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失策的广孝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失策的广孝

  菜肴刚刚上齐的时候,酒肆外面的大街上突然传来了一阵暄闹的声音。随后听到在外面招揽生意的伙计从外面走了进来,对着正在柜台后面算账的老板说道:“掌柜的,今天黄历上不是忌婚嫁吗?怎么还有人在今天娶媳妇?刚刚迎亲的轿子从对面大街上过去,吹吹打打的好不热闹。”
  
  掌柜的抬起头来,皱着眉头对伙计说道:“又不是你小子娶媳妇,管那么多干什么?好好在外面拉客人进来,别凑那个热闹。”
  
  这个时候,归不归来了精神,老家伙笑咪咪的对着伙计说道:“对啊,老人家我也记得清楚,今天忌婚嫁,宜出殡的。这日子不触霉头吗?这是谁家这么不懂规矩?”
  
  听到客人在和自己说话,小伙计急忙陪着笑脸说道:“哪户人家我也看不准,不过看着方向是奔着齐王府那边过去的。那边住的都是达官显贵,可能是哪位大人家的公子娶亲,再不就是大人自己续弦。”
  
  “齐王府……”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随后从怀里摸出来一把铜子给了小伙计,随后继续说道:“人老家我有个远方亲戚住在齐王府附近,他们家孩子也到了婚配的年纪,你帮老人家我去看看。
  
  要真是他们家,那我老人家可是要上门贺喜的。”
  
  现在还不到饭口,整个酒肆当中也只有吴勉、归不归他们这一桌客人,掌柜的也不能说什么。
  
  当下小伙计喜笑颜开的收了钱,一流小跑的跟着迎亲的花轿去看热闹。说不定过去还能再讨一分喜钱。
  
  不多时,小伙计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冲着归不归说道:“这位客官,我跟着去看了,就是齐王府旁边的御史中丞刘大人家娶亲。听说还是皇帝赐婚,娶得是洛阳知府的千金。”
  
  “那不是老人家我的亲戚了”归不归嘿嘿一笑,又抓了一把铜子给了小伙计。一来一回算起来也有四五十枚铜钱,笑的伙计嘴巴都合不拢。
  
  “早上是往齐王府运货,现在有是齐王府旁边娶妻。这事情真是太巧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举起来杯酒浅浅的抿了口酒,随后对着吴勉说道:“看来今晚有人要住在齐王府了,要不要奏舒細? ”
  
  “老家伙,昨天谁说的不管闲事了。现在闲事都躲着你,你还腆着脸往上凑。”这时候百无求暍下了一口鲜鱼汤,将嘴里的鱼刺吐出来之后,继续说道:“老子也看出来了,你们这是习惯了上赶着往前凑啊。以后别再和老子诉苦了,都是你们自己找的。”
  
  “昨天和你说这个的时候,还没有人动老人家我的弟子。”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从来……基本上不主动欺负別人,不过别人要欺负到我老人家的头上,那也不行。”
  
  说完之后,归不归转头看向远处齐王府的方向,嘿嘿一笑正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看到酒肆外面走进来一个和尚,正是顶了自己弟子的缺,成为通玄天师的广孝和尚。
  
  “来原你们几位在这里躲清闲,我跑了半个汴梁城才找到你们几位。”说话的时候,广孝微笑着走到了吴勉、归不归的桌前,他自己拉了把椅子坐下,随后继续说道:“陛下已经听和尚说到了你们几位,本来中午想摆下御宴,请你们几位的。现在看起来只能挪到晚上了。”
  
  “御宴什么的老子吃的多了,从汉朝那会就开始吃,越吃越没有意思。”没等吴勉、归不归说话,一边的百无求忍不住继续说道:“什么御宴都是那么回事,规矩还多。不是老子自吹,还不如大街上的东西好吃。”
  
  “是啊,御宴没什么好吃的。”归不归嘿嘿_笑之后,对着广孝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这傻小子都吃腻了,要是皇帝真念我们几个的好,就弄一桌去给董棋超那孩子送去。他在天牢里没吃没暍的,我老人家很是担心。”
  
  广孝好像没有听懂归不归的话一样,他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早朝的时候,陛下已经下了旨意,赦免了董棋超的罪过,算着下午差不多就可以出来了。不过他的官职和封号被一撸到底,这样也好,没有了官职和封号正好安下心来修行。
  
  和尚我看他在炼器一道颇有心得,你们好好栽培一下,说不定又是一个百里熙。”
  
  “他哪有那个造化”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等到董棋超这孩子放出来,老人家我一定要带他出来逛逛。汴梁城大大小小的所在都要转一圈,什么齐王府了,赵王府的都要看看,逛个两三天的我老人家就带他出去修炼。他那个术法说是老人家我的弟子,都让人笑话我老人家不会教弟子……”
  
  “董棋超拜在归师兄你的门下了?那真是他的造化不浅。”广孝微微愣了一下一下,他之前只以为吴勉、归不归指使董棋超给他们卖命。为了给他点好处,这才替董棋超求雨的。想不到归不归竟然收了他作为了弟子,这个老家伙有多少年没有再收弟子了……“也是老人家我看那个孩子老实巴交的,也不爰说大话,也没有害人的心。这才收下做个养老的弟子……”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冲着广孝继续说道:“还记得当初在方士门中那会吗?老人家我收了一个叫做扁冲的弟子,受了广义弟子的欺负,还是老人家我替他出的气。你们笑话我老人家护犊子,结果官司打到了徐福那个老家伙的身上。这都多少年了,扁冲早已经轮回不知道多少世了,老人家我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件事了……老了,老了……”
  
  “自己的弟子,当然是做师尊的做主了。”广孝笑着给归不归倒上了一杯酒,想要再给吴勉倒满的时候,却看到白发男人将酒杯拿在手中,没有放下让他倒酒的意思。和尚也没有往心里去,微微一笑,拿起来酒杯敬了归不归,随后一口暍下。
  
  一杯酒喝完之后,和尚起身告辞:“和尚庙里还有僧物要回去处理一下,就不陪诸位了……”
  
  说完之后,和尚起身向着酒肆外面走去。
  
  顺着窗户看到广孝远去的背影,吴勉这才将自己的酒杯放下,又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说道:“说是有僧物,却去了皇宫。老家伙,你让这和尚着急了……”
  
  “他也该急一急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现在各方面势力都不想闹出大动静来,这个生活把老人家我的弟子关进大牢里。这不是等着我们几个闹事吗?天师这个头衔不是那么容易戴上的。”
  
  说话的时候,这一桌酒菜也吃暍的差不多了。
  
  归不归掏出来_颗金锞子付账,剩下的当作小帐,让掌柜的欢喜不已。
  
  酒足饭饱之后,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慢悠悠的回到了司天监。还没有进门,便看到原本应该待在大牢里面的董棋超从里面迎了出来。
  
  看到了自己的老师尊之后,他差一点哭了出来:“多谢师尊关心,想不到我这么快便能出来。现在皇帝已经下了恩旨,说要官复我的原职。护国真人也改成了护国天师……”
  
  “广孝的动作倒不慢”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董棋超说道:“这件事还没完呢,等一会皇帝还会有旨意下来。要给你摆下御宴压惊,让我们几个作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