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斩鲲

第一百二十四章 斩鲲

  饶是归不归这样的心智,也没有想明白吴勉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家伙愣了一下之后,原地转了一圈,随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不是你做的?是徐福派神识过来了?他哪去了?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他都不露面,这可不是他大方师的风格……”
  
  “它做的……”说话的时候,吴勉手里已经出现了那柄秋水一样的长剑。归不归再看这件法器的时候,竟然隐约当中感觉到这柄长剑竟然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这件法器好像自己有了生命一样……看着归不归目瞪口呆的样子,吴勉再次说道:“这法器古怪,它自己是找对手。对手太弱的话,它不干活……”
  
  “法器自己找对手?”归不归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家伙看着吴勉手里的长剑,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就听说过法器认主的,什么时候它还开始认敌了?徐福个这老家伙炼制的是什么法器……”
  
  “他应该是从占祖当中看到什么了。”吴勉看了一眼手里的长剑之后,突然想到那位大方师让自己准备剑鞘的事。当下他对着手里的长剑说道:“该给你穿件衣服了,这鱼皮怎么样?北冥鲲鱼的皮,也不算辱没了你……”
  
  说话的时候,吴勉半跪在死鱼身上。
  
  用手里的长剑去割鱼腹上面雪白的鱼皮,没有想到的事,刚才自己将鲲心肝搅成肉酱的长剑,竟然连块鱼皮都割不下来。鲲的心肝不像其他的妖兽那样嫩,都有厚重的筋膜护着。那筋膜可是比鱼皮要柔韧的多,连筋膜都能搅碎的长剑,怎么可能割不下来一块鱼皮?
  
  “它是嫌弃了……”吴勉看出来了门道,白发男人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手里的长剑。转脸对着归不归说道:“这真是件有趣的法器,敌人不够强大,它就不出力……天下够你出力的人、妖没有多少了吧。”
  
  “法器的事情,咱们回到岸上再说。
  
  守着一只死鱼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也好奇它是怎么认敌的,回去之后你要好好说说……你这是什么意思?还有什么话要在这里说?”
  
  归不归说要走的时候,已经转身准备到百无求和小任叁那里去。现在这两只妖物已经骑着海妖往这里赶了,由于大船已经毁在了鲲的手里。现在他们这二人二妖想要回到陆地,便只有骑着海妖渡海了。
  
  不过就在他准备去找两只妖物汇合的时候,却突然被吴勉抓住了手臂。
  
  “老家伙,你这身衣服不错,我试试大小”吴勉难得讹归不归东西的时候,多少拐了个弯,算是给这个老家伙点面子。看着归不归尴尬的笑了一声,却没有脱衣的意思之后,吴勉继续说道:“你打算让我亲自动手?”
  
  “老人家我的衣服脱给你没有关系,可是我老人家穿什么? ”归不归知道今天他怎么样都要把衣服脱给这个白发男人了,不过他还想要还口价。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样,我老人家把外面的大褂脱给你……”
  
  “除了内衣之外,剩下的都脱下来。”吴勉没有给老家伙还价的机会,随后他又将长剑取了出来。看了看长剑之后又看了看这个老家伙,说道:“猜猜看,你在这法器的心里是什么地位?”
  
  雷电对归不归没有什么威慑力了,不过想到这件连鲲都可以杀死的法器,归不归还是有些头疼。当下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之后。开始将自己的外衣和裤子都脱了下来,看着吴勉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归不归抱着肩膀说道:“老人家我怎么办?这么大的岁数了,这么回到陆地上不像话……”
  
  “这么大的一张鲲鱼皮,你说没有东西穿? ”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怎么,连你也嫌弃这只鲲?”
  
  当下,归不归也是没有办法,老家伙只能跪在鲲尸上面。伸手在鱼腹最柔软的位置上撕了一块白色的鱼皮来,随后老家伙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算是勉强制了一件鱼皮的衣衫。
  
  这个时候,百无求和小任叁也被海妖们驼了过来。当下归不归和吴勉也分别被一只膀大腰圆的海妖们驮着,向着陆地的方向快速游了过去。海妖的速度比大海船要快的多,原本还要一天的航程,结果就在当天晚上,他们这儿二人二妖便感到了泗水号位于泉州的码头。
  
  不过到了之后才发现码头已经被海啸毁于一旦,法器最后将鲲折腾死的时候产生了巨大的海浪,海浪最后形成了海啸,冲到了泗水号的码头,将这个码头毁于一旦。
  
  这个场景吓了吴勉、归不归一跳,如果因为他们缠斗鲲,形成的海啸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的话,那他们俩的罪过就大了。
  
  不过等到他们走出码头之后,见到了码头当中生还者,打听了消息之后,吴勉、归不归他们才知道码头的事情和他们无关。
  
  早在前一天的早上,黄巢的军队赶到了码头。他们奉了黄巢的军令,去所有泗水号的商铺当中强征税赋,不管东南西北,每一家泗水号的买卖都要征税黄金万两。
  
  这几年陆地一直都在打仗,泗水号的买卖原本就不景气,现在根本拿不出来黄金万两,随后便被军官以抗税的罪名抓了起来。抓了管事之后又将码头封了起来。
  
  当下树倒猢狲散,后来海啸过来的时候,码头上已经一个人都没有,看着动静不小,却连一个人都没有伤到。
  
  码头已经废掉,现在兵荒马乱的也找不到地方去购买马车。当下他们几个人也不打算闲逛了,直接各自施展手段回到了他们的洞府当中。
  
  回来之后,归不归先把贴在自己身上的鱼皮换掉,去河里洗了个澡,又换上了自己的衣服之后,这次对着正在对长剑出神的吴勉说道:“这一路上来不及和你细说,现在终于有机会了。你说说那法器到底是如何杀死那只鲲的……”
  
  当初吴勉被鲲吞进了肚子里之后,法器先是平静了片刻,随后一阵一阵的发出了刺耳的龙吟之声。吴勉从这龙吟之声听出来,这柄法器竟然还有些亢奋。等不到吴勉将自己握在在手中,这件法器竟然自己出现,瞬间飞到白发男人的手里,竟然牵引着他的手,向鲲肚子的心肝揽成了稀烂。
  
  听到了这件法器只是借了吴勉一点力便杀了鲲,归不归当下很是惊讶。惊讶之后,老家伙对着吴勉说道:“想不到徐福那个老家伙竟然炼制出来这么古怪的法器,天底下还有自己挑选对手的法器。”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
  
  随后继续说道:“这样的法器真可谓是神器了,不行,既然是神器就不能埋没了它。你还是给这法器起个名字……老人家我的意思,叫龙吟就不错……“斩鲲……,从今天开始,这柄长剑便叫做斩鲲了。”吴勉看了一眼手里的长剑之后,继续说道:“有机会的话,还是要绐你配一件衣服,总不能让你总这么光着……”
  
  听到吴勉对这里没有使用自己的法子,归不归却没有不高兴的意思。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有了这件法器,也不怕什么阵法了。不过你总是要彻底的明白这柄长剑一一斩鲲亲自动手的下限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