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七十章 三十六计

第一百七十章 三十六计

  “那还是多死几个妖,换人世国泰民安好了。”
  
  这时候,吴勉站了起来,白发男人看也不看百疆,转身向着后堂走去,边走边说道:“老家伙,等着这宅子里面的妖气散了之后,你去找阎君,商量一下进攻妖山的事。这次我帮他……”
  
  “老家伙,你叔叔是不是说我?”等到吴勉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百无求这才跳了起来,冲着归不归说道:“现在嫌老子浑身妖气了,以前老子帮着他干架的时候怎么不嫌?这妖气丟他的人了,还是让你叔叔抬不起来头了……”
  
  “傻小子,就当他是在说你好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笑眯咪的看了 一边脸色铁青的百疆一眼,随后好想真有妖气弥漫一样,装模作样的挥了挥手,好像是在驱散妖气一样。
  
  换做是打当初疆卞和百无求做妖王的时候,百疆这个时候已经翻脸了。不过这个时候还不敢得罪这几个人,当下,大妖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对着归不归道说:“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不过如果三个月之后妖山的五万大军真的下山了,后果你算的比我清楚……”
  
  说完之后,百疆便要带着孙无病向着府邸外面走去。孙大圣虽然舍不得这里的大府软榻,不过它好像有什么把柄在百疆手上一样,只能跟着大妖离开。
  
  看着这两只妖物离开了自己的府邸,归不归这才假模假样对着它们俩的背影说道:“不是说好了今晚坐在这里吗?怎么说走就走了,这怎么话儿说的……”
  
  直到两只妖物的背影彻底看不见之后,老家伙这才回头冲着百无求笑了一下,说道:“傻小子,你小爷叔不是冲着你……”
  
  “老子我知道,刚才那么说就是给百疆一个台阶下。”百无求学着归不归的样子,嘿嘿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刚才老子要是不说点什么化解一下,刚才百疆直接就发飙了。就它那点妖法也只够你叔叔抬抬手的,老家伙你不知道现在任老三每天都在给老子讲三十六计吧?都了教三天……”
  
  “人参给你讲三十六计?”归不归惊讶的瞪大了他原本就不大的眼睛,反应过来之后,继续对着二愣子说道:“看来以后真的不能教你傻小子了,说说看,刚才你用的是哪一计?”
  
  “老家伙你这都看不出来?当然是美人计了。”
  
  百无求一本正经的继续说道:“你看看哈,刚才那样的情形是不是有个娇滴滴的小娘们儿出来说和一下,他们俩也就不大好意思那么剑拔弩张了?这不是没有小娘们儿吗?老子就豁出去了,出来引起他们来的注意力……”
  
  “你还知道剑拔弩张,难得……”归不归苦笑不得的看了百无求一眼,随后继续说道:“那么这三天人参还教你什么计策了?三十六计学会多少了?”
  
  “三十六计不就是一条美人计吗?还有别的?不是那个美人名字叫做西施三十六,美人计就叫成三十六计吗?”顿了一下之后,二愣子继续说道:“任老三说的,你们人从古至今遇到什么打不过的对头,就派个几小娘们儿过去和亲,结果人家就不来揍你们了。不是吗?它说什么叫做貂蝉,还是王昭君的小娘们儿顶得上干军万马……任老三,你醒醒酒,你自己说是不是?”
  
  此时的小任叁又把自己灌多了,归不归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了。老家伙哆嗦了一会之后,才稳定下来情绪。随后拍着百无求的后腰(实在碰不到它的肩头)说道:“傻小子,以后人参的话就当它在放屁,千万别信 ”
  
  ”不是说好了不说老子傻了吗?老家伙你怎么说话不算话?”百无求瞪着眼睛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一脸纠结的向着后堂的位置走去。留下来百无求在中堂嘀嘀咕咕:“老子又哪里说错话了?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老子是愣不是傻……高如柏你笑什么?你说!这三十六计到底是什么?”
  
  “……美人计。”
  
  百疆和孙无病虽然没有住在这座府邸,不过泗水号的东家却住了下来。当天晚上,他们俩借了中堂宴请户部尚书和其他的几位官员。原本想着请吴勉、归不归露个面的,现在朝廷里面已经传开了司天监里有几位少监有可通神的术法,连皇帝陛下都要对他们几个人刮目相看。
  
  不过吴勉的性子能在刘喜、孙小川的酒席上露面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赏一个小小户部尚书的面子?
  
  原本归不归倒是可以出席的,不过上午的时候,老家伙被百无求的三十六计气的头疼,百无求和小任叁露面又不合适,当下只能是刘喜、孙小川哥俩代表了。因为收了这哥俩礼物,这几位官员也不强求几位老神仙出来露面了。
  
  由于第二天一早还有早朝,酒宴刚刚到了亥时便撤了席。刘喜、孙小川将官员们送走之后,来到了府邸的后堂。到了后堂才看到归不归正笑眯眯的坐在躺椅上,看见了他们哥俩回来之后,笑眯眯的招了招手,说道:“你们两位大东家终于忙完了,过来……白天让百疆搅了局,好多话老人家我还没有来得及问你们,你们哥俩就回避了。晚上又要招呼这几个当官的……真是辛苦你们俩了。”
  
  “这有什么辛苦的,不就是陪着老爷们吃顿饭吗?”孙小川笑了一下之后,搬过来两张椅子和刘喜一起坐在了归不归的面前,随后嬉皮笑脸的继续说道:“原本唐末的时候,我们哥俩就回来过一次。
  
  当时这里的买卖关张,我们哥俩把商铺和商队都盘了出去,得的钱分给了管事和伙计们。那个时候就想找您几位来着,可惜一直都没找到。没办法我和殿下才回得财神岛。”
  
  “那个时候别说你们了,就连徐福那个老家伙也找不到我们几个。”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听说你们知道广悌的下落了?在哪里发现的?
  
  现在还有她的踪迹吗?”
  
  “这事您老人家我不问,我们也是要说的。”这事是孙小川经办的,当下他继续回答道:“是这么回事,这些年来断断续续的一直有广悌大方士的消息传来。当初她老人家也在我们岛上住过些年头吗,和我们哥俩还有点香火情。殿下和我也没断过去查她的下落……”
  
  这些年来,广悌的消息从各地传来。只要有人见过白头发的女方士,刘喜、孙小川哥俩便派人去查。只是没有一次真正查到广悌下落的。直到半年之前,泗水号在金陵的商铺重新开张。开张的那一天,商铺管事发现在看热闹的人群当中有一个白发女人的身影。这女人一身白色的方士服饰,看着泗水号的牌匾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往事一样又些发呆。
  
  这个女人的相貌和两位东家描述的一摸一样,当下他留了个心眼,找了个机灵的伙计去跟着女人,看看她住在什么地方。不过伙计刚刚跟着她走到街口,白发女人便凭空的消失在了空气当中,吓得小伙计以为大白天遇到了鬼,急急忙忙跑回到了商铺里。
  
  虽然跟丟了女人,不过商铺管事也是一位丹青高手。凭着自己的记忆将女人的画像画了出来,送到了财神岛两位东家的手里。说话的时候,孙小川亲自去他带来的行李当中取出来了画像,当着归不归的面打开。画像里面正是惟妙惟肖的白发女人一—广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