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三日之约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三日之约

  正也等了一百多年,不差这一会了。”看到离墨要对冯千里下手,归不归急忙拦住了他。随后老家伙笑眯眯的对着脸上已经露出来惊恐之色的问天楼四楼柱之一说道:“老人家我刚才听说你说的,冯渊的命是你给的,他到底是你的后世子孙,还是你的儿子?”

  冯千里知道今天自己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去了,当下他想尽所有的办法也要保住性命。当下他并没有回答归不归的话,而是说起来了别的事情:“归不归,我们打个商量,只要你们今天放了我。我便把从天竺得到的长生不老密法……”

  这话说了一半他才反应过来,洞室里面所有的人都是长生不老的体制。当下冯千里急忙改了口:“我还有三颗凤头石,一整幅的龙骨,加上一把天沙,还有极北之地的玄金……换我一条性命。这次我隐世大食,永不出世。”

  看到冯千里还在做最后的努力,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刚才看到的问天楼宝藏,其实是老人家我这么多年攒下来的家底。东西也不是很多,风头石也就一百来颗,正副的龙骨有两架。天沙也不是很多只有一盆而已……冯千里,你还是老老实实答回刚才老人家我的话,你和冯渊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也想炼制一副鬼彘……”

  冯千里刚才见到收藏在皇宫库房的那些珍宝,已经被吓到了。现在听归不归说那都是他的家底,自己那点玩意儿在这个老家伙的眼里和破烂也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归不归说他也想要炼制一副鬼彘的时候,冯里千心里又有了点希望。

  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开口说道:“你想要炼制鬼彘,需要一个至亲的血脉相连之人。你们俩血脉相连,才可以……”

  说到一半的时候,冯千里已经明白了这是归不归在诈他,当下他急忙闭上了嘴巴。

  “至亲,后世子孙那点血脉算不上至亲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冯千里继续说道:“原本老人家我真的想留你一条性命的,问天楼的事情与我们几个早就没有关系了。留着你或许还能知道当初问天楼的事情,不过你连亲生儿子都算计,留着你活在这世上太危险。算了,离墨你动手吧……”

  离墨再次举起来了手里的长剑,二话不说直接将冯千里的脑袋砍了来下。无头尸体倒在地上,鲜血流淌了一地。这时候,站在一边的吴勉突然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要问的不是什么问天楼的事情。是代你那弟子询问他这一路的长生不老之术吧?”

  归不归哭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原本老人家我真想帮棋超一把的,不过冯千里不会轻易的说出来这个。弄不好在给一个留有后患的长生不老之法,最后别帮他变成了害了他。那就不好了。”

  看到了冯千里终于死在当场,广悌这才再次说道:“冯千里已经死了,现在是不是应该说说我的事情了。归不归,当初你亲口答应过我,找到可以破解长生不老的办法,就会告诉我的。我没有记错吧?”

  “嗯,是老人家我说。”归不归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家我好像没有说过,得到了办法之后马上就要告诉你这样的话吧?那个法子早晚会告诉你的。这样好不好?等到过两年的,老人家我也活腻了时候,就把这个法子告诉你。然后你陪着我老人家手拉手一起转世投胎去?”

  广悌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既然你不打算告诉我的话,那我也不用客气了。归师兄几次帮我,我是知道的。当初也是你帮我开蒙术法一道,算起来你也算是我的半个师尊。广悌任性,曾为师兄带来麻烦。还请归师兄你不要怪罪……”.. 首发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广悌竟然对着归不归的位置跪拜了下去。这个动作让老家伙有些异样,老家伙收敛了自己脸上的笑容。看着礼毕之后重新站起来的广悌说道:“好端端的你这样做什么?广悌,你这样的话,让老人家我很是为难啊……”

  广悌难得的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没有什么为难的,今天也算是广悌与师兄作别。原本想着可以从师兄这里得到解除长生不老的法子,现在看起来是广悌一厢情愿了。想着我可以像个正常人那样,慢慢老去然后进入轮回……现在看起来我做不到那样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悌轻轻的叹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她继续说道:“我这样的身体自己了断的话,一定有些难看。如果师兄方便的时候话,替广悌收尸的时候,能补救一点还是帮我补救一点吧。别让我的尸身太难看了……”

  说完之后,广悌冲着归不归举了一躬,随后她继续说道:“广悌别过,三日之后劳烦师兄将我这副皮囊收殓起啦……”

  “等等再走……”看着广悌转身就要离开,归不归马上叫住了女方士。随后对着她继续说道:“广悌你要自己了断?你是长生不老之人,想要了断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长生不老不是死不了,这是大方师告诉我的。”广悌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无非就是要受断头之苦,死相难看一点罢了。原本我先想要经历一场生老病死的,现在看起来广悌没有那个福分。”

  归不归认识广悌多年,知道她说到做到的性格。看来广悌知道自己获得解除长生不老的方法无望,当下做了最坏的打算准备自我了断。这一下子完全打乱了归不归的想法,老家伙就算再如何,也阻止不了一个人的必死之心。

  看着广悌就要离开,归不归叫住了这个女方士,说道:“给老人家我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我老人家去金山上面的洞府找你,到时候把你要的东西送给……”

  “归师兄,还是算了吧。”广悌没等归不归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已经看开了,有没有那个法子都是一样的。”

  “三天之后,我们金山洞府见”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转过了身子,不和广悌有任何目光的接触。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三天都等不了吗?”

  广悌犹豫了一下之后,点头说道:“好,那广悌便在等三天。如果三天之后师兄有事赶不到金山的话,广悌只有自己来做这件事了。”说完之后,广悌催动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几个人的面前。

  广悌消失之后,归不归这才转过头来。看着刚刚女方士所在的位置叹了口气,随后他自言自语地说道:“小看她了……闹这么一出,神仙也没有办法。”

  看着归不归有些落寞的样子,一旁的吴勉说道:“老家伙你想好了?总有办法再拖一二百年的。”

  “那一二百年之后呢?”归不归冲着白发男人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现在老人家我就可以给她一个假方子,让广悌先忙乎个一二百年。不过等到她明白过来之后,便不会再相信我老人家。与其那样,还不如将方子给她,后面的事情怎么做,让广悌自己决定吧。三天……也许她能回心转意呢?”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归不归冲着离墨说道:“先做眼前的事情吧,我们该回去了。你两位东家等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