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八章 三天(中下)

第一百零八章 三天(中下)

  有吴勉、归不归这样的大修士在身边,想死都不容易。当下,老家伙将压在李城心头的痰气抽了出来,这位当年的洛阳首富跟着就睁开了眼睛。
  
  “姑爷、女婿……你这一走就是四十年,文君这丫头也等了你四十年……一直等到油尽灯枯啊……”清醒过来的李城在丫髮的掺扶之下,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吴勉身边。看着这个和几十年前没有一丝变化的女婿,李城第一个反应是想给他一个嘴巴。
  
  好在李首富还没老糊涂,连手都没有举起来,直接咧着嘴哭了起来:“我那苦命的女儿啊……你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老天爷这样的罚你。原想着你能找个好人家,倒插门也就倒插门吧……谁能想到你男人拜了堂就跑了,这一跑就是四十年……你孤守空房熬干了心火,眼看着就要死了,你男人才回来……”
  
  李城的哭喊声将周围的邻居都吸引了过来,看着大门□人越聚越多。在归不归的示意之下,身高马大的百无求对着看热闲的老百姓嚷嚷了起来:“散了吧……人家家务事你们瞎看什么劲?没看过老丈人心疼女婿的?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
  
  这时候,笑眯眯的归不归走过来,亲手搀扶住李城,说道:“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回家再说。你说的这么大声,吴夫人听得到……”
  
  听到自己的话李文君能听到,李城这才闭上了嘴巴。下当哆哆嗦嗦的带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回到了府中,担心久病的女儿能听到自己的话,李城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带着他们到了女儿的绣楼前,指着绣楼低声对着吴勉说道:“文君不行了,我把洛阳城周围有名的大夫都请来看了一眼。十几个人都是一个说话,就这几天了……你要是还有点善心,进去看她最后一眼吧。兴许看见了你,文君还能回光返照……”
  
  说话的时候,九十多岁李城站在绣楼前吧嗒吧嗒的掉起了眼泪。
  
  吴勉走进绣楼之前,回头冲着小任叁招了招手。小家伙心领神会的拔下来自己一根头发,递到了白发男人手里,说道:“泡水喝……你们说完了悄悄话,就让我们人参进去看看妞儿。和她说别怕,有我们在,她在哪都不能吃亏。”
  
  吴勉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随后走进了绣楼当中。进来之后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药香,几个小丫鬟正在楼下煎熬这汤药。见到有外人进来,正要问的时候,被门外的李老爷招手叫走:“都出来,你们姑爷回来了。让他们俩说两句话……”
  
  丫鬟出门之后,吴勉找了一只茶杯。将小任叁的头发泡了水,随后端着水杯走到了二楼,见到几个老妈子正守在香闺之前掉眼泪。
  
  白发男人也不说话,直接端着茶杯到了床榻之前。
  
  “姑……姑爷? ”其中一个老妈子正是当年侍候文君小姐的丫鬟,吴勉离开之后她嫁给了李府的管家,这么多年一直侍候着这个和自己—起长大的小姐。
  
  “都出去……”三个字出唇的同时,吴勉已经坐在了李文君的窗前。此时床上躺着的吴夫人已经是一位将近六十的老妇人,虽然上了年纪,不过看上去只像三十岁左右一样。
  
  此时的李文君已经现了油尽灯枯之像,刚才她在睡梦当中隐隐听到大门外自己的老父亲正在骂人。骂得好像还是自己出走多年的丈夫,按理说自己这里听不到大门□的声音。可为什么声音却那么真切?就好像在自己耳边一样……大门口的几个人进到了府中,除了自己的父亲之外,还有其他人的声音。听着也是耳熟,好像有当年陪着自己夫君,那位叫做归不归的老人家。还有人高马大的百无求,和小机灵鬼任叁。为什么听不到自己夫君吴勉的声音。嗯,这还是梦……都是假的,他始终还是没有回来。
  
  片刻之后,文君小姐感觉到了有人上了绣楼,楼下的丫鬟被自己的父亲叫走。说姑爷回来了,真是他回来了吗?不会的,自己还在梦里,如果他真的回来了,为什么—句话都听不到?
  
  不过就在吴勉说出三个字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文君小姐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终于听到了自己夫君的声音,如果这是梦的话,那千万别让自己醒的太早。—别四十年,自己有太多的话要和夫君去说。这个梦千万别醒过来……吴勉看着躺在床上昏睡的李文君,坐在了她的床边,轻声说遒“我知道你听得到,我回来了……”
  
  —句话说出来,本来昏睡了半月的李文君突然睁开了眼睛。她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夫君,想要伸手去抓吴想的手,不过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还是不能将手抬起来。看着近在咫尺的夫君,她只能止不住的流下眼泪。
  
  吴勉看出来李文君的意图,他主动伸手抓住了自己夫人的手,说道:“你想要这样吗?
  
  别急,慢慢来……”
  
  被白发男人抓住的—瞬间,李文君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原本早就没有丝毫力气的女人竟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痴痴地看着吴勉,—边流着眼泪一边说道:“就算是梦也好,别让我醒过来……我醒了你就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你……”
  
  “谁说这是梦的?”吴勉竟然变了他从小到大一直没变过的语气,将手里泡着人参须发的水喂进了女人嘴里。看着李文君将—碗水都喝了下去之后,他这才继续说道:“这不是梦,我回来了……”
  
  “你真的回来了……”一碗参须水喝下去之后,李文君的脸上马上便有了血色。她抬手摸了摸吴勉的脸颊,感觉到了男人脸上的溫度之后。再次忍不住流着眼泪说道:“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那几个大夫的话我都听到了……他们说我活不过这几天……我不怕死,就是想死前再见你—面……和你说说话……这么多年了,我不知道你哪去了……是不是痩了?是不是和我—样变老了?还好……你没变,一点都没变……”
  
  李文君边哭边说,吴勉则闭上了嘴巴,静静地看着女人诉说对自己的思念之苦。
  
  “我不能这样……你好不容县回来,我不能在你面前这样……”李文君说话的时候,擦了擦眼泪。她痴痴看着面前的吴勉,突然想到了之前大夫们的话:“你回来了……我却要走了,我知遒自己活不了多久的。我死了就看不见你了……是不是? ”
  
  “不是”吴勉看着李文君,顿了—下之后,继续说道:“你下—世还可以见到我,死亡不是结東,只不过是下—世的开始。你下—世也会看见我的,再下—世也会……”
  
  那还好,你记得啊,下—世来看看我。
  
  看看我变成什么样子了,你和下—世的我说说话,看我能不能把你认出来……”李文君—边说话,一边仿佛看到了那个场景。她脸上终于出现了笑容,笑着对吴勉继续说道:“那你……还会娶下一世的我吗? ”
  
  看着李文君的眼神当中充满了期待的光芒,吴勉微微的犹豫了—下之后,还是点头说道:“看你,如果你愿意嫁的话,我就再娶你—次……”
  
  “真好……我不怕死了……”李文君脸上出现了期盼的表情,她好像在憧憬着下—世吴勉迎娶自己的场景。女人靠在白发男人的肩头,低声细语道:“下一世你娶了我,就别走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