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真假黄巢

第一百二十七章 真假黄巢

  这时候,从官员当中走出来一个五十来岁的文官。对着黄巢行礼之后,说道:“陛下,李唐那里还是老样子,用了沙陀人李克用和朱温为将,自河中、蔡州起兵,赵章、尚让两军前往迎战。赵、尚将善守城之道,李、朱二将难有作为。他们军粮难以为继,最多半月便可退兵。”

  说到这里,这名官员顿了一下。他偷偷的看了一眼龙椅上面的黄巢,看到这名皇帝还算和颜悦色之后,这才敢继续说道:“只是兵征颇为不顺,愚民不懂王道……昨日兵部的上文,只有征的一万三千六百一十五人……”

  “我要三十万,你们却只征来一万人……”黄巢将手里的卷宗扔回文案上,随后对着这名官员森然一笑,随后继续说道:“杨希古,我拜你为相,你就是这样做事的吗?一万三千人还一成征兵的数量都不够。我要你何用?来人,将杨希古拖到殿外斩首。将他的人头挂在殿外,让百官们都看看这是就办事不力之人的下场……”

  说话的时候,已经有殿前武士将脸色煞白的官员拖走。随后黄巢对着另外一名官员说道:“崔缪,我现在封你为宰相,给你半年之期征兵三十万,你接的住吗?”

  这叫做崔缪的官员急忙下跪谢恩,说道:“陛下隆恩,崔缪就算肝脑涂地,也要在期限之内征兵三十万。”

  黄巢点了点头,旁边的书记已经草拟了崔缪升迁的圣旨,随后恭恭敬敬的端过来请这位皇帝用玺。黄巢和历代君王都不相同,他生性多疑,玉玺都是自己亲身携带。当下黄巢取出来玉溪,正准备沾印泥的时候,突然那名跪在面前的书记猛地窜了起来,手里一柄短剑直接刺进了黄巢的胸膛。

  书记得手之后,大笑了一声,随后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随着“嘭!”的一声巨响,黄巢的上半截身体被炸成碎肉,溅到下面的文武官员一身。就在书记转身要跑的时候,从黄巢身后的护卫当中发出几声闷响,随后四五个斗大的火球冲着书记的后心打了过去。

  眼睛着火球就在打中书记的时候,他突然回身用手中的短剑将几个火球一一打飞。随后短剑对着发出火球的方向脱手甩了出去,书记身在险地不敢恋战,短剑出手的同时已经开始催动五行遁法。就在他即将要消失的一瞬间,突然从大殿外面冲进来一个人,这人瞬间抓住了书记的咽喉。随后将他举起来狠狠的摔在了大殿之上。

  冲进来的人用了十成的气力,这一下直接将书记活活摔死在大殿之上。这时候大殿当中的文武白官才看到冲进来的人竟然是另外一个黄巢……

  就在百官摸不到头脑的时候,刚才簇拥着‘黄巢’进来的太监、宫女们齐刷刷对着这位黄巢跪下,口称万岁对着他连连扣头。这时,百官才明白过来刚才被炸死的皇帝只不过是个替身而已。心中惊恐一个替身就敢诛杀当朝宰相的同时,纷纷跪在地上对着这个真正的皇帝嗑起头来。

  这些官员还没有来得及起身,突然听到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怎么样?老人家我就说刚才的黄巢是假的,现在信了吧?不止那个黄巢是假的,现在这个也不真……”

  说话的时候,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牵着一个八九岁的娃娃从大殿外面走了进来。来人正是守在这里半晌的归不归,冲着‘黄巢’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是童戚振?还是蒋合先,要不就是夏元秋了……现身吧,老人家我知道真正的黄巢在凤宁宫外的密室里,这个时候吴勉和百无求已经去请他了……”

  “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归不归老先生……”说话的时候,‘黄巢’脸上的肌肉抖动,随后他的模样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变成当年跟在广义一起出现的夏元秋。

  “夏元秋……”老家伙笑眯眯的喊了一声这人的名字之后,继续对着已经懵掉了的文武官员们说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不过老人家我提醒你们一句,想要看热闹的话可能会死在这里的。觉得自己命大的就留下,胆子小的可以先走了……”

  看着大殿当中的官员、太监和宫女们一窝蜂的逃窜了出去,老家伙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这么说起来的话,守在黄巢身边的就是童戚振和蒋合先了。还好,老人家遇到的是你,童戚振就让吴勉他们去头疼吧。老人家我受累问一句,童戚振是不是也算到我们到了?”

  “这个你应该去问他”夏元秋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归不归,随后继续说道:“他只是让我假扮黄巢引出刺客,早知道你也是刺客的话,我便不会来了。”说话的时候,夏元秋显得有些紧张。似乎他真的不知道会在这里遇到这个老家伙。

  “要不是在童戚振那里吃亏吃的太多,你的话老人家我差一点就信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夏元秋继续说道:“现在开始娃娃你老老实实站在原地,千万不要乱动。对了,先把手张开,让老人家我给你看看掌纹……”

  归不归是亲眼见到童戚振只用一把沙子,便逃遁的无影无踪。看着夏元秋的手一直藏在袖筒里,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再次说道:”慢慢的把手拿出来,手里要是有什么东西提早说。一旦真的抓了什么吓到了我老人家,可别怪老人家我的胆子小,再伤了你的小命。”

  “在归不归的面前,我还敢做什么吗?”夏元秋叹了口气之后,将两只手都抬了起来。果然他两只手上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随后在归不归的要求之下,他又脱掉了自己的外衣,只穿着里面的小衣回来转身让老家伙看了一眼。随后有些无奈的说道:“老人家你是大修士,还在乎我一个小小的方士吗?”

  “当初老人家我也以为童戚振是个小小方士,结果你也看到了。长这么大,这样一次一次被人坑的,老人家我之前还没有遇到过。”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抬手对着夏元秋虚点了一下,这名方士没有想到说得好好的,这个老家伙会突然动手。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气门已经被老家伙点中,他连哼都没哼一声,已经倒在了地上。

  看到制住了夏元秋之后,归不归这才拉着小任叁一起,向着倒地方士的方向走了过去。人参娃娃有些不屑的看了老家伙一眼,说道:“老不死的,难怪人家都说你们人越老越怕死。以前你和广仁、广孝他们说动手就动手,现在连这个一个晚辈都要人家脱光了,才敢动手拿他。我们人参也该考虑考虑去席应真老头那里住两年了,这样和你混在一起,我们人参都觉得丢人……”

  “你一个小娃娃知道什么?小心一点也比再被童戚振坑一次的强。”归不归笑眯眯的走到了夏元秋身边之后,先是在他身上搜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物品之后,这才走到了龙椅上坐下。随后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大殿中央计算时间的日晷,自言自语的说道:“现在就等吴勉、傻小子那边了,运气好的话,一次能带来三个人回来……”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皇宫西北方向传来一阵巨响,随后整个皇城都跟着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