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睚眦的启示

第一百二十八章 睚眦的启示

  听到了巨响之后,归不归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听出来这是破空之后的声响,只是破空是方士门中的密法,从来没有见过吴勉施展过。而童戚振和蒋合先的修为太浅薄,又不可能施展的出来。难道广字辈当中又有人到了吗?
  
  就在归不归想着谁到了的时候,刚才宫殿外面再次发出同样的一声巨响。这次是西南的方向,从两次破空的声音来判断,好像有什么人在追赶,不过可以连续两次施展破空的又是什么人?
  
  当下归不归抓住了夏元秋的裤腰带,将他提了起来之后,老家伙让小任叁遁到了地下,随后提着夏元秋走到了宫殿大门口。看到发出声响的位置已经冒出了滚滚的浓烟……这时候,小任叁从归不归的脚下露出了小脑袋,人参娃娃抬头看着老家伙说道:“老不死的,你小心点。吴勉和你们家傻小子不在那里,整个房子都塌了……到处都是血……”
  
  “人参,你遁到地下,老人家我不教你就不要出来。”听了小任叁的话,老家伙皱了皱眉头,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一个时辰我老人家不叫你,就去财神岛找刘喜和孙小川。他们俩知道席应真那个爸爸在哪里,找他帮忙……”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将手里提着的夏元秋扔到了宫殿外面。看到个这方士没有任何变化之后,老家伙这才迈过了门槛,从宫殿里面走了出来。
  
  就在他的脚踩到大门之外地面的一瞬间,眼前的景象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的皇宫突然变成了雾蒙蒙的一片,这一切老家伙太熟悉了,当初他可是在这里待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看到了眼前的变化之后,归不归纠结的一闭眼。叹了口气之后再次睁开了眼睛,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刚才感觉就不对,老人家我这次赌的太大了。想着那么多文武官员出去,夏元秋也好端端的躺在地上,这样就应该没事了吧?还是出事了……这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人的笑声。笑声停止之后,童戚振的声音响了起来:“归老先生你这算是小心的了,原本我还以为第一声破空你就会出来,想不到两声破空响起来,您是还那么小心……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要现身引你出来了。”
  
  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归不归又便变回自己笑眯咪的模样。他对着空气说道:“这么说来的话,吴勉和那傻小子是不是也进来了?老人家我怕孤单,知道他们俩也进来的话,我老人家心里还能踏实一点。”
  
  “这个你就要失望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面前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随着人影向老家伙慢慢靠近,他的相貌也变得清晰起来。正是刚才和归不归说话的童戚振,他微笑着看向老家伙。顿了一下之后,童戚振说道:“吴勉先生让我有点意外,他竟然看穿了我的阵法。黄巢就在密室当中,可是他偏偏就不进去。原本我计划着先请吴勉先生进来的,可是他守在密室门口。
  
  无奈之下我只能修改了计划,先把您老人家请进来。”
  
  说到这里,童戚振微微笑了一下,随后他继续说道:“过不现在这样也好,我只要把你安置在某座宫殿里,引吴勉先生进来。看见归老先生你倒在血泊当中,怎么样也会进来看看的吧?只要他一踏进宫殿,便可以和老人家你汇合了。”
  
  “够呛……”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那是你不了解他,吴勉的风格是看到我老人家倒在血泊当中的话,会先用雷点劈几下,看我老人家是不是还活着。活着的话仗着长生不老的身体就死不了,真死了他更加不会进来了。”
  
  归不归几句话说的童戚振哑然失笑,归不归的脾气、作风他已经吃透了。不过那个白头发的男人做事各色,童戚振还真有些摸不准。看吴勉以往对归不归的态度,似乎真的会这样不近人情,也说不一定……就在童戚振心里盘算着应该如何动手的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主动说道:“老人家我给你出个主意,这样,你的架子拉得大一点,用阵法把整个皇宫都包裹起来。这样的话就算是徐福那个老家伙在皇宫里,也会被你拘进阵法里面的。”
  
  “是个好主意,我这就去试试……”童戚振冲着归不归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样,现在我就去请吴勉先生进来。有什么话一会你们可以在这里说……”说话的时候,童戚振转身向着后面走去。就在他迈腿落地的一瞬间,已经彻底的消失在了归不归的面前。
  
  冲着童戚振刚刚所在的位置,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他开始漫无目的的闲逛起来,一边走嘴里一边叨叨念念的。如果此时童戚振在他身边仔细临听的话,可以听到老家伙嘴里说的是:眶眦凭什么能找到破绽?老人家我连它都不如吗?
  
  眶眦啊……你当初怎么才发现不归图的破绽?眶眦、睚眦……眶眦必报……”
  
  归不归在阵法当中闲逛的同时,童戚振已经现身在长安城的一座大宅当中。这宅院的主人,正是不久之前,刚刚被黄巢替身下令处斩的当朝宰相杨希古。为了自己的计划,童戚振让黄巢的替身在宫殿当中杀死了当场宰相。谁也不会想到,现在的大齐皇帝会躲藏在刚刚被杀戮的大臣家中。
  
  此时话黄巢正和蒋合先坐在一起,见到童戚振出现之后,他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道:“如何?吴勉、归不归可曾陷落你的阵法当中?”
  
  “归不归已经在阵法当中了,不过吴勉逃脱了。”童戚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之后,继续对着黄巢说道:“不过你可以放心,吴勉逃不到的。
  
  只要他敢出现,便一定会陷入我的阵法当中。”
  
  “我如何放心? ”听到吴勉、归不归二人加上两只妖物只有老家伙一个人身陷阵法,当下黄巢便坐立难安。他走到了童戚振面前,几乎;脸贴脸的看着他说道:“你收了我三十八万的阴兵,结果连吴勉都对付不了?若是我落入归不归之手的话,或许还能汫几分道理留住活命。吴勉哪有道理可讲?”
  
  “我说过的,收你三十八万阴兵,便替你解决掉刺客和吴勉、归不归等人。我说的话我自己记得。”这几句话童戚振虽然是微笑着说的,不过黄巢却感觉自己心脏好像被一只手紧紧的攥住一样。当下他错开了和童戚振的目光,不敢再和他对视。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他们三个人的面前,来人正是刚刚被归不归制住的夏元秋。
  
  现在的他脸上带着些许的杀气,走到了童戚振面前之后,说道:“你明明知道吴勉、归不归已经到了皇宫,你为什么不说?让我去送死吗?”
  
  为求不露破绽,童戚振没有告诉他,吴勉、归不归已经到了皇宫。只是让夏元秋去对付泗水号派在皇宫里面的刺客,直到归不归带着小任叁出现,夏元秋才明白过来,自己已经是童戚振的棋盘上的棋子了。
  
  “如果不是你做的那么真,归不归那个老家伙又怎么可能被封在我的不归图……”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童戚振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随后放在蒋合先身边的沙盘端了起来,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你是怎么逃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