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怨兽

第一百六十八章 怨兽

  “自己家的管家,那有什么不放心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高如柏是管家,老人家我便以对待管家的规矩来对他。他是童成搌派来的细作,我老人家便以对待细作的规矩来对他。”
  
  说话的时候,那位护国天师听说了这里来了一泗水号的两位东家,也特意赶过来见刘喜、孙小川哥俩。毕竟是名扬天下泗水号的东家,这样的朋友多几个总是没有坏处的。
  
  客气了几句话之后,高如柏那边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原本应该去招待客人专用的厅堂,不过吴勉嫌麻烦,直接让高如柏将酒宴摆在中堂,省得为了吃顿饭跑来跑去的。
  
  当下,在高如柏的引领之下,仆人们将菜肴一道一道的端了上来。此时,饮食一道比起汉唐来已经有了较大的发展,开始讲究起来细切精炒,引发出来之前一些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菜品。刘喜、孙小川虽然在财祌岛过着奢华的生活,不过见到了汴梁城名厨的孚艺也暗暗吃惊。倒是百疆、孙无病它们这样不讲究饮食的妖物,对菜肴没有什么要求。
  
  酒过三巡之后,大门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叫声:“孽……"随后就见本应该待在司天监銜门的黑猶从外面走了进来,小黑猶旁若无人的在中堂走了一圈之后,窜到了百无求的膝盖上,两只前爪扒在桌子上看了上面的菜肴—眼。看到没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之后,它便缩成一团,在二愣子的膝上盖睡了起来。
  
  看到黑猶留在这里不走,百疆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它放下了筷手,对着百无求说道:“陛下,进膳的时候还是让这样的怨兽出去吧。怎么说它也是不祥之物,留它在这里败了陛下的酒兴。”
  
  “怨兽?百疆你知道这黑猫的出处? ”百无求没动还趴在它腿上睡觉的黑猫,饶有兴趣的对着大妖说道:“这个小家伙待在我们这里也有小一千年了,就是不知道它叫什么,你说说看,这只黑猶什么来头? ”
  
  百疆早就知道吴勉、百无求身边有这么一只怨兽。不过大妖一直以为他们都知道黑猶的来历,也没有主动说它。今天看到这怨兽太不像话,竟然敢打扰他们用餐,这才忍不住说了几句^想不到黑猫跟了他们这么多年,吴勉、归不归竟然知不道它的来历,这让百疆有些哭笑不得。
  
  “这是死后复生得到长生之力的怨兽,在妖山视为不祥之物。〃百疆看了一眼百无求膝盖上的黑猫之后,继续说道:“因为它口吐孽字,我们都管它叫作孽。这怨兽对道行高深的人没有什么,不过对一般小妖和人世间的百姓却有震撼心魄的本事。初当先妖王疆卞曾经不停劝阻养过一只孽的,之后王宫失火,疆卡的幼子夭折,王城散发了瘟疫死了几千妖物。后来疆卞摔死了那只怨兽,王城便在没有一次行发生过那么多的不详之事。”
  
  “百疆你说那么多事都是这个小不点方的? ”百无求皱起了眉头,看了自己膝盖上还在呼呼大睡的黑猫—眼随后它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了老子不过的挺好吗?别说一张桌子上吃饭了,当初它还和老子输在一张床上。也没看到发生什么事了?老家伙好好的,也没被它方死啊。任老三也活蹦乱跳的,你看它夭折了吗……”
  
  原本百无求还打算用吴勉结婚的事憒举例子,不过看到白发男人正有意无意的看了自己—眼。就这么似有似无的一眼,还是让百无求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你们都是有福泽之人,这么多年也少和怨兽在一起吧?天下事说不准。谁都有个三灾八难,一旦时运低了难免给怨兽的怨气侵了自己的福泽”百疆说了几句之后,顿了—下,随后正色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陛下你如果你不想要了这怨兽的性命,就把它远远的扔出去。到时候是生是死就看它自己的造化了。”
  
  “跟了老子一千年的黑猫,怎么能说扔就扔? 〃百无求再次看了 一眼自己膝盖上的黑猫,随后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了,它要方老子的话早就方了,还用等到今天?百疆你也不要说了。它方了的话老子认了。”
  
  这时候,一直在侧着耳朵倾听的董棋超突然开口说道:“陛下,我说句不该说的。你看看这样好不好,这怨兽我替你们代养。如果我被它的怨气所扰,那还是听从大妖的话放了它。如果我没有什么事的话,那就是说这只怨兽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再侵扰外人的福泽……”
  
  听到自己弟子的话,归不归轻轻的摇了摇头。老家伙的脸上还带着笑意,对着董棋超说道:"那多不好意思,棋超,此事与你无关,还是不要动那个脑筋了。”
  
  老家伙知道这是百疆□中的死后复生得到长生之力的怨兽,让董棋超有了想法,现在他痴迷长生不老之法,只要听到长生不老四个字便好像换了个人一样。
  
  “董棋超,这几天黑猫不一直都是你养吗? ”百无求不明白这位董天师想要做什么,当下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还老样子啊,黑猫它想去哪就去哪,去你的司天监也好,留在家里陪着我也好。看它自己的意思。”
  
  董棋超还想在争辩几句,不过看到老师尊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无亲之下才闭上了嘴巴,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还在百无求大腿上趴着的小黑猫之后,自己岔开了话题,向刘喜、孙小川两位东家说他已经找了户部尚书和其他掌管银钱,还有皇室采购进贡之物的官员。看看两位东家什么时候有空,他来安排请大家见一面。
  
  刘喜、孙小川二人自然欢喜,当下主动坐到了董棋超的身边,向这位归不归的弟子敬酒。吃喝了没有多久董棋超起身告辞,今天皇帝还要召见他,不敢在此处停留的太久。
  
  看着董棋超离开之后,归不归轻轻的摇了摇头。正好发现坐在对面的吴勉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老家伙自嘲的笑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道:“英雄也好,明主也罢,世上有几个人能看透长生不老这四个字。”
  
  “老家伙,你这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话当年的刘秀可以说,你也好意思? ”这时候,听到了归不归的话,百无求不以为然的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是吃撑了,就对要饭的花子说其实吃不吃都一样……欺负穷人嘛。”
  
  被百无求一顿数落,归不归笑嘻嘻的也不解释,刘喜、孙小川看到百疆、孙无病留在这里,还有大事要和吴勉、归不归商量,当下两位东家推说自己还要去汴梁城的商铺看看。留下来一大堆的礼物之后,便告辞离开。
  
  看着两位东家离开,高如柏带人上来收拾残席。收拾到了归不归身边的时候,他有意无意的说了句什么。这句话说的突然,声音又是声音极低,除了老家伙之外,谁都没有听清他说的是什么。
  
  而归不归也好想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冲着百疆嘿嘿一笑,说道:“大妖,这次不是只有你和大圣来的京城吧?你那里还有几只妖物?一起把他们都叫进来。老人家我给你们安排房间住下,住在我老人家这里,总比外面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