面前这人是谁,听到他称赞自己。当下客气着回答道:“都是一些微末的小伎俩,在大方师面前……”

  “李广全哥的你闭嘴!”没等李修士说完,百无求对他吼了一声,吓得李广全急忙闭上了嘴巴。随后二愣子冲着童戚振狞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老子不管你打算什么时候死,今天就是你的好日子了。姓童的,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老子以前吃没吃过人不记得了,今天是要吃一个的。”

  “妖王陛下,我人已经到了,已经是你们砧板上的鱼肉。任你们宰割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呢?”话是这么说的,不过说话的同时童戚振已经将手背到了身后。似乎他已经做了防备,只要百无求一冲过来童戚振马上就有应对。

  “既然是老子砧板的鱼肉,那老子现在就宰了你!”就在百无求大吼了一声,准备冲过去将童戚振撕碎的同时。站在它身边的归不归突然身后抓住了二愣子,老家伙笑眯眯的说道:“童先生说的对,百无求你不要这么没有礼貌。过门就是客,你不能这样……”

  归不归几乎从来没有直接喊过二愣子的大名,百无求再愣也听出来老家伙在忌惮这个不请自来的方士。他既然敢一个人前来,必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不过他所依仗的不归图已经被老家伙破掉,百无求想不到这个童戚振还有什么后手。不过既然老家伙连自己的大名都叫出来了,那就再给他一个面子。当下百无求哼了一声,说道:“那老子就等着,过门就是客是吧?好……等着他一会出门的,不是客人了总可以弄死吧?”

  归不归没有搭理百无求的胡搅蛮缠,当下冲着童戚振嘿嘿一笑,说道:“不就是一两件天才地宝和法器吗?让何欢那小娃娃来取就好了,还劳动童先生你跑一趟。实在不行找人送个信,老人家我送到府上去。对了,说到了何欢,那个小娃娃哪里去了?”

  “他在替我看守一件法器,那件法器的煞气太大。我也不敢靠前,还是他看着的好。”说话的时候,童戚振背在后面的双手又抬了回来。就见此时他手中多了一个小小的瓷瓶,童戚振握着瓷瓶的手送开。就见那个小瓷瓶自己飞到了归不归的面前。

  看到了归不归稳稳的接住了瓷瓶,童戚振竟然松了口气。随后他继续说道:“归先生你要打开瓷瓶的话,最后提前摆下**禁阵。里面的东西随风相传,你们几位是不怕的,不过传到了外面百姓身上那就有些麻烦了……”

  此时归不归已经从瓷瓶外面的咒文上发现了端倪,老家伙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少有的直接将瓷瓶收好,没有送到吴勉的手上。随后他对着童戚振说道:“这时瘟苗……童戚振你什么时候做了瘟神?”

  童戚振微微一笑,回答道:“就是你们几位离开金陵的那一天,有个老朋友送开了一百个这样的瓷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