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章 去而复返

第一百九十章 去而复返

  此时的冯渊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他双眼赤红,从身体里面冒出丝丝的阴气。向着吴勉猛扑了过来,这时,伪装成孙小川的归不归对着白发男人大声喊道:“别碰他!他是鬼彘……冯千里你连自己的子孙都害……”
  
  此时,冯渊已经到了吴勉的身边,白发男人一分神,冯千里便从他的手里挣脱了出来。在他重获自由的同时,手里的长剑向着归不归的位置里了出去。随后他头也不回的向着门外跑去。
  
  看到冯渊到了身前,吴勉手里突然发出一声长啸,随后自己向着已经变成鬼彘射了过去,瞬间刺穿了他心脏,随后从鬼彘的背后飞了出来。而冯渊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向着吴勉扑了过来。
  
  鬼彘是用人身作为容器来滋养鬼物,和普通的鬼上身不同,鬼彘身体里面滋养了数不清的鬼物,平时它们都好像睡着一样,不泄露丝毫的鬼气。不过如果被醒唤的话,本体那人的魂魄瞬间变回被数不清的鬼物吞噬掉。这些鬼物控制身体就算闹掉掉了也不会倒下,而被鬼彘接触到的人,这些鬼物会顺着这人全身的毛孔侵入到他的体内,间接将这个人也变成鬼彘。
  
  当初徐福带着天下修士剿灭问天楼的时候,便有和广仁齐名的修士吃过这亏。在众人面前本体的魂魄被鬼彘吃掉,随后他开始发狂去杀身边的修士。最后还是徐福无奈施展破空将那名修士炸的粉碎,才没有造成更大的事端。
  
  现在冯渊变成的鬼彘,身上鬼影重重的,连归不归都数不清里面到底有多少鬼物。当初那位和广仁齐名的修士术法也不弱,虽然吴勉现在的术法少有人敌。不过有那次的先例,归不心归里也没底吴勉一旦触碰到鬼彘,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此时鬼彘虽然心脏被斩鲲刺穿,不过还是没事人一样的继续向着吴勉扑了过来。就在白发男人将种子的力量灌注全身,准备拼着将这股力量灌入鬼彘身体之内的时候,已经飞出去的斩鲲又飞了回来。这柄长剑好像自己可以调整动作一样,剑光一闪之间,横着将鬼彘的脑袋斩断了下来……而失去了脑袋的鬼彘竟然只是被惯力带着倒在了地上,随后无头尸爬了起来之后,继续向着吴勉扑了过来。站在吴勉身后的归不归已经准备施展破空,将无变成头尸轰碎。
  
  如果吴勉也变成鬼彘的话,那归不归和离墨谁也别想离开这里了。
  
  而吴勉冷笑了一声,他竟然迎着鬼彘反扑了过去。白发男人的身体挡住了归不归破空的路线,急的老家伙一个劲儿的大喊:“你别去招惹个这鬼彘!让老人家我轰碎了它。”
  
  吴勉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冲着鬼彘走了过去。老家伙无奈之下只能收了破空,回头跑到了离墨的身边,扯断了他身上的铁链。嘴里说道:“一会看到吴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赶紧跟着老人家我逃……”
  
  就在他回身去救离墨的同时,突然听到洞室里面传来一阵尖厉的声音。就好像嗓子很坚的女人在尖叫一样。等到老家伙回头的时候,看到了吴勉已经停下了脚步。而鬼彘已经双手双脚被斩断倒在了地上,那柄被吴勉取名叫做斩鲲的长剑还在不停在鬼彘身上穿梭起来。将它斩成一片一片的‘肉片,……这明显不是白发男人操控的结果,吴勉的眼神当中也露出来一丝不解。片刻之后,鬼彘的身体已经完全成了肉碎。而斩鲲尖叫的声音没有丝毫停止,反而透露出来越来越浓的杀气。继续在已经不成形的鬼彘身上飞来飞去。
  
  “徐福那个老家伙炼制的什么鬼法器?”
  
  归不归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情形,之前广仁的罪、罚双剑已经算是难得的法器,而这斩鲲竟然自己认敌,还不收主人的控制,这样的事情老家伙也解释不了。
  
  这时候,吴勉用他特有的语气对着还在‘剁肉酱’的斩鲲说道:“玩够了吗?”
  
  吴勉只说了四个字,而斩鲲则长啸了一声,随后竟然冲着自己的主人飞了过来。白发男人好像预料到斩鲲会对自己下手一样,在长剑冲着的自己飞过来的一瞬间,突然大吼了一个字:“来!”
  
  这个字出唇的同时,原本被白发男人运转到全身的种子力量猛地顺着他全身毛孔冒了出来。此时的吴勉身上散发出来淡淡的黄色光芒,已经飞到吴勉面前的长剑突然震动了一下。随后刚才外露的杀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后轻飘飘的落到了吴勉的手中。
  
  回到白发男人手里的斩鲲好像人在打哆嗦一样,一直颤抖个不停。好像在惧怕吴勉身上散发出来的绿色光芒一样。此时吴勉可以感觉到这柄长剑和之前已经截然不同,它好像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这样的感觉就连之前他使惯了的贪狼都不曾有'看到斩鲲又恢复了正常,吴勉这才将它收了起来。随后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你们俩在这里等着,我去找冯干……”
  
  他的话还没有说哇们,突然看到一个人影从洞室外面飞了进来,随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吴勉面前的地面上。等到这人落地的时候,吴勉、归不归才看到飞进来的人正是刚刚逃出去的冯千里。
  
  此时的冯千里身上被无数条几乎透明的白色发丝捆绑着。可能是刚才他挣扎的幅度有些过大,他身上的白色发丝越来越紧。已经勒的他翻起了白眼……这时,满头白发的广悌从门外走了进来。
  
  指着倒在地上的冯千里说道:“这样的一个人,你们两个人一起,还让他跑了……”
  
  看到广悌突然出现,吴勉、归不归心里都有些诧异,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不过归不归毕竟认识她上干年了,马上明白了当中的奥妙。当下冲着广悌嘿嘿一笑说道:“还是广悌你心疼老哥哥,什么时候在我老人家身上种下了一根烦恼丝?”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在自己头上那晋升的几根头发上摸来摸去。
  
  “我倒是想过将烦恼丝种在你的头上,不过却找不到下手的地方。”广悌说完之后,转头看向也明白过来的吴勉。随后对着白发男人说道:“你头上种下了我的一根发尾针,不管你们去哪里,我都会知道……”
  
  当初在金山上的洞府旁边,广悌使用发尾针杀死了那只妖物之后,趁着吴勉不注意,将她的一根白头发种在了白发男人的头上。
  
  原本他们俩的白发就差不多,加上广悌施展发尾针的手段出神入化,就连吴勉都没有丝毫发觉自己的头发里面混杂了一根不属于他:的头发。
  
  看着吴勉沉默不语的样子,广悌的脸上终于露出来一丝笑容。随后她指着地上被头发捆绑起来的冯千里,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办好你们的事情,然后我们谈谈……”
  
  说话的时候,原本捆绑在冯千里身上的长发突然消失。随后广悌那一头白发不易察觉的动了一下,吴勉、归不归再看这个女人,似乎她那一头白发好像真的多了少许。
  
  这个时候,离墨已经恢复了自由。它抄起来之前冯千里遗落在地上的长剑,随后狞笑着向他在问天楼的前辈走去,边走边说道:“冯千里,我等这一天等了一百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