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真正的目地

第一百七十一章 真正的目地

  看到了广悌的画像之后,归不归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她还是当年的脾气,你们哥俩和金陵的管事说一声,不要再惊动她了。办完了眼前的事情之后,老人家我陪着你们去金陵走一趟,有缘的话或许还能再见她一面。”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将画像卷好之后递还给了孙小川。随后冲着他们哥俩笑了一声,继续说道:“现在说说你们俩哥吧,这次不是单单为了见个户部尚书,就这么劳师动众的回来一趟吧?这么多年你们哥俩大大小小的经历了多少个朝代,从来没有听说过为了一个户部尚书就回来的,当初想召见你们的皇帝多了,也没见你们哥俩回来过。”

  “就知道这件事瞒不过您老人家。”刘喜微微一笑,代替孙小川继续说道:“我和小川此次回来目地有三,一事见一下户部尚书人大,您也知道的唐末开始泗水号便停了生意。现在我们等于重新开始,又些关节一定要亲自打通的。

  二是听说了您和吴勉先生就在汴梁城,这么多年不见了,一要定来拜望一下的。毕竟没有你们二位也没有我和小川的今天,想起来当年我还是淮南王的时候,已经恍如隔世了。

  三便是去寻找广悌先生的下落,她和我们泗水号也有些渊源。虽然她身为大方士术法通神,不过我和小川还是不放心。想着过来看看,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请她回到财神岛。我们那里身处海外孤岛,有一位大方士能来镇岛的话,我们哥俩也能心安一点。还有最后一件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喜突然有些犹豫,顿了一下之后,他才继续说道:“当年安禄山叛乱的时候,我曾经派离墨回来办事。不过他回到陆地的时候便没了踪影,这么多年我们一直都在找他,却始终没有得到离墨的消息。后来我和小川结束泗水号的时候,还趁机亲自回来一趟,去了当年他办事的地方,不过还是没有离墨的消息。”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喜、孙小川哥俩同时叹了口气。随后孙小川继续说道:“说起来离墨回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安禄山手下大将严庄看中了幽州泗水号的六处商铺。要抢夺这几家商铺和商队,离墨回来想给他一点教训。原本只是一件小事的,他这一走就是将近两百年没有音讯。”

  “老人家我说为什么这次没有看到离墨跟着你们一起出来,原来他失踪这么久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位东家之后,继续说道:“说起来离墨也是大术士席应真的弟子,你们没去他那里打听打听吗?”

  “上次他老人家请我们去建城的时候,我们已经试探过了,不过那位大术士似乎也不知道离墨的下落。”说到这里的时候,孙小川从怀里拿出来一张锦帛来。里面包裹着一张黄麻纸的本命符来。随后他继续说道:“这是当年广悌先生给我们每个人都做了这么一张本命符的。她老人家说的清楚,只要符纸没有自燃,人就没有死……”

  归不归接过了本命符纸,看了一眼之后,说道:“是广悌的手艺,当初她就是喜欢在符纸上面加一点胭脂……符纸没有损坏,离墨应该还没有死。”

  归不归这一句话让刘喜、孙小川都松了口气,这么多年没有离墨的消息,他们俩也担心是符纸失效,现在有了归不归这句话,说明离墨还活着。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回到财神岛。

  归不归检查了本命符纸没有问题之后,继续说道:“离墨活着没错,你们俩也不用太担心,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娶妻生子了。离墨的脸皮太薄,怕你们说笑他,这才一直没有回去。”

  “娶妻生子两百年了,怕他已经七世同堂了吧?”孙小川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就算他看中了谁家的姑娘,也不会瞒着我和殿下的。当年我们说好的,泗水号算他一份,离墨不会放下泗水号不管的。他一直没回来,应该有他的苦衷。”

  原本刘喜、孙小川想过去找徐福帮忙的,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大方师的格杀令刚刚出来,听说海上的方士一门已经乱了起来,他们哥俩没敢继续惊动大方师,还是自己私下派人回到陆地寻找。

  和归不归说的一样,原本这次不用他们俩亲自回到陆地见什么户部尚书的,这哥俩只是顺便来一趟汴梁,主要的目地还是回来寻找离墨的下落。只是回到陆地才得知吴勉、归不归就在汴梁城中,这也算是一份意外的惊喜了。或许他们两位大修士有办法可以找到离墨。

  “我老人家我怎么遇不到你们这么好的东家?”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看在你们俩的面子上,老人家我使使力气。你们应该带着离墨贴身的衣服和随身带的东西吧?如果没有那就只能用这张符纸了。不过这是广悌打造了,有点可惜了……”

  “有,这次就是为了找离墨,我们带了几件他随身衣物,还有这个……”说话的时候,刘喜取出一个小小的瓷瓶。递给了归不归之后,说道:“当初广悌先生给我们制造本命符纸的时候,让我们多准备一滴鲜血备用,这个是离墨留下来的。

  “还有这好东西?”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接过来瓷瓶,随后对着两位东家说道:“有这个就好办多了,这几天你们哥俩先办你们的正事。老人家我也准备一下,这需要点天才地宝摆个法阵,等到你们的事情办好,差不多我老人家也准备好了。”

  看到归不归轻描淡写的样子,刘喜、孙小川哥俩这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就在这个时候,高如柏收拾好了前厅的残席。看到归不归正在后堂和两位东家闲聊之后,便准备了一盘子水果端了上来。

  “还是有个管家的好。”归不归笑眯眯的摘下来个葡萄粒来,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每次一看见这些好吃的,老人家我就后悔当初不该听徐福那个老家伙的话,好好的辟什么谷……”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对着高如柏说道:“说到辟谷,老人家我忘了问你了,你的师尊是不是也辟谷过了?怎么多年东躲西藏的,为了口吃的弄不好连命都送了。”

  “你问的是童戚振吗?他没有辟谷。”高如柏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他站在侍奉三个人。随后继续说道:“我见过他吃东西的,吃的虽然不多,不过绝对是没有禁口孽的。”

  “那真是难为他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刘喜、孙小川继续说道:“不早了,你们哥俩回去休息吧。估计董棋超这孩子不会就给你们介绍个户部尚书的,现在他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弄不好他连皇帝也会说动,要召见你们一下的。”

  “多认识个朋友总不是坏事。”刘喜微微一笑之后,带着孙小川向归不归告辞,随后回到了各自的寝室休息。知道了这个管家的来历之后,两位泗水号的东家也有些避讳他。

  后堂院子里只剩下归不归和在一边侍奉的高如柏两个人,看着自己的管家正在收拾刘喜、孙小川刚刚所在的位置。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如柏,你停下休息一下。老人家我和你聊聊家常,刚刚说到了童戚振,你猜猜看他现在会在哪里?”

  高如柏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道:“童戚振就在这汴梁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