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新的法器

第一百一十九章 新的法器

  归不归蹲在海眼旁边,一脸纠结的看着海水下面隐隐约约的异物。看了半晌之后,老家伙一屁股做到了海面上,随后转头对着徐福说道:“就差那么一点点,可以用其他的东西堵住,比方说……”

  “能用其他东西堵海眼的话,当初立夏的人就不是大禹了。”徐福冲着归不归微微一笑,随后看了一眼差一点点就可以堵上的海眼。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我决定来这里看守海眼,已经有了余生永镇此地的决心……”

  “是占祖吧……”没等徐福说完,归不归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刚才满以为帝崩就要到手了,结果却输在了一个指甲盖上面。老家伙听到徐福说只差那么一点点的息壤就可以堵住海眼的时候,他差点一头栽进海眼中当。不过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转瞬之后他便明白问题出现哪里了。

  看了一眼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的徐福,归不归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如果今天可以堵住海眼,你早就从占祖当中看到了。不会现在的样子……老人家我说的没错,我就是心思单纯……唉,就是长了一副看着有点心眼的样子。”

  “老家伙,如果能回去的话,我会想尽何任办法。知道是谁把息壤埋在饵岛的橘子树下吗?”徐福坐在归不归的身边,微笑着继续说道:“不管是谁把息壤带过来,都会少指甲大小的一块。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你以为稳赢的时候,果结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说到这里,徐福抬头看了一眼吴勉,随后继续说道:“我也知道你们开始怀疑我了,以为我对你不放心。做了一个阵法想要把你囚禁在里面,你们想错了……阵法是有的,不过不是对付你。那是我最后的手段……”

  说到这里,徐福苦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那是我准备如果有一天,海眼到了连我都控制不住的程度。我便开启阵法,把包括我在内,所有从海眼当中喷发出来的鬼物、妖物都转移到这阵法当中。那个身阵法不是针对你的,针对的是我自己。”

  之前一次,在徐福衰弱期的时候,海眼当中有鬼物喷发出来。虽然徐福早已经准备好了丹液,不过当时的事态发展太快。他还没有来得及服下丹液,已经有无数的妖物喷发出来。就算有神识们分奋力捕杀,还是有不少鬼物冲到了远处船队当中。给猝不及防的弟子们带来了不少的伤害,好在这些方士们反应迅速,立即结阵应对。弟子们处理的得当,才没有造成伤亡。

  徐福担心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便在看守海眼之余,创出来这个叫做不归图的阵法来。说起来这还是归不归早年在徐福门下学艺的时候,由老家伙提醒,才有了这个想法。所以才有了不归图这个名字……

  按着徐福所想,是将海眼当中喷发出来的鬼物、妖物一股脑的囚禁在阵法当中。先是让它们相互残杀,等到还剩下最后几只妖物、鬼物的时候,他在下手了结它们。因为自己的术法太高,担心进到阵法当中,会给它带来破坏,徐福又在阵法当中加入了可以牵制自己的手段。因为他和吴勉身上都有种子的气息,所以才被误会成徐福为了针对吴勉,才创出来这样的阵法。

  因为阵法当中还有徐福没有参透的破绽,故而还从来没有施展过。想不到最后却被自己的弟子偷走,连那位大术士席应真都被困在了阵法当中。

  吴勉听到之后,并没有表态。不过一边的百无求却找到了话里的破绽:“那你明明知道不归图是谁偷的,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老子来的时候都听说了,那个姓童的现在还没有上你的格杀令。不是老子说你,这样的叛徒养着他过年吗?”

  “陛下,现在还不是对付童戚振的时候。”虽然百无求自己不承认,不过徐福还是一口一个殿下的叫着。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和童戚振比起来,妖山、地府才是大祸患。现在它们两边已经联手,如果不加制止的话,两边就要为祸人间。那个时候我该如何?带着方士们杀回去?那海眼这边便彻底一发不可收拾了。”

  说到这里,徐福冲着百无求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地府依仗的是循环转世的阴兵,现在阴兵被黄巢带出地府,又被童戚振扣住。这个时候去动童戚振的话,便是帮了地府的大忙了。让他们相互斗吧,只要地府没有召回阴兵,它们便不敢轻易妄动刀兵。”

  “这么多年了,大方师你还是老法子,用对头去斗对头。怎么你都不吃亏。”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海眼没有堵住,老人家我也不大好意思来要帝崩了。不过大方师你说说阵法的破绽,这个总是可以的吧?你不去动童戚振,可不能保证他不来对付我们吧?说实话,你那不归图还真是霸道。老人家我进去都找不到破绽……”

  “破绽就在你们面前,只是你们都没有注意到而已。”徐福好像知道陆地上发生的一切事情一样,他冲着归不归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为什么睚眦必报可以出来,你们却还一直被关在里面?想明白之后不归图当中便到处都是破绽了。这也是我一直不去用它的原因。”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顿了一下,随后冲着沈二郎说道:“二郎,你去多宝阁里将最上一层的东西取出来,我有用处。”

  “尊大方师法旨。”白衣方士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之后,转身向着身后的船队方向走去。

  看着白衣方士远去的背影,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冲着徐福说道:“难得大方师又开始提携晚辈了,不知道这个沈二郎是什么来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大方师你在陆地上留下来的骨血,这回来寻亲……”

  “关你一百年真的少了点,老家伙,当初我应该关你一千年的。”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徐福继续说道:“这孩子有点慧根,跟着广义有点可惜了。我亲自来教他几年,不过二郎能到走到哪一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不过说起来他也是我出海以来,难得一见修炼术法的好苗子。”

  不多时,白衣方士沈二郎端着一个长条木匣回到了徐福的身边。大方师讲木匣打开之后,里面竟然是一柄长剑。这柄长剑非铁非铜,剑身看上去好像一汪秋水一样,谁也看不出来剑身是同什么材料打造的。

  “我知道贪狼毁在无边冥界了,这是我送你的新法器,名字我还没有起,喜欢的话就给这法器取个名字。懒得起也无所谓,反正都是你自己用。”徐福说话的时候,从木匣当中讲长剑取了出来。最后看了一眼之后,有些不舍得将它交到了吴勉的手里。

  “你给我法器?”吴勉接过来长剑之后,又些不解的看了徐福一眼。目光转到长剑上之后,嘴里继续说道:“什么时候你对我这么好了?”

  “你这话说的不讲良心。”徐福被白发男人气的乐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我连方士一门的不传之物都给你了,对你还不够好吗?这件法器你要好好保管,别像贪狼那样,粉粉碎连修补都修补不了……”

  这个时候,一边的归不归突然开口说道:“

  大方师,你这是又在占祖里面看到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