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护国真人

第一百三十九章 护国真人

  皇宫里面传出来的消息是皇帝酒后旧疾发作而亡,因为赵匡胤生前没有册立太子,当下在皇太后的主持之下,将皇帝的宝座给了晋王赵光义。
  
  在先皇发丧的期间,新君登基……皇宫里面的事情和吴勉、归不归都没有什么关系,在先皇驾崩的那一夜,归不归去查看了他那些运到皇宫当中的家底。这些天才地宝都被运到了皇宫的库房当中分类收藏,老家伙清点了当中的数量,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短缺,他这才放下心来。
  
  当下,归不归在自己的宝贝当中施展了障眼法。不管是谁看到这些天才地宝都会以为是一些普普通通的草药和石头,因为是先帝下旨存放在这里的,也没有谁敢去清理这些东西。
  
  除了这些宝贝之外,下剩的便是已经充入内库的黄金了。对这些金子老家伙倒是不怎么心疼,毕竟现在他人就在皇宫当中。要用金银的话那真是太方便了,就当这点金子是存在内库了,弄不好最后还要再拿点利息。
  
  接下来皇宫当中便开始大办白事了,白事由从洛阳白马寺远道而来的高僧广孝主持。因为司天监有为皇家侧看风水、龙脉之责,当下董棋超也被叫去,协同那位广孝和尚一起主持太袓皇帝赵匡胤的身后事。
  
  这些天董棋超天天都泡在皇宫内院当中,偶尔回到司天监一趟便不停的吹嘘自己如何如何受新君的重用,等到先帝的丧礼办完之后,皇帝便要册封他一个护国真人的头衔。
  
  而且出了皇帝本人之外,那位广孝和尚也对他格外的看重。还说了等到头丧过了之后,那位高僧要亲自来他的司天监看看。现在董棋超手下除了吴勉、归不归四个人、妖之外,只有几个小道士。他让归不归带着其他人自将己衙门里外都要收拾一遍,说不定那天广孝和尚一高兴,便会来这司天监逛逛。
  
  看着董棋超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归不归在旁边提醒了一下:“真人,现在还在国丧期间,您可千万别让人抓到把柄。为了这个丟了您真人的名号,不值当。”
  
  董棋超这才感觉出来自己有些过头了,再次回到皇宫的时候扳住了面孔。原本以为什么护国真人都是他自己吹牛的把戏,没有想到就在太袓入土为安之后不久,皇帝真的下了圣旨,册封董棋超为护国真人,监管司天监。
  
  就在董棋超被封为护国真人的第二天,刚刚吃过午饭,他便从皇宫当中回来,还带着那位远到而来的高僧广孝……“大师请进,这里便是司天监衙门了。”董棋超将和尚带到了司天监的大堂之后,将衙门里面所有的道士都交到了跟前来。当下逐一向广孝和尚介绍,董人真自己都想不通,广孝大师来自己的衙门来就来吧,还特意吩咐要见司天监里的大小官员。只是这些人大半都是道士,当中不是自己的弟子,就是那几个来投奔自己的同门。他甚至还将自己的几个亲戚也安置在了当中领一份空饷,这位广孝和尚不是来这里查账的吧?
  
  介绍完自己的亲戚和弟子之后,他便叫过来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陪着笑脸对着广孝介绍道:“这几位都是我司天监的少监,我来向大师引荐。这个上了几岁年纪的叫做归双,那位少白头的叫做布冕,他那是外姓……这个大个子叫做何求,还有那个小娃娃一样的男子叫做任四。
  
  您别看他小孩子一样,其实是幼年时期得了侏儒症,看着小娃娃似的,其实今年已经三十六了。
  
  这可不是我用他们吃空饷,大师您也不要误会。”
  
  “董真人玩笑了,这都是您的属下,与和尚无干,我又何来误会? ”广孝说话的时候,冲着吴勉、归不归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对着他们说道:“几位一看相貌便知是道法通玄之人,像四位这样的得道之人屈就在司天监当中,不会被辱没了吗?”
  
  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广孝,说道:“在哪里不是吃饭?大和尚你不是还一样吗?有洛阳的白马寺不好好待着,千里迢迢的来到汴梁为先帝办丧事。不知道的还以为太袓皇帝就是大和尚你害死的,老人家我只听说行千里取人首级……”
  
  “住口!归双你怎么敢在广孝大师面前胡言乱语?不要以为仗着我护国真人的势,就可以胡作非为了。还不快向广孝大师赔罪吗? ”听出来归不归话里夹枪带棒,董棋超吓得脸色都白了。他听出来这四个人之前八成和广孝认识,好像还有什么底火。不过现在是在自己的衙门里,除了什么事情都要算在他董棋超的头上。广孝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可不是自己得罪起的。”
  
  听到董棋超要老家伙向广孝赔不是,百无求的眼睛当场就瞪了起来。二愣子在等着归不归的暗示,只要一个眼神它就冲过去献给这个和尚俩嘴巴。现在今时不同往日,广孝这样的本事它一代妖王还没有放在眼里。
  
  “什么赔罪不赔罪的,和尚我就喜欢这样心直口快之人。”广孝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他岔开了话题,继续对着吴勉、归不归几个人说道:“京城虽好却不是久住之地,几位想没有想过去哪座名山大川清修?和尚我可以代为请旨,请陛下赐下清修之地。”
  
  “和尚,你是在赶我们走吗?”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言语的吴勉突然开口说道:“名山大川……我倒是看中了一处海域,不过那里被一个叫徐福的方士占了。你把他赶走,我们就离开汴梁。”
  
  听到吴勉说到了徐福,广孝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尴尬的表情。不过这表情马上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微微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既然几位执意要留在京城,那么和尚我也不便阻拦。对了,和尚我在城里的福缘寺挂单,几位也可以来寺里坐坐。”
  
  说完之后,广孝高颂了一声佛号,随后微笑着对董棋超说道:“和尚还要回寺里准备晚课,就不打扰董真人了。如果真人有闲,可以到福缘寺来找和尚聊聊道家的经文和佛法。和尚这就告辞了……”
  
  见到广孝要走,董棋超急忙亲自相送。又将他送回到了皇宫,半响之后这位董真人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司天监衙门。将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都叫到了后堂,等到侍候的小道士离开之后,他才开口说道:“你们四个以前见过广孝大师吗?
  
  怎么今天我看着你们好像早就认识一样?”
  
  “那样的大人物我们怎么可能认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就是听说过这和尚的一点传闻,说他是方士出身,为人不怎么地道。
  
  这才忍不住怼了他几句,没给真人带来什么烦恼吧?”
  
  “能给我带来什么烦恼?他是高僧我还是真人,大家平起平坐。”董棋超显摆着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和尚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如果下次他再问你们什么需不需要名山大川当作清修之所的,不要白不要,什么峨眉、五台和昆仑的,先占上一座再说。你们不要,还可以送给真人我。我现在是护国真人了,也该开宗立派自己做做门派之长了。”
  
  他的话刚刚说到这里,房间的大门突然开了一道缝隙,随后一条黑猫从外面钻了进来,冲着房内的几个人轻轻叫了一声:“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