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送给文君的礼物

第一百九十七章 送给文君的礼物

  当天傍晚,还是在归不归发现暗语的酒肆门口,又发现了第二个方士一门的暗语。根据这句暗语的提示,上面请金陵城的方士来城东的客栈相见。

  就在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在吃晚饭的时候,一个身穿方士服饰,二十来岁有些清瘦的男人来到了客栈的后院当中。冲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行礼之后,说道:“方士何欢奉了家师童戚振之命,前来拜望几位……”

  说话的时候,他从怀里面摸出一只小小的锦盒,放在了吴勉、归不归面前的桌子上,说道:“这是家师送给几位的礼物,小小心意还望几位笑纳。”

  “你师尊还是那么客气,当初他的狐狸尾巴还没有露出来的时候,老人家我还以为福徐身边就他一个好人。”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伸手将锦盒打开,里面是一块通体赤红的玉石。看到了玉石时候,老家伙直接将它放入了自己的怀中。随后笑眯眯的继续对着何欢说道:“你师尊有心了,随随便便一个小心意便是天血石,要是真的送份大礼他还不送一支帝崩?就算是仿的,老人家我也心满意足了。”

  这句话说出来,何欢脸上的表情多多少少又些不大自然。那天晚上他想来用暗算吴勉、归不归的法器便是公孙屠做的帝崩仿品,当初百里熙曾经得到过帝崩的图纸,不过那位炼器第一人也没有本事将它一摸一样的仿造出来。当下便做了大幅改动,制成了样这一件好像铜棍一样的法器。

  虽然外貌和威力都远不如那件传说当中的法器,不过这件仿品的威力也是惊人。现在归不归提到帝崩,不知道他是算到的,还是瞎蒙的。

  何欢干笑了几声之后,将话题转了过来,说道:“我家师尊本来想要亲自来见几位的,不过他现在被琐事缠身,不方便前来看望几位。还请几位赎罪……我家师尊有一老友居住在金陵城中,这次原本他老人家带我来会友的。不过那位冯千里先生的下落不明,不知道几位有没有他的消息?”

  看到吴勉、归不归不接自己的茬,无奈之下何欢只能自己硬着头皮说出来冯千里的事情。

  听到了何欢的话,归不归便皱起来了眉头。对着面前的小方士说道:“冯千里?是那个做了问天楼四楼柱的冯千里吗?不是老人家我说你师尊,怎么说他也是徐福大方师的弟子,怎么可以和那种人混在一起。不行,见到你们大方师的时候,这件事老人家我一定要说。让徐福好好管教一下门人弟子。老人家我们都是正派人,怎么会和冯千里那种人混在一起?你叫何欢是吧?能说出这样的话,你已经犯了口孽。回去之后向你的师尊领罪,就说归不归罚你抄写一百遍方士警言。”

  何欢看到归不归开始胡搅蛮缠,当下他只能耐着性子再次说道:“晚辈记住了,回去之后便抄写一百遍警言。不过我家师尊还有话要晚辈转达,他老人家有一件法器在冯……那个人的身上,如果那件法器已经落到了几位的手中,还请几位可以归还……”

  这时候,百无求突然站了起来,冲着归不归喊道:“老家伙,这个何欢说你是贼!老子听明白了,他说你偷了那个冯千里的宝贝。那件宝贝是他童戚振的,现在命你马上归还,要不然的话就烧了你们家房子,杀你全家……”

  “我什么时候那么说话了?”何欢被气的浑身发抖,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我只是再向归不归前辈请教,如果他老人家有那件天才地宝下落的话……”

  “住口,何欢你又犯了不尊师长的罪过了。”这时候,归不归指着何欢继续说道:“按说老人家我比你师尊高出一个辈分,这百无求和你师尊同辈,你应该叫他一声师伯的。你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指责你师伯的不是,知道当初问天楼楼主姬牢是如何被赶出宗门的吗?回去之后在祖师像前请罪,这次老人家我罚你面壁三个月思过。你记住了吗……”

  何欢想不到自己会被这个老家伙吃得死死的,当下他身在敌营不敢再多说。只能唯唯诺诺的答应了归不归的责罚,心里却对这个老家伙和那个二愣子破口大骂。

  好不容易忍耐到了归不归说完之后,何欢这才再次说道:“晚辈记住了,回去之后便师尊领罪,面壁三个月……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弟子这就告辞了。”

  说话的时候,何欢转身就要离开。不过就在他作出动作的同时,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顿了一下之后,转回身来从怀里面取出来小小的长条木匣。将木匣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巴掌大小,雕刻精美的女人全身像。

  何欢将玉石像双手放在了吴勉的面前,说道:“当年吴前辈大婚的时候,家师是亲自前去观礼的。听说文君小姐再次出世了,这时他老人家凭着当年的牵手雕刻的。一个小小的玩意儿算是为文君小姐压惊的,祝这一世的文君郡主福寿安康……”

  这座玉石人像雕刻的栩栩如生,如果真像何欢所说这真是童戚振亲手雕刻的话,那这手艺也算是巧夺天工了。只不过吴勉看到的面前的人像之后,眼角眉梢当中却带出来一丝杀气……

  “童戚振这是什么意思?要用这个来要挟我吗?”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一世的赵文君就在金陵王府之内,认识路吗?”

  白发男人说话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压力瞬间笼罩在何欢的身上,积压的他透不过气来。当下他向后连退了几步,感觉到压力小了一点之后,这才再次开口说道:“晚辈只是奉了师命前来,他说玉石可以为小孩子止哭压惊。别的晚辈不知道……”

  何欢说话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凉意,回头才看到一柄一汪秋水似的长剑已经悬停停在自己的背后,只要他在向后退一步,便会被这长剑刺穿心脏而亡。当下何欢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看看你把这孩子吓得……童戚振的手艺不错,和上一世的妞儿一摸一样。”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将吴勉身边的玉石人像拿在手中,反复端详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就没有这手艺,看在这手艺的份上,你说出来童戚振想要的是什么法器,老人家我考虑一下。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我老人家可没有说答应一定把法器送给他。”

  “这个家师也没有说清楚”听到归不归突然松了口,何欢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只是身后那柄长剑法器没有撤去,他还是不敢乱动。顿了一下之后,何欢这才继续说道:“等我回去禀告家师,再来回禀归前辈。”

  “别让我们等的太久,再过几天我们就要离开金陵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回头对着脸上好像挂了一层冰霜一样的吴勉说道:“看着这石像雕刻精美的份上,饶了这个娃娃吧。他家师尊不敢招惹妞儿的……”

  归不归的话音刚刚落下,何欢背后的长剑便瞬间回到了吴勉的身边。传话男子的衣服都被冷汗湿透,担心这个白发男人再起杀机,当下急忙告辞一路跑着从客栈里面逃了出来。

  看着何欢的背影,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起码知道你要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