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晋王

第一百三十七章 晋王

  “别叫真人,这年头就是真人不值钱。汴梁城,外娘娘庙的孙瘸子都管他叫孙真人。”董棋超看了一眼面前四个古古怪怪的人,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梆子,一个不拿正眼看人的白头发,还有一个黑大个和八九岁的小崽子。虽然觉得他们四个眼熟,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龙云门分东西南北四宗,董棋超是东宗的弟子,其他三宗的人见过的不多。听说其他三宗里面的弟子参差不齐,想不到已经参差不齐到了这种程度。
  
  连八九岁的娃娃都召到门里来了。
  
  “说吧,你们来找我想干什么? ”董棋超大大咧咧的坐在太师椅上,看了一眼四个人之后,继续说道:“想要找个差事的话,我在司天监里面给你们每人来一个六品的少监。别看不起这个六品官,他们读书人可能穷极一生也混不来一个七品。对了,你们刚刚从宗门出来吗?我那位老师尊听说又添了一个儿子?”
  
  “是,大上个月初五生的,六斤九两的大胖小子。”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们出门的时候,赵师伯还说起过您,说当年他看走了眼现在后悔了。再过两年就是宗门的祖祭,还想请您回去主持祖籍大礼……”
  
  “赵三老……我那老恩师真是那么说的? ”董棋超听到之后微微有些发愣,赵奎是他师尊,也是现任龙云门的门派之长。当初自己抱着大腿那么求他,结果还是被赵奎一脚从门墙当中踢了出来,这是看到自己当官了,就后悔了?
  
  “可不是嘛,现在董真人的事情已经在宗门当中传开了,谁提到您都要举起来大拇指。咱们龙云门现在都快赶上当年的方士一门了……“说话的老家伙正是归不归,知道了董棋超的身份之后,老家伙特意去了一趟龙云门,得知了这个小小门派真有董棋超这么一个人之后,又详细的打听了他的事情。
  
  归不归到现在还在疑惑,为什么这个小小的道士会有本事破了自己的阵法?当初他可是以广仁、广孝为假想敌才布下阵法的,那两个广字辈的都未必有本事破了自己的阵法,这个董棋超又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这个小家伙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本事?归不归在没有搞清阵法是怎么被破掉之下,还不能说破自己几个人、妖的身份。
  
  “算了吧,现在我也不是你们龙云门的人了,你们的祖祭关我什么事? ”董棋超摆了摆手之后,继续说道:“看在你们也算有孝心的份上,都留下来吧。明天我说一声,你们就算是我司天监的人了。对了,你们初来乍到的,找到住的地方没有?”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这不是就为了这个发愁吗?您也知道宗门不怎么大方,我们四个下山也没给多少盘川。要是找不到便宜的客栈,那我们就只能找间破庙么什的凑合凑合了。”
  
  “你们这次运气好,一会我让人带你们去司天监。司天监刚刚搬到了宫里,有几处房子可以住人。”说到这里的时候,董棋超打了个哈欠,随后对着他们几个人摆了摆手,说道:“去吧,没事别出司天监的大门,一旦你们去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我也救不了你们。”
  
  董棋超说完之后,他府中的一个小道士带着他们离开了司天监监正的府邸。上了马车之后,将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都送到了位于皇宫一角的司天监衙门。
  
  司天监有自己的入口,小道士将他们安置在一间什么都没有的房间里之后,便匆匆忙忙的回去睡觉了。等到小道士走了之后,百无求忍不住开口说道:“老家伙,一个小道士而已,你想问什么直接问就是了。不说就打,打到死为止。”
  
  “你懂什么?我们还要靠他在皇宫里面站住脚。”归不归在房间里面转了一圈之后,继续说道:“这个小道士有本事破得了方士的术法,老人家我也很好奇。就算广仁想要进到洞府之内也不容易,这个小娃娃却说进去就进去了。傻小子你自己想想,只要知道了他是怎么做到的,如果以后再遇到不归图那样的阵法,咱们还不是说出去就出去了?”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小任叁蹦蹦跳跳的凑了过来。冲着老家伙咯咯一笑,说道:”老不死的,现在咱们就在皇宫里了。你说不进也进来了,是不是到处转转,长安城的皇宫我们人参去的多了,汴梁城的皇宫咱们可是第一次进来。怎么也要到处转转吧?”
  
  “你这是想去娘娘宫里转转吧?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就转转……老人家我也想看看这里和长安、洛阳的皇宫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顺便也看看我老人家的那些家底,看看皇帝藏的严不严实,别最后便宜了那个太监。”
  
  原本吴勉不打算凑这个热闹,不过架不住小任叁一个劲的央求,最后白发男人答应跟着在皇宫里面走一趟。虽然在司天监通往皇宫大内有侍卫把守,不过吴勉、归不归的本事,想要瞒过这些侍卫们,那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汴梁城的皇宫虽然不及长安、洛阳的皇宫雄伟,不过也算得上是富丽堂皇了。归不归想要去看他的家底藏在了什么地方,而小任叁则朝着要去看娘娘。当下他们这四个人、妖分成了两队,吴勉陪着小任叁去看娘娘,归不归带上百无求去查看他的家底发藏在了什么地方。
  
  “吴勉,还是你疼我们人参。”看着白发男人跟着自己在皇宫里面游荡,小任叁咯咯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还以为你那脾气,不会陪着我们人参去看娘娘。到底是成了家的人。是比以前放开了……放在以前,我们人参都不敢……”
  
  小任巻的话刚刚说道这里,突然看到前方几个太监簇拥着一乘软轿向着前方一座宫殿走去。这个时候会有软轿在宫中行走,里面坐着不是皇帝、那就是去找皇帝的娘娘了。
  
  “看到轿子了吗?里面弄不好就是哪位娘娘,咱们过去看看……”看到了软轿之后,小任叁的眼睛便开始放光,拉着吴勉的手跟着软轿后面走去。
  
  白发男人心里虽然别扭,不过还是没有挣脱小任叁的手,硬着头皮跟着它向着前面一座大宫殿走去。
  
  好不容易跟到了宫殿门前,只见软轿停下,从里面走出来一位山四十岁,头戴王帽身穿王抱的中年人。白天吴勉和小任叁都见过皇帝的模样,见到这个人并不是皇帝之后,小任叁便没了兴趣。当下拉着白发男人就要去其他的宫殿碰碰运气。
  
  “来都来了,进去看看再说。”没有想到吴勉看到了男人之后,却来了兴趣。他反手拉着小任叁跟在后面一起进入到了宫殿……在宫殿门外,一名看守宫门的太监朗声说道:“晋王殿下求见陛下……”
  
  说是求见,这位晋王却没有求的意思,他直接推开了宫殿大门,独自一人走了进去。守宫门的太监想要阻拦,却被这位晋王殿下瞪了一眼,这太监将阻拦的话又咽了回去。
  
  吴勉带着小任叁跟在晋王的身后,只见他进了大殿之后,站着对正在批阅奏折的皇帝说道:“臣弟赵光义拜见陛下,听说陛下身体有恙。臣弟特此前来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