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御宴

第一百五十四章 御宴

  “能把弟子官复原职放出来就心满意足了,怎么还敢想御宴压惊……”董棋超苦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到现在弟子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陛下好端端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的。难怪人家都说伴君如伴虎……”

  “伴什么就看你的本事了,等你到了老人家我这地位,就算他真是老虎也不敢咬你。”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和吴勉一起带着两只妖物走到了司天监衙门。来到中堂坐下之后还没有说上两句话,董棋超贴身的小道士便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对着吴勉、归不归行礼之后,对着董棋超说道:“外面来了传旨的太监,我已经让人摆下香案,请真人出去接旨。”

  董棋超当下急忙带着司天监上上下下的官吏、道士出去迎接圣旨,只有吴勉、归不归和那两只妖物好像没事人一样坐在中堂当中。半晌之后,有些兴奋的董棋超捧着圣旨走了进来。冲着归不归说道:“师尊您老人家料事如神,圣旨是我官复原职,有册封为护国天师的。那传旨的太监还传了陛下的谕口,今晚陛下在宫中摆下御宴,说是为我压惊的,还指名点姓的说您四位一起做陪。弟子想着也不是什么坏事,便带师尊和长辈们答应了。”

  “你这嘴也快……”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说的也对,赴宴也不是什么坏事。咱们今晚就去皇宫吃喝一顿,你在天牢里受苦了,去休息吧。养足了精神今晚我们师徒一起去前赴宴。”

  董棋超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中堂。看着这位董天师走远之后,百无求这才开口说道:“老家伙,这一路上老子还没有来得及问。齐王府和娶新娘子那一家到底是怎么回事?闹得神神秘秘的,你说说,琢磨不透的话老子难受。”

  “傻小子你这话说的,好像平常的事情都能琢磨透一样。”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具体什么事情,老人家我也说不好。不过可以肯定这汴梁城马上又要有新人进来了。从一开始广孝想要赶我们离开京城,到后来阎君、童戚振他们出现,都和这个人有莫大的关系。包括董棋超莫名其妙差点丢了脑袋,也和这件事有关系。件这事已经牵扯到了皇帝,他今晚请我们赴宴,就是不想我们几个过去搅局。”

  “谁有这么大的势力,惊动了这么多的人。”这时候,小任叁也跟着说了起来:“童戚振也到罢了,广孝、阎王爷都这么紧张兮兮的,要不是我们人参知道徐福看守海眼出不来的话,还会以为是那个老家伙回到陆地了。”

  “到底是谁,我老人家也说不好,不过看着情形过不了两天就什么都知道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吴勉,见到这个白发男人没有说话的意思之后,这才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运气好的话,可能今晚的御宴吃完,就什么都知道了。”

  天色刚刚擦黑,皇宫里面来请人的太监就到了。在这位太监的引领之下,已经换上了八卦仙衣的董棋超在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陪同之下,来到了皇宫当中。

  御宴安排在了和寿宫,他们几个人、妖赶到的时候,这里只有几位礼部派来配席的官员。却并不见皇帝和那位广孝和尚。

  几个官员陪着董棋超说了一阵之后,当今皇帝赵光义在几名太监、侍卫的簇拥之下,来到了和寿宫。看到了有些惶恐的董棋超之后,哈哈一笑,说道:“昨天朕一时糊涂,错信了小人的谗言。这才得罪了董天师,今天反应过来之后,已经重重的惩罚了那个造谣之人,还董天师一个清白。”

  “陛下说的哪里话来,雷霆雨露皆是天恩。棋超是大宋之臣,便是陛下之臣。陛下就算真要的姓名,棋超也不敢有丝毫怨言。”董棋超说着,已经从餐桌后面站了起来,跪在地上对着皇帝行了大礼。

  董天师行礼的时候,吴勉、归不归还好,两只妖物的脸上都出现了鄙夷之色。等到他礼毕之后站起来,百无求给小任叁倒了一杯酒,碰杯之后干了杯中酒。两只妖物也不等皇帝说几句开场白,自己吃喝起来。

  现在皇帝已经知道了跟着董棋超一起来赴宴之人的身份,虽然心里暗自有些不舒服,不过他还是不敢得罪这几个神仙一般的人物。当下端起来自己桌上的酒杯,笑吟吟的对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说道:“听说几位仙长也是有大神通的,还请仙长们能保我大宋国泰民安、风调雨顺。朕敬几位仙长一杯……”

  说完之后,赵光义直接喝干了杯中酒。不过等到他喝完之后,看到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并没有什么动作,就好像没有看到自己刚刚先干为敬一样。这么一来,让皇帝陛下有些下不来台。

  看到了皇帝有些尴尬,董棋超急忙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对着皇帝说道:“陛下,这几位都是棋超的师尊和师门当中的长辈。他们都是辟谷不食五谷之人。不便饮酒还请陛下不要怪罪。”

  你以为朕眼瞎吗?那个大个子和小孩子的嘴就没有闲着。还有那个白头发的,真看见他也吃了蜜汁肉,除了那个老头子之外他们都动了嘴,这也叫辟谷不食五谷之人?皇帝心里虽然骂个不停,不过好歹这也算是个台阶,当下赵光义微笑着对董棋超说道:“你的师长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朕又怎么会怪罪?董天师玩笑了。来,朕这一杯酒与董天师压惊……”

  董棋超见到之后,急忙起身喝了一杯酒。就在他要说几句谢恩话的时候,突然看到自己的老师尊站了起来,笑眯眯的对着皇帝说道:“陛下,我们几个都是乡野村夫。不懂皇宫里面的规矩,还请陛下不要怪罪。这杯酒敬陛下……”

  皇帝急忙起身,陪了这杯酒之后,还没等他说话,便听到那个老家伙继续说道:“今天还是广孝禅师说的,陛下您设宴款待我们几个村夫的。不过那位和尚哪里去了?为何不见他相陪陛下?”

  “仙长是问广孝大师,原本他是要来陪席的。不过好像他福缘寺里有佛务要办,已经向朕告了假。”顿了一下之后,皇帝微笑着继续说道:“不过他一个和尚,不来也就不来了。和尚的忌讳太多,看到这满桌的荤腥,又要劝朕不要杀生了。好端端就会被他败了酒兴……”

  “那和尚劝人放生?皇帝你记错人了吧?”这个时候,百无求大大咧咧的看了一眼皇帝,随后继续说道:“广孝那个花和尚最喜欢杀生了,这么多年死在他手上的冤魂没有一万也有九千九了。看见别人喝酒吃肉他就开始假慈悲?呸!”

  听到这黑大个子说话没有礼貌,皇帝的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不过想到今晚一定要把他们拖在皇宫当中,当下还是笑吟吟的顺着百无求的话继续说道:“是,朕也觉得他不地道,好好的一个和尚还要去管俗人吃喝,真正的岂有此理……”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从皇宫外面传来一阵巨响,整个汴梁城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开始还有太监以为是地震了,急忙过来想要搀扶皇帝出去。却被赵光义一把推开,皇帝不由自主的看着齐王府的方向,嘴巴微微颤抖,一句话脱口而出:“成了吗?还是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