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九章 三天(中下下)

第一百零九章 三天(中下下)

  我可怜的傻女儿啊……嫁了人就守活寡,一直守了四十年……”这时候,已经进到绣楼的李城听到了二人的对话,老头子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继续说道:“知道这样的话,我就把你许配给一般百姓了……穷点难点都行,起码还能给你做个伴,还能留下个一儿半女的……你顶着吴夫人的名份守了大半辈子,最后什么都没落下……”

  听到了父亲的声音,李文君轻轻的叹了口气。她知道等不来自己夫君的回答了,不过一那句‘如果你愿意嫁的话,我就再娶你一次’已经让文君小姐心满意足了。

  当下李文君从吴勉身边离开,坐到了床榻的另外一边,整理了一下衣衫之后,看着自己九十高龄的老父亲从楼下上来。

  看到了已经卧床数月的女儿竟然已经坐了起来,李城心里明白这是自己女婿的本事。他既心疼又欣喜,对着女儿说道:“我的儿……你终于好了,这么多天了,爹爹我就担心你先走一步……咱们女父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你早走了,让爹爹不得活活疼死吗?现在你没事就好了……管家,一会带着人去拆那些庸医们的招牌去。把棺材、寿衣都给他们送去……”

  看到老父亲上楼,李文君急忙身起将他掺扶过来。就在父女俩准备说几句话的话后,楼梯声响,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也跟着走了上来。

  “老人家我都说了吴夫人没事,李老爷你还是不信。”归不归看了一眼林文君的脸色之后,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吴夫人现在大安,你女婿也回来了。真是双喜临门,这么喜庆的事情不摆两桌高兴一下吗?”

  原本在门外看见吴勉他们的时候,李城里面都是对这个白发小白脸的怨恨。虽然不敢在他脸上来一巴掌,不过还想着挡着女儿的面,对着女婿脸上淬一口的。现在看到李文君脸上看不到丝毫的病容,当下对吴勉的怨气也消散的干干净净。听到归不归讨喜酒,当下哈哈大笑着吩咐管家去准备酒宴。今晚说什么也要让白头发的女婿敬自己两杯……

  这时候,守在绣楼门外的百无求听到了楼上的情况,当下压着声音对小任叁说道:“任老三,你这一头的头发真是宝贝啊,刚才老子都感觉到妞儿的大限就要到了。谁能想到一碗你的头发汤喝下去,她竟然能活蹦乱跳了。照这个架势,再活个四十年应该不成问题吧?”

  “大侄子,这你就太捧我们人参了。”小任叁脸上却看不到一点喜气,小家伙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那一根参须只能吊着妞儿的这口气,让她走的时候不会太难看……”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任叁的眼睛一红,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它爬到了百无求的肩膀上。搂着二愣子的脖子哭着说道:“妞儿还有不到三天了……我们人参见不了这个……太可怜了……”

  李府大摆酒席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因为担心李文君大病初愈,怕劳累李城只是让她在酒席上面露露了面。便让丫鬟搀扶着这位吴夫人回去休息了,当下李老爷亲自陪着女婿和归不归他们吃喝起来。难得他九十高龄,还有胃口吃吃喝喝。

  就在酒宴吃喝到一半的时候,管家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张纯金的名刺,对着李城说道:“老爷,外面那位大齐皇帝黄巢已经站在门外了。他说要求见姑爷和归不归两位老神仙,现在他是皇帝,您看见还收不见?”

  “大齐皇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看来黄巢的事情已经成了一半,另外一半就要落在童戚振身上了。不过亲家老爷,这位大齐皇帝倒是给你面子。那么大的一个皇帝还要等在门口求见。”

  “什么给我面子?我是上了几岁年纪,不过还没老糊涂。”此时李城脸上已经多了一层红晕,他的话也多了起来。当下搭着归不归的肩膀,说道:“老弟,这还不是托了你们和我家姑爷的福吗?三个月之前,黄巢的大军打进了洛阳城。你们也看到了,整个洛阳城都被他翻了过来。挨家挨户的去抢福户,就我这李府秋毫无犯不说,还派了官兵前来站岗。我李城哪有这个面子?不是冲着你们又是冲着谁?”

  听到李城叫自己老弟的时候,归不归脸上笑成了一朵花。老家伙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吴勉想要说点什么,不过在开口之前已经听到了头顶上隆隆的雷声。吓得归不归一所脖子,将马上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这个时候,管家凑到了自家老爷的身边,继续说道:“老爷,大齐皇帝就在门外等着。怎么说他也是个皇帝。您看看是不是去接一下?”

  “他是皇帝,我姑爷还是神仙?你到底吃谁家的饭?大齐皇帝给你封官了吗?”李城听了管家的话,当下便皱起了眉头。有吴勉、归不归在这里给他撑腰,加上喝多了几杯酒,别说他一个伪皇帝了,就连长安城他们李家本宗的皇帝李城都不放在眼里。

  训斥了管家之后,李城回头对着女婿和归老弟继续说道:“我最看不上的就是这个姓黄的了,皇帝轮流做的道理我懂。不过这个姓黄的太不是东西,他打仗军粮不够,竟然吃老百姓来做军粮。他每次打仗都带着军粮营,那里哪有一颗粮食?都是等着挨宰被吃的老百姓……”

  说话的时候,李城夹起来一块肥肉,想到了自己刚刚说的话心里一阵恶心,又将肥肉放回盘子里。随后看着女婿、归老弟说道:“我说句不该说的话,姓黄的太不是东西。要不然你们废废手脚,取了他性命得了。也算是为那些被吃掉的老百姓报仇……”

  “黄巢的气数未尽,再让他蹦哒两天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少有不言不语之时的百无求。随后对着二愣子说道:“傻小子,咱们不能白吃亲家老爷的饭。去,你替你亲家老祖走一趟。把黄巢叫进来,大家多年不见了,老人家我看看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姓黄的的气数没到,别弄死他……”

  自从得罪妞儿李文君的身体并没有康复,只是被小任叁的参须吊住了性命。百无求心里便一直好像有块大石头压着,现在听到归不归让他出去接黄巢。当下二愣子将自己胸口的这点闷气都撒在了这位大齐皇帝的身上……

  看着百无求跟着管家到了大门口,随后它那破锣一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谁是黄巢?姓黄的呢?不是说要求见我们家老头子和你老祖吴勉吗?出来啊……你谁啊?你就是黄巢?呸!你什么时候穿上盔甲了?你穿上盔甲来见我们是什么意思?宅子里面吴勉、归不归和老子,你想弄死谁?谁让你脱盔甲了?晴天白日的你当着老子的面脱衣服是什么意思?你连老子的主意都打,你还要脸吗……”

  说着,门外响起来一阵一阵的惨叫声。惨叫声当中夹杂着百无求的骂声,没过多久,声音便逐渐的消失了。

  又过了半晌,百无求这才回到了酒席宴间。二愣子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老家伙,老子和这个姓黄的好好说了,请他进来。他不给你面子,

  还骂街……还动手……还敢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