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转移珍宝

第一百三十二章 转移珍宝

  回到洞府之后,归不归将自己听到的事情和吴勉、两只妖物说了:“这是丰都府看守鬼门的修士说得,应该是真的了。想不到啊,第一个堂堂的地府之主最后竟然死在了它亲手提拔的判官手上。难怪徐福那个老家伙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应该早就算到了。虽然这个老家伙远居海外,不过陆地上的事情还是逃不过他的耳目。”

  “判官篡权,这都是什么世道?上次在长安城中个那判官是怎么说的来着?”百无求抓了抓头皮之后,想起来当初的场景,随后它继续说道:“什么君臣名义已定,纵使有朝一日阎王要弄死他,那个判官也不会对老阎王怎么样的。当初老子还想夸他两句来着,这才几年?他就把老阎王弄死了。”

  “这事情虽然做的不地道,不过对人世间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一眼百无求之后,继续说道:“起码现在的新阎君不会再对世人间如何了,傻小子,这是世间万民的福气。”

  百无求听了之后点了点头,随后它继续说道:“那什么,地府已经闹起来了,我们妖山呢?百疆不是带着孙猴子回去了吗?老家伙你打没听打听妖山咋样了吗?老子就说不是妖王了,心里也多少惦记点。”

  “妖山上倒是风平浪静的,没听说那里出了什么大事。现在那个妖王应该也在头疼吧。”说到这里,归不归岔开了话题,说道:“还有李唐的运数也差不多了,虽然黄巢这一难挺过来了,但是也到了油尽灯枯之时。又到了天下大乱的时候了,估计着来咱们这儿串门的又要多了。也是时候搬家了。”

  这几年归不归一直在忙乎这件事,现在听到老家伙怎么说,吴勉都有些好奇起来。刚才听说阎君亡故,判官取而代之的时候,这个白发男人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现在听到了归不归说要搬家,他却来了兴趣:“你找好新的洞府了?装得下你那些破烂吗?”

  “什么叫破烂,里面随便拿出来一件都是惊世骇俗的天才地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之前老人家我想错了,一直想着找一个清净一点的,大一点可以装得下这些宝贝的洞府。不过听到阎君死了,判官继位的时候老人家突然想明白了。只要我们几个所在的洞府,就不可能清静得了。总会有不知死活的人来打这些宝贝的注意,把它们藏在家里,才是最不安全的办法。”

  小任叁听到之后,忍不住说道:“老不死的,你什么意思?你的家底不藏在家里,还扔到大街上吗?什么时候你这么阔气了?”

  “老人家我的家底不需要藏在家里,主要藏在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就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我们住在洞府,宝贝藏在其他的地方。这样一来,就算有不开眼的人来打这些宝贝的主意,老人家我也不怕了。”

  这时候,百无求点了点头,说道:“老家伙,老子我听明白了,你是想把这些宝贝挖个坑埋了,什么时候用什么时候再挖出来。是吧?”

  “那样太麻烦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们把这些宝贝都藏到饵岛当中,那里知道的人不多,总共不过徐福、广仁、广治他们几个。他们可都是有家底的,不会在乎老人家我这点家当。而且饵岛一般人找不到那里,藏宝贝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然后我们再找一座洞府,或者小隐于野,我们也买一座大庄园,住在里面也好。就算来人找也不用担心地点泄露,每次出门的时候,老人家我也不用费尽心事的更改机关,摆弄阵法了。”

  归不归的这番话,吴勉倒是没有什么意见。百无求和小任叁也在这里住的无聊的,如果真的像老家伙所说,买一处庄园坐坐富家翁的话也是个不错。起码平时的衣食住行都有人打理,不用每天都忙乎百无求它自己了。

  可惜现在泗水号的买卖已经完全撤出了陆地,归不归的这些家底不是百八十辆大车就可以装下的。当下,为了将宝贝送到饵岛,老家伙早早的开始做起准备来。归不归先是在山下买了几间民居,当作暂时存放家底的所在。然后和百无求一起,经过一天一夜的时间,将洞府当中,少部分珍贵的天才地宝满满当当的存在了民居当中。

  然后,百无求和小任叁在这里看守,归不归自己去海边找了一艘大船,交了定钱之后让他停在原泗水号在泉州的码头等着。随后又买了二十架马车,雇好了马车夫开始装货。将这二十架马车装的满满当当,随后和吴勉一起,带着两只妖物向着泗水号原先在泉州的码头进发。

  此时的李唐天下已经开始动乱,当初剿灭了黄巢大军的李克用、朱温二人都开始拥兵自重,不服朝廷的号令。天下各地的节度使都各自为政,形成了一个一个的小朝廷。各地匪患流寇肆虐,百姓们苦不堪言。

  前往泉州码头这一路上,每天都能遇到前来抢劫的土匪。这还不算,归不归这个老家伙竟然也走了眼,他亲自雇来的马车夫当中,竟然还有土匪的眼线。在他们的饮食当中下了蒙汗药,准备杀人劫货。好在吴勉、归不归加上两只妖物都不是凡人,提早发现了这几个眼线。等到晚上土匪们前来接应的时候,百无求突然冲了出来,将土匪头目和大半的土匪当场打死。

  百无求毕竟是妖物出身,为了让以后的路程不再麻烦,将这些土匪的脑袋都割了下来,每一架马车上面挂着一颗人头,算是震慑住了后面路途当中匪人,最后几天再也不见有匪人前来行掠。

  好不容易赶到了泉州码头,泗水号自打从这里撤出之后,此地已经变的荒凉了起来。找到了停靠在这里的大船之后,归不归安排人卸货,看到所有的货物都上船之后,老家伙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船老大按着归不归给的海图,开始向饵岛的方向行驶。原本老家伙还担心广仁会想之前一样,将饵岛藏匿起来,好在到了饵岛的区域之后,远远的便看到了里面的浓雾,这次广仁并没有将海岛藏匿起来。

  大船行驶到了大雾外面之后停下,随后按着归不归的要求放下了十艘小船。这十艘船只要比平常见到的小舢板要大一号,船与船之间都用铁索连在了一起。每艘小船上面都有一个单独的司南指路,还有各自的风帆。

  随后,归不归拉上百无求一起,将他们的货物一件一件的放到了十艘船上。所有的货物都装船之后,归不归向船老大结清船资之后,和上了第一艘小船,随后老家伙施展起来控风之法,靠着司南指位向着大雾中心的饵岛进发。

  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分别在船队的四个位置,看守上面的货物。老家伙的头船穿梭了好一阵子之后,终于穿过了大雾,看到了那一座孤零零的小海岛。

  发现了饵岛之后,归不归却突然皱了皱眉头,老家伙的目光在饵岛各地扫了一遍之后,回头对着最后一艘船上的吴勉说道:“广仁、火山爷俩已经不在岛上了,这是有人把他们俩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