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六十章 高如柏的选择

第一百六十章 高如柏的选择

  从皇帝失去记忆的这天起,广孝便从汴梁城失踪了。皇帝一直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齐王府一团糟,看样子是发生过什么大事情。可是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阎君和鬼王两方到底谁输谁赢,还是和好了皇帝这边无法的得到消息。

  这段日子里,因为担心鬼王会来找自己的麻烦,赵光义惶惶不可终日。经常请护国天师董棋超进宫来给自己壮胆,吴勉、归不归几位老神仙他不敢轻易去请,好在司天监就在皇宫的一角,真有什么事情两位仙长过来也就是眨眨眼睛的事。直到过了小半年,始终不见有什么鬼物来京城捣乱,皇帝的心这才安稳了下来。

  而吴勉、归不归那里,还是每天守在司天监当中,董棋超的司天监不参与朝议,除非好像皇帝召见特殊的事情之外,一般都待在衙门里面。这位董天师也开始向归不归求教学习术法,只是他的天赋实在不高,老家伙亲手教了俩月,看到董棋超在术法一道实在没有什么长进,便想起来初当广孝的话。让他改修炼炼器一道。

  一开始董棋超并不看得起炼器,天下闻名的大修士例如徐福和席应真,他们俩哪一位是靠炼器出名的?不过后来归不归向他说了当年炼器第一人百里熙的事情,听说徐福和席应真都要上门去求这位炼器第一人的时候,董棋超这才算了改主题,听了归不归的话,开始钻研起来炼器一道。

  和当初广孝预判的一样,董棋超虽然术法不行,不过在炼器上面的确有点过人的天赋。虽然还是不能和百里熙相比,不过比起来当世的几个炼器名家,他还是很有点潜力的。炼制出来几件法器,还真是有模有样。

  除了炼器之外,董棋超也开始对自己从洞府里面的黑猫和财鼠很感兴趣。尤其是那只连归不归都说不清来历的黑猫,董棋超有段时间天天和只猫腻在一起。他甚至还找了不少的母猫,想要和它配种生育。无奈这只黑猫好像对其他的同类不感兴趣,而且将它和其他的母猫关在一起,母猫都会发出一阵一阵的惨声叫,叫的董棋超自己都受不了,急忙将母猫从笼子里面放了出来。

  虽然始终弄不明白这黑猫到底是什么样的妖兽,不过董棋超对它的兴趣却丝毫不减。

  除了归不归的这位高足之外,剩下的还有一个怎么都不肯从司天监出来的高如柏。当初他被关在这里的当天,老家伙就想要把他放出去,无奈高如柏知道自己出去知乎,十有八九会被自己的师尊童戚振灭口。当下一直赖在司天监里。

  他自己占了一个房间,开始每天还有人来给他送饭。后来鬼王的事情过去了一段时间之后,归不归有意想要赶他出去,吩咐董棋超断了他的伙食。没有想到的是,从这天开始,高如柏竟然自己去饭堂找东西吃。一副赖在这里除非他师尊童戚振先死在外面,要不他说什么也不出去的架势。

  不过高如柏也不白吃司天监的饭食,他开始帮着修缮一些衙门里面的建筑。司天监当初是几间老房子改的,除了吴勉、归不归居住的房子之外,其他的房子漏雨漏风的。高如柏天生是做泥瓦匠的材料,经过他的修缮,再下大雨司天监的人不用挤到吴勉、归不归的屋子里避雨。

  看到高如柏还有点用处,当下归不归也在没有赶他离开的意思。这个男人也安心的在司天监居住了下来。

  说完董棋超和高如柏,再说说归不归这个老家伙,他除了每天都要去皇宫的仓库检查自己的那些家底之外,便是带着两只妖物在汴梁城晃悠。看起来早已经没有了想要找地方搬家的意思。

  在汴梁城居住了三个多月的时候,司天监突然来了几个经商模样的人,指名点姓的要求见吴勉、归不归两位仙长。高如柏将他们带到了两位活神仙的面前。这几个人跪下就行礼。随后拿出来一封泗水号两位东家的来信。

  信里诉说了刘喜、孙小川哥俩已经重新在大陆上买卖开张的消息,唐末之时天下大乱,泗水号暂时停过了将近百年。其实当初吴勉、归不归从饵岛回来的时候,他们哥俩的码头、商铺已经重新开张了。只是现在听说吴勉、归不归都在司天监的衙门居住,听说护国天师董棋超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两位东家想要求见当朝的户部尚书,请董天师代为引荐。

  除了这个之外,泗水号的来人还带来了一张房契。两位东家在汴梁城买了一座大宅来孝敬吴勉、归不归二人,他们这样的人物,一直借住在司天监衙门也不是事儿。除了这座大宅之外,来人还带来了黄金万两。说是两位东家给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一年的花销,归不归早就知道这个黄白之物的好,现在老家伙天才地宝不缺,在俗世间生活的越久,越知道这些黄白之物的好。

  原本归不归也打算在汴梁城找间宅子的,现在有人将宅子送到身边,省了归不归不少看房子的麻烦。当下老家伙向自己的弟子引荐了泗水号的来人,说明了他们的来意之后,继续说道:“论起来他们哥俩也算是你半个师兄,你看看能帮就帮一把。”

  董棋超直接拍了胸脯答应:“不就是见个户部尚书吗?这个简单,有不是求见陛下。弟子一会就去一趟户部尚书府,前几天在宫里遇到,他还请弟子去府中做客。正好应他一个局。”

  听了董棋超的话,泗水号来人又是连声感谢。随后便要回去报信,两位东家从泗水号来京,毕竟千里迢迢的不是一件小事。临走的时候,带回的管事突然想到了什么。当下他凑到了归不归的身边,陪着笑脸说道:“还有件事,临出门的时候两位东家交代过几句,说在金陵商铺的伙计看到了一个好像广悌仙长的女人。也是白头发的样子,这次两位东家回来,一是求见户部尚书,二就是去找这位仙长的下落。说您二位有时间的话,一起去金陵走走,找到了更好,就算找不到那位仙长的下落,就当游山玩水了。”

  “发现了广悌的下落?这可不是小事。”归不归又些惊讶的看了吴勉一眼,当初在妖山和地府大战之后,广悌一直失踪到了现在。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又有了她的消息,这个说什么他们也要去看看。

  几个泗水号的来人得到了吴勉、归不归的答复之后,便告辞离开。看着他们几个离开之后,归不归对着吴勉叹了口气,说道:“这都多少年了,希望她能走出来……”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听说有人松了吴勉、归不归一套大宅子,高如柏找了过来,看着他们俩说道:“两位大修士,如果你们要搬出司天监,请带上高如柏。我的术法虽然末流,不过过去帮着府上做做杂物还是可以的。您二位离开司天监的话,我随时随地都可能丧命……”

  归不归搬新家怎么还会带上他,当他劝了高如柏几句。不过这个男人却一定要赖上他们:“我太了解我那位师尊了,原本我在他的计划里是应该死了的人。既然我时候没死,他一定会想办法让我死的。在他的计划当中,没有错漏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