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被算计的阎君

第一百六十七章 被算计的阎君

  阎君此时已经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眼前的吴勉、归不归之后,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马上明白过来出了什么事情。当下叹了口气之后,说道:“原本孤还想着神不知鬼不觉那事情办好,想不到又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来。多谢你们几位了,相比鬼王、童戚振之流已经伏罪……”

  “这个阎君恐怕要失望了,鬼王已经伏诛,可惜童戚振让他跑了。”归不归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童戚振太狡猾了,他什么都算到了。先是在阎君你面前反水,害了你和广孝和尚之后,又将鬼王引到了皇宫当中。引他和我们动手,趁机给他腾出来逃遁的空档。现在鬼王已经死在了吴勉的手里,他却白白得了鬼王数十万阴兵的好处。”

  听到这里,阎君苦笑着摇了摇头,再次叹了口气之后,说道:“孤再说句笑话,原本孤是打算先利用童戚振解决掉鬼王,然后再用他来背这个黑锅。想不到这个人竟然看出来孤的意图,抢先和鬼王联手,差一点边让地府大乱起来……”

  阎君的确是有利用童戚振之后,再除掉这个人的打算。当初为了黄巢里手的三百万阴兵,阎君曾经和这个人结过盟。后来发现童戚振的心智过人,越来越无法操控这个人。那个时候便有了解决掉他的想法,只是那个时童戚振还有利用的价值,阎君这才将他留到了现在。

  后来阎君在地府造反,也是听从了童戚振的计策。联络了平天鬼王和另外一位鬼王,借它用们俩的势力突然发难。在前任阎君调配阴兵,准备反击两位鬼王的时候,当时还是判官的阎君突然从内部动手,了结了前任阎君。然后又利用了平天鬼王的人马解决掉了另外一位不停自己号令的鬼王。

  等到坐上了阎君宝座之后,在看身边对自己最大的威胁便是平添鬼王和童戚振这一鬼一人了。童戚振还好说,当时他还要依靠自己来躲藏徐福的方士。只是平天鬼王以功臣自居,还像阎君提出来它要带兵一统人世的计划。

  阎君现在还能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鬼王说的话:“陛下,你现在是阎君了,从一个小小的判官变成了地府之主。可是孤王却什么都没有得到,初当是鬼王现在还是鬼王。无非就是地盘大了一点点,手里的阴兵多了一点点而已。你是地府之主,殿下的地盘孤王不敢要,可是人世间的花花江山可总不是地府,孤王带兵打下人世间的江山,到时候也算为地府在人世间打出来一片化外之地。这个不用陛下出兵,孤王只带着本部人马前去征讨就好……”

  当初阎君就是忍不了前任的野心太大,想要谋夺人世间这才造反的。现在听到平天鬼王这么说,心里便起了杀机。

  当时阎君并没有表现出来丝毫的反对之声,只是推说地府现在刚刚易主,局面还没有安稳下来,还要依仗着位鬼王殿下在帮他一程。最后阎君许诺只要鬼王帮他稳定了地府,便派兵和它一起进攻人世间。毕竟人世间还有不少的修士,列如徐福和席应真这样的大修士,一两个便会让鬼王征讨人世间的计划带来无穷烦恼。

  就在一年之前,地府前阎君的势力彻底被阎君和鬼王连手击溃。这时,鬼王前来要求阎君兑现承诺。阎君一边假意同意,一边让童戚振帮他出谋划策应该如何了结鬼王。

  现在鬼王在地府当中的势力太大,阎君如果在地府了结它的话,恐怕又会带来动荡。当下童戚振出了计策,让阎君亲自请鬼王来到人世间的都城。然后将鬼王了结,再将黑锅扔给人世间的地方去背。

  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阎君推说带兵进攻人世间的成本太大。倒不如从他们的内部攻破,学这千年以来人世间权利的更替。先控制住一位皇帝和朝廷,然后逼迫这位皇帝退位,将江山子民禅让给鬼王,或者鬼王可以控制的替身。

  这个借口果然让鬼王上钩,答应要和阎君一起来人世间的京城看看。阎君见到童戚振的计策成了之后,又想办法联络了和他有过交情的广孝。请广孝作为联络人,联系到当今皇帝,一起想办法来对付鬼王和童戚振。

  广孝几次托梦给了先帝赵匡胤,无奈这位皇帝就是不信会有这么荒诞的事情发生。无奈之下,广孝触动了国运,又找了赵匡胤的胞弟赵光义。说明利害之后,帮着他坐上了皇帝的宝座,然后一起来对付鬼王和童戚振。

  只是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突然出现,打乱了阎君和广孝的计划。无奈之下广孝和尚几次试探想要将吴勉、归不归他们请出京城,最后还是皇帝折了老脸,以请董棋超来赴宴压惊的借口,这才将吴勉他们留在皇宫一晚。只要齐王府那边阎君和广孝、童戚振得手,皇帝再实话实说也不晚。

  阎君将鬼王请到了专门安排好的齐王府,白天吴勉、归不归见到瓷瓶里面的鲜血是鬼王钟爱的血酒。而出嫁的新娘子也是为了晚上祝酒而来的鬼姬,按着童戚振的计策,阎君先将鬼王灌醉,然后他再出现使用方士一门对鬼物独有的阵法,来除灭鬼王和它带来的随从们。而阎君想好的后面的计划是,让广孝早早藏在齐王府内,等到童戚振大功告成之后。这和尚再出其不意的杀出来,和阎君一起将此人杀掉,也算事了却阎君的心腹大患。

  一开始,酒宴还算顺利,鬼王一杯接一杯的血酒喝下肚,很快便酩酊大醉起来。就在阎君发出暗号,让童戚振动手的时候。这个人却突然发难,他先用方士一门的独门秘法封了阎君的术法,随后冲着广孝的藏身之地去了。而本来已经醉倒的鬼王突然变得清醒无比,带着自己的护卫打了阎君一个措手不及

  童戚振直接对着广孝藏身的地方施展了不归图,直接将和尚拘在了阵法当中。随后利用不归图的机关将和尚打成了重伤,之后将他从阵法当中扔了出去。

  控制住了阎君和广孝之后,童戚振撺掇鬼王直接去皇宫逼迫皇帝禅位,鬼王自己都想不到事情这么顺利。阎君在它手上,那自己便是地府之主了。如果现在再把人世间的事情解决的话,那自己便是一统阴阳两界的君王了。

  这个时候,童戚振向鬼王要了三十万阴兵的好处,还借口怕这位‘新阎君’之后会反悔,要了它的兵符作为抵押。想不到最后眼看着就要一同阴阳两界的鬼王,最后却结束在了吴勉的手里。

  听阎君说完以往的经过之后,归不归的眉头皱了起来,他自言自语的嘀咕了起来:“三十万阴兵,还有鬼王的兵符……这边鬼王死在吴勉手上的消息一传播出去,他只要借口领了鬼王的遗旨复仇,到手的哪里止三十万的阴兵。这娃娃弄这么多的阴兵做什么?他不会也要借阴兵一统人世间吧……”

  “这件事孤顾不过来了,归不归你自己想吧。”说话的时候,阎君挣扎了站了起来。随后口中发出一声长啸,这一声呼喊还没完,就见附近刮起了一阵阴风,随后两个身穿黑衣的大阴司凭空出现。

  两位大阴司见到了阎君之后,都是一愣,随后齐声说道:“不知道陛下已经到了阳世,请陛下赎罪。不知道陛下唤我们前来,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