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交涉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交涉

  这一切的变化都在眨眼之间,等到催从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变成了一个火人。就在老家伙要施法将身上的火势熄灭的时候,刚才被烧成火人的随从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他的身体突然爆炸,原本在这人身上的火焰也变成一个火球,打在了归不归的身上。

  这次火球打在老家伙身上的同时,突然炸裂变成无数个火花向着四外溅去。挡在两位东家身前的随从们同时被火化溅到,随后他们的身体放佛被浇了火油一般,瞬间着起了火大。刘喜,孙小川见状之后,只得回到了客房当中,二人准备翻窗逃走。

  就在这个时候,窗外有人大声喊叫道:“这是怎么搞的?好端端的准备失火了……客官老爷快点跳窗出来啊……你们身后有人着火了……”

  喊话的正是客栈老板,他带着小伙计在镇子上的水井跳水过来。看到自己的客栈着火之后,急忙赶了回来。当下老板开始向窗户面上浇水,防着一会大火蔓延过来,再伤到两位要逃生的东家。

  看到身后着了大火的随从已经迷失了本性,正要冲着自己扑过来。刘喜、孙小川二人不再犹豫,先后顺着窗户跳了出来。乎几就在他们俩跳出来的一瞬间,整个客房都着起了大火,如果他们晚一步跳出来的话,后鬼将不堪设想。

  这时,整座客栈都在大火当中,距离客栈近的民居也被引着了大火。周围的居民都从自己家中出来,满脸惊恐的看着已经烧成一片的房屋。

  “不能待着这里了,去水井那里,有水的地方安全一点。”说话的时候,客栈掌柜带着两位东家跑到了水井旁边。这时候,客栈老板这才松了口气,看着他们两位东家一眼之后,说道:“跟着二位老爷的老管家呢?他不是没逃出来吧?”

  “还在火堆里,别担心他。这个老家伙扛活。”看着自己的随从几乎都葬身火海,孙小川的脸色也有些发青。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刘喜之后,说道:“殿下,现在我们怎么办?归不归应该会给吴勉传音吧?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刘喜还算镇静,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孙小川说道:“这火烧不坏归不归的,他一会就能赶过来。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的那位客栈老板突然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两只手同时抓住了刘喜、孙小川的胳膊,说道:“两位东家,还记得莫离吧?他在我那里等候你们多时了……”

  说话的同时,客栈老板抓住了刘喜、孙小川二人一头栽进了水井当中。就在他们三个人跌入水井的一瞬间,面前的景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的水井井底变成了一处洞府之内,等到刘喜、孙小川二人明白过来的时候,看到那位客栈老板将面前的阵法破坏掉,这样就算吴勉、归不归赶过来,也无法通过水井的阵法追到这里来了。

  “你不是那个客栈老板……”孙小川将身体挡在了刘喜身前,随后继续对着面前的‘客栈老板’说道:“归不归试探过他,那个人没有术法。你不是他……”

  “我当然不是他了,你说的那个人已经被我当作火媒,第一个烧死的就是他了。”说话的时候,客栈老板在自己的面前抹了一下,随后掀下来一张人皮面具来。露出来之前在客栈被老板带到大通铺那个外地人的脸……

  露出来自己原本的相貌之后,这个人继续说道:“我知道这次吴勉、归不归他们陪着你们来金陵城寻找问天楼的宝藏。本来为了他们俩,我准备把整个镇子上的人都变成火尸。把你们逼到井口的,不过想不到这次只有归不归一个人跟着你们,算是帮了我的大忙。”

  “你猜猜看,知道你把我们哥俩拘来之后,吴勉、归不归会放过你吗?”孙小川看了一眼自己所处的环境,确定了他和刘喜无法从这里逃出去之后,又继续说道:“当年就是吴勉、归不归毁掉了问天楼,你应该知道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有,我们泗水号常年供应徐福大方师船上的用度。我和殿下出了事,那位大方师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们认识的人还真是不少”这人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不管事徐福大方师,还是吴勉、归不归,你们俩猜他们会知道我的身份吗?会知道我的藏身地点在哪里吗?什么都不知道的话,那又能奈我何?”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个人顿了一下。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说废话了,现在把当年问天楼遗留下来的珍宝交出来。看在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上,只要把珍宝交给我,我便放过你们……这样,其中的黄金、宝石之类的东西归你们。天才地宝我拿走,我们各取所需这总可以了吧?”

  刘喜、孙小川对视了一眼之后,两个人都低头沉默了起来,谁也不搭理面前这个男人。

  两个人的反应都在此人的意料当中,这两位东家都是人精。如果这么随便一吓唬就能把问天楼珍宝都诈出来的话,那么他们俩也不可能积攒下来怎么多的财富。

  “不说?没有关系,我有的是时间。”这人冷冷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多袄:“越是好东西越需要代价才能拿回来的,我已经在莫离的身上浪费了那么久的时间,也不在乎一两百年。时间我有的是,不过没有你们两位坐镇,等你们出去的时候,泗水号还不知道便宜谁了。”

  “我要见离墨”沉迷了半晌之后,刘喜第一个说出话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盯着面前这人继续说道:“我怎么知道离墨是死是活?你带他出来,我们三个人的性命换问天楼的珍宝。”

  “问天楼的珍宝果真就在你们手里。”这个人冷笑了一声之后,目光在刘喜、孙小川二人的脸上转了一圈,随后继续说道:“既然已经这么明确了,那我现在改一下主意。你们说出来珍宝的下落,我便把莫离放出来和你们团聚。不过如果你们不说的话,每过一天我得不到珍宝的下落。我便杀你们一个人,第一个就是莫离。明天这个时候我没有得到珍宝的消息,就把莫离的人头送给你们。后天是孙小川,刘喜殿下我会留着,你来代替莫离,什么时候说出来珍宝的下落,我便什么时候放了刘喜殿下出去。”

  说话的时候,这人转身向着洞府外面走去。眼看着他就在在自己视角消失的时候,刘喜突然说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珍宝在我们哥俩的手里?是离墨告诉你的吗?”

  “离墨的嘴巴够硬,他一个字都没有提到你们两位东家。”这人看着刘喜、筛选出二人,随后继续说道:“不过我也不是傻子,泗水号的财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当初没有问天楼留下里的黄金,你们两位东家凭什么赚到可以扭转天下局面的巨大财富?当初姬牢的脾气,不会把所有的珍宝都放在一起藏起来。你们动的应该是他存放黄金的所在,还有几处是存放天才地宝和秘籍的,我要的就是那几处存放物品的所在地址。”

  刘喜沉默了半晌之后,再次说道:“我还是那句话,离墨来了,我便告诉你问天楼的疑宝藏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