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五章 纠结的广仁

第一百零五章 纠结的广仁

  听到了童戚振名字的时候,广仁眼角的肌肉没有规则的抽动了几下。沉默了片刻之后,这位大方师说道,童戚振……说起来他比我更加适合做大方师的位置,如果当年大方师是他做的话,或许方士一门也不会崩塌……”
  
  广仁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低下了头有意无意的向后退了半步。可能是顾及到弟子的感受,白发大方师再开口的时候自己主动说到了正题:“你猜的没错,在阵法里面,童戚振主动和我合盘托出了他的计划。原本他是请我加入的,我以大方师的身份进入,童戚振和其他的方士都要以我为尊……”
  
  说到这里,广仁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好像在回忆当是他和童戚振见面的场景。
  
  不过转瞬之后这位大方师猛的睁开了眼睛,他盯着面前的吴勉、归不归继续说道:“当初我是有机会了结他的,知道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吗?因为他要做的也是我想了几百年的。他的计划没有……几乎没有破绽。”
  
  说到最后半句话的时候,广仁的话透着些许的古怪。而且他还的目光还开始有意无意避开了吴勉的眼神,似乎就是因为这个白发男人,童戚振没有破绽的计划,变成了‘几乎’没有破绽。
  
  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广仁继续说道:“我不敢加入童戚振的计划,也不想对他怎么样。思来想去之后,只能带着火山来这小岛避世。外面的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了。”
  
  广仁,老人家我要夸你两句了。"听了广仁的话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对着这位白发大方师继续说道:“难怪当年你们家徐福会把大方师的位子传给你,你这算盘打的真精……天底下能避世的地方多了,你们师徒为什么偏偏选在这里?大家都是长生不老的身体,能在这小岛上活到外面的世界崩塌。你选在这里,真不是等到外面童戚振的计划成了,你们师徒俩再回去看看吗?到时候尘埃已经落地,你嘴上还可以说当初我广仁大方师是反对的。
  
  不过既然已经定型了,再改动又是百万条的人命,那就下不为例吧……说实话,你心里真不是那么想的吗?”
  
  “老家伙,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老子还以为能听得懂人话,现在才明白过来你们说的每个字老子都知道什么意思,可串在一起就废了。"没等广仁说话,在一边忍了好久的百无求终于忍不住继续说道:"劳驾你们谁受累,给老子解释解释,到底是什么计划?怎么就百万条人命了。”
  
  “傻小子,童戚振要重建方士一门……”归不归看着广仁的眼睛,笑眯眯的继续说道:“不过方士一门的时运早就完结了,而且今时不同往日,当初汉武皇帝废除百家,独尊儒术。现在有了科举,大家都在家里背诵四书五经准备考功名,谁还会做江湖术士?方士也好、修士也罢都不再有汉前的地位了。重建宗门也不过是昙花一现,没有什么用处的。童戚振剑走偏锋,打算乱了国运之后,再让方士一门与新的国运捆绑重生。老人家我说的对吗?”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广仁说的,这位白发大方师没有回答。他低下了头默认了百无求的话,老家伙见到之后嘿嘿一笑,随后再次说道,黄巢能在地府放走三百万的亡魂,和童戚振也脱不了干系。每逢天下大乱之时,民间必定会有妖言惑众之声响起来。童戚振就在等着这个机会,到时候他手里握着禁术和阵法两大杀器。不管站在那一边,都是压倒性的胜利。那时候新的国运起来,方士一门便是天下第一大教。童戚振也变成了护国真人,到时候他和国运捆绑在一起,就算徐福想要回到陆地装装样子,也不敢对童戚振怎么样了……大方师,你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虽然怎么多年,广仁早知道了归不归的心智如何。不过现在老家伙嘴里说出来的话,还是让他惊愕不已。这几句话说的丝毫不差,就好像当初在阵法当中,童戚振找到自己谈话的时候,这个老家伙就在一旁偷听一样。只不过当时童戚振是让广仁来做主导,事成之后他才是护国真人……广仁当时听到童戚振的话,也惊愕不已。童戚振也给了白发大方师两个选择,要么直接了结自己,然后去找徐福大方师邀功。要么就加入进来,请广仁来主导这个计划。
  
  方士一门崩塌已经将近八百年,广仁心里也曾有过重建宗门的想法。不过他自己知道方士一门的气运早已经干涸,重建也不过是无用功。而且当初就是因为他的执意,让方士一门又残喘了百余年,反而连累了当时的小方士,在宗门崩塌之后无法开枝散叶,为方士一门残留香火。这么多年以来,民间再提到方士几乎就是江湖骗子的代名词……当时广仁听了童戚振亲口所说的计划之后,便被数百万人命吓傻了。原本当时他就应该下手了结童戚振的,不过广仁的内心当中又隐隐有想要亲眼见证方士一门再现荣光。杀了童戚振便再见不到方士一门重建,不杀他的话会有数百万百姓因此人丧命。一番纠结之后广仁首先崩溃,这也是在阵法当中看到这位白发大方师不成人样的起因。
  
  不过归不归没有猜到的是,童戚振的计划当中还有一个变数,便是对面的白发男人吴勉了。这些年来,问天楼也好,元昌和陆无忌也好,或多或少都在做和童戚振同样的事情,不过最后都败在了这个白发男人的手里。广仁能从童戚振的话语当中,感觉到他对吴勉的忌惮。
  
  剩下的和归不归说的一样,广仁的确存了想要尽快去看方士一门重建的盛况。
  
  不过他又不想看到因为而丧命的百姓,这才带着火山来到这饵岛当中暂避。以广仁所想,五十天之后世间便过了五十年。那个时候童戚振的计划不管成不成,事情都结束了。方士一门重建的话也算了解了一番心愿,童戚振的计划失败,那自己就出去了结残局。想不到刚刚进来一天,吴勉和归不归他们便找上门来了。
  
  “虽然不全对,不过已经八九分了。”广仁苦涩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童戚振的确存了重建方士宗门的心思,那次他把众方士、术士拘到阵法当中,只是为了测试阵法的力量。童戚振手里还有大方师在海上创出来的禁术,据说就连大术士也招架不了……”
  
  说完之后,广仁又将目光转到了百无求怀抱着的息壤上面。看着这件传说当中的神器,白发大方师继续说道,不过童戚振所有的计划都是基于大方师被海眼困住,无法回到陆地的基础上。现在息壤出世了,他的计划出现了最大的变数……童戚振输定了……”
  
  说完之后,广仁不再理会吴勉、归不归等人,他转身再次向着山顶走去。走出去二十丈左右之后,白发大方师继续说道:“不过你们要先想想应该怎么出去……要不然的话可惜这息壤了。”
  
  看到自己的师尊离开,火山也不在理会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妖。他紧紧跟在广仁身后,师徒俩一起消失在了山道的尽头。留下了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妖在岸边……归不归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说道:"这次广仁说的没错了,不出去的话,就真的可惜这息壤了。傻小子,咱们来造艘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