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失败的阻杀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失败的阻杀

  听了归不归的话,两只妖物也算是明白了过来。百无求品了品老家伙的话之后,说道:“离墨也不容易,被关了那么多年都没说。老家伙你就多担待吧,老子我说吧……离墨能把这个烫手的炭盆扔给你,你也找个人接手啊……海上有徐福,陆地上有席应真,你和他们客气什么?任老三你看老子做什么?
  
  白白便宜你爸爸,多好的事儿……”
  
  “傻小子,你真是开窍了。”原本归不归还为这件事头疼,突然被百无求一提醒,老家伙压在心头的石头马上落了地。当下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想不到老人家我也能得了你的好处,不过送给徐福那个老家伙之前,咱们少不得要先过过眼,真有什么惊世骇俗的……”
  
  徐福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身上突然发出了一声长啸。随后被白发男人藏在身上的斩鲲突然自己飞了出来,闪电一般的向着远处墙角的黑暗当中射了过去。随后百无求也反应了过来,二愣子第一个向着斩鲲飞去的方向扑了过去,百无求担心它吃号,当下也跟着瞬移到了长剑飞去的位置。
  
  此时的斩鲲好像失手了一样,并没有听到有利器伤人的声音。这柄长剑绕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吴勉的手中,此时白发男人才发丨现剑刃上面已经蹭到了少许的血迹。
  
  “能惊动斩鲲的话,一定是个高手。”搜寻未果的归不归回来,看了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好在刚才老人家我提前下了禁止,要不然的话这件事多少有点麻烦”
  
  吴勉甩掉了剑刃上面的血迹之后,他用特有的语调说道:“想不到金陵城这么热闹,除了一个冯千里之外,还有别人……”
  
  就在吴勉、归不归原地寻找线索的时候,金陵城另外_角的一处民宅当中。左臂鲜血淋漓的一个男人空出现在了后院当中,此时他另外一只手紧紧握着铜棍一样的法器。对着坐在阴影当中的一个人说道:“失手了……还惊动他们,这里不能待了,我们快点离开金陵……”
  
  “你慌什么? ”阴影当中的那个人站了起来,冲着男人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他们发现了这里,现在已经冲进来了。
  
  还好你跑得快,安心待在这里,起码到明天这个地方都是安全的。”
  
  说话的是这个人正是许久不见的童戚振,说话的同时,他手顺接过了男人手里的铜棍,说道:“看来这件法器的气息还是太重了,东西是好东西,不过动静却有些打了一点点……”
  
  男人似乎有些不舍的被拿走的铜棍,他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对着童戚振说道:“师尊,要不然的话,我再去一趟,这次我小心一点。只要可以发动法器……”
  
  没等男人说完,童戚振已经在此开了口:“吴勉、归不归没有防备之下,你尚且不能得手,现在他们已经有了防备。你此时再去无异于飞蛾扑火,何欢,你死了这条心吧。”
  
  说话的时候,童戚振手里加了动作,三下两下的将铜棍拆除,随后装在了一个布口袋里。男人一直盯着童戚振手里的动作,见到铜棍已经被他拆掉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弟子无能,手拿这样惊世骇俗的法器,还是不能将吴勉、归不归送下去轮回。弟子办事不力,还请师尊责罚。”
  
  “原本我也没有想过你会成功的”童戚振冲着自己的弟子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次只是让你去测试法器,吴勉、归不归既然在这里,就用他们这几个人、妖来试试。
  
  而且就算这法器真施展开,也未必能把吴勉如何。”
  
  童戚振手里的法器是公孙屠按着炼器第一人百里熙的器图所炼制的,按着公孙屠的说法,这件法器施展开之后,变回天崩地裂将目标碎尸万段。童戚振和他这个叫做何欢的弟子曾经试过法器,对着牛羊施展的时候,直接将将这几只牲畜化成了血雾。
  
  童戚振与何欢是到金陵城找一个朋友的,不过却意外的听说了两位泗水号的东家也到达了金陵城的消息。童戚振知道刘喜、孙小川和吴勉、归不归的消息。当下他还有大事尚未完成,不想招惹他们几个。本想着见了朋友就走的,不过何欢却有了一个用这件法器了结吴勉、归不归的想法。童戚振虽然对这个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不过还是答应了弟子,让他去试试。”
  
  开始何欢做的还算顺利,他躲藏在泗水号商铺到客栈必经之路的阴影当中,身上有可以隐藏自己气息的法器。看着远处的吴勉、归不归带着妖物出现,并没有发现自己,他便心中窃喜打算用法器轰杀面前这几个人,彻底的了却自己师尊的一块心病。
  
  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要发动法器的一瞬间,吴勉身上突然飞过来一柄长剑。好在何欢知道吴勉、归不归难缠,已经做好了随时逃窜的准备,已经开始不停的反复催动五行遁法。见到那柄一汪秋水一样的长剑飞过来,何欢已经施展了遁法回到了这里,只是回来之后才发现自己还是没有躲过刚才那一下。
  
  虽然捡回来一条命,不过何欢还是有些不甘心,如果刚才自己快一点,早一步对着吴勉他们开启法器的话,现在可能就是另外的一幅局面了。只可惜现在法器已经被师尊收走,自己赤手空拳做梦都不是吴勉的对手。
  
  看穿了弟子的心思之后,童戚振微笑着对他说道:“我们这次前来金陵,不是来找吴勉、归不归拼命的。我们是要见冯干里的,找到了这个人之后,我们才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今夜既然已经失了手,那就陪着我一心一意的等着冯千里吧。不可以再图生变数了……”
  
  此时的童戚振心里也在疑惑,明明说好冯千里今天出来的,为什么他却不见了踪影?
  
  这时,回到了客栈之后的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也在谈论刚才发生的事情。不过只凭着斩鲲上面那一点点的血迹,实在难找出来逃遁的那个高手。而且对那个人是不是高手,也有些争议。
  
  老家伙回到了客栈之后,改了自己刚才的说法。这世上能引起来斩鲲注意的也只有那么几个人,怎么看那几个人也不可能是刚才伤在斩鲲之下的那个人。或许刚才那人手里有什么可以让斩鲲兴奋起来的法器,如果那样的话,事情变有些麻烦了。
  
  “老家伙,别自己吓唬自己了。”百无求对着还在思索的归不归继续说道:“这天下什么样的法器能伤得了你们?帝崩吗?不过那件法器应该还在徐福手里吧?你真以为刚才那个人是徐福吗?”
  
  “天下法器伤得了我们的多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便继续说道:“当年老人家_我便差一点死在百里熙法器手里,不过这次会是谁呢?和老人家我开这样的玩笑……”
  
  “老家伙,你忘了另外一个百里熙了吗? ”这个时候,吴勉给归不归提了醒。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方士门里面不是也有一个类似百里熙的公孙屠吗?
  
  他现在如何了?”
  
  “他在童戚振的那边……”说到这里,归不归的眼睛突然一亮,随后笑眯眯的对着吴勉说道:“童戚振.......很久都没有听到这个人的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