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四章 人名

第九十四章 人名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又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黄巢,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然后老天爷开眼,就把你送下来了。一开始老人家我还以为是把蒋合先身后的那个人盼来了,不过就算是你,我老人家也是心满……”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到一半,他身前突然火花一闪,火花瞬间变成了一道火链向着老家伙的身体打了过去。
  
  归不归微微一笑,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在火链打在自己身体的前一刻,轻飘飘的挥了挥手。
  
  一道罡风从他的手中挥出,眨眼的功夫将火链熄灭。看着火链化成了一道青烟,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冲着夏元秋说道:“都这样了,还要挣扎几下吗?”
  
  归不归的话音刚落,广义已经到了夏元秋的身边。这位广字辈的方士出现的同时,已经伸手死死攥住了夏元秋的食指。看着他指尖上面道一几乎和肤色一样的刺青,广义狞笑着说道:“我还真是小瞧了你,竟然敢把符文刺在了自己的身上。一点点术法作引就可以施展出来,不过你这胆子不小……”
  
  说话的时候,广义攥住夏元秋的那只手发力,好像利刃一样将他的食指齐刷刷地连根掰了下来。
  
  掰掉了夏元秋的食指之后,广义继续动手,片刻的功夫,将他两只手十根指头一根一根的掰掉。
  
  十指连心疼的夏元秋连声惨叫,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起来。
  
  广义事情做得决绝,将十根手指掰掉之后,将它们扔在了黄巢的面前。冷笑了一声之后,冲着面无人色的黄巢说道:“你身上是不是也暗藏了这种刺青?看到夏云秋的下场了吗?说点什么吧……”
  
  看到十指尽断的夏元秋惨象,似乎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稍后的样子。现在吴勉、归不归加上两个广字辈的高手已经将他围住,黄巢没有逃走的可能。想到马上就要被广义严刑逼供,他的身体便不由自主打起哆嗦来。结结巴巴的对着广义说道:“我身上没有刺青……”
  
  “没有青刺那就说点别的。”一旁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黄巢说道:“老人家我刚才说了,要帮着你把名字从格杀令上除去。可你这样什么都不说,让我老人家怎么开口?起码也要把那个人的名字说出来吧?怎么也要拿出来一点诚章来。”
  
  “黄巢……你说了也是死……他会放过你吗?”这时候,浑身上下已经被冷汗湿透了的夏元秋爬了起来。他看着黄巢继续说道:“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就算说了那个名字,死的人也不会是他,只能是你……”
  
  “现在死的是你……”这个时候,在一边看热闹的吴勉走到了夏元秋的身边。他伸出手指对着这个方士的脑门虚点了一下,随着一声闷响,夏元秋的身体化成了一团血雾,慢慢消散在了空气当中……“他是方士!你怎么敢说杀就杀? ”看到了吴勉说动手就动手,广义显得怒不可遏起来。看着那一团正在消散的血雾,他继续说道:“他是大方师的门徒,理应送到大方师边身受审的。你早已经不是方士,凭什么杀戮方士?”
  
  “他长得难看……”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广义一眼之后,便不再理会他,转头走到了黄巢的身边,上下打量了这个人一眼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你看着也不怎么好看,说个名字出来,让我听听你的声音怎么样……”
  
  “公孙屠……”黄巢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看着吴勉没有动手的意思之后,他这才继续说道:“你们要找的人就是公孙屠,他就是这一切的幕后主使之人。当初我带走了地府三百万的亡魂,他给了我藏身之处。也用这个作为要挟,要我听命于他……”
  
  公孙屠号称百里熙之后的炼器第一人,不过这么多年以来,一直留在徐福的身边精研法器,很少再回陆地。如果不是今天黄巢提到这个人的话,吴勉都快忘了这个人的存在。
  
  “那个只会炼器的公孙屠? ”广义听到了人名之后,摇头说道:“不可能,他一个小小的炼器方士,哪里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夏元秋也不过是一个看守多宝阁的方士,不是一样差点从你们手里救走蒋合先吗?”说出来人名之后,黄巢压在胸口的这口气也总算吐了出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他这些年来以炼器为借口,看到了你们大方师封存的禁术。
  
  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术法会让他们这么动心,可惜夏元秋死在了你们手里,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术法了。”
  
  “谁说夏元秋已经死了的? ”这个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吴勉继续说道:“现在是不是该听听他的话了?”
  
  “下次再想用幻术,自己想办法……”说话的时候,吴勉轻轻的挥了挥衣袖。就见原本已经化为血雾的夏元秋再次出现在了黄巢的面前,此时的他一脸铁青,盯着目瞪口呆的黄巢,说道:“看看你干的好事。”
  
  此时黄巢这才明白自己中计,不过公孙屠的名字不说也说了,当下他低下了头不敢再和夏元秋对视。
  
  就在广义要夏元秋来证实公孙屠是不是那个幕后主使人的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人说话的声音:“黄巢,原来你在这里……”
  
  话音响起来的同时,众方士的身边出现了无数个黑漆漆的人影。从人影当中走出来一个四十来岁的清瘦男人,正是那位连归不归见到都没什么底气的判官。
  
  除了归不归之外,广义也是这位判官的熟人。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判官说道:“多年不见了,听说你在下面做了判官。大方师还说要给你准备贺礼的……”
  
  “不敢当”判官面无表情的看了广义一眼之后,又将目光转移到了黄巢的身上。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黄巢在地府犯下了大罪,阎君还等着我带他下去受罚。王命在身不敢耽搁,这就告辞了……来人,将黄巢押送到地府。”
  
  “且慢!”听到判官要带走黄巢,广义、广信二人的脸色都变得微微有些难看。当下他们俩左右将黄巢夹在了当中,广义冷笑着看向判官,继续说道:“此人在阳世间也犯下了大罪,我们还要带着他前往大方师驾前伏罪。这样,他死后我再把魂魄交给你们阴司如何?”
  
  “我等阴司不是方士,无须听从你家大方师的法旨。”判官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我不说你们也知道,黄巢在地府带走了三百万的亡魂。
  
  盖子是他打开了,还需要他再扣上。今天此人我是一定要带走的,如果大方师有什么不满意,可以前往地府找我家阎君理论……”
  
  说话的时候,判官一挥手,一大批的人影涌到了黄巢的身边。广义见到阴司要抢人,当下心中大怒,将自己的法器取了出来,对着人影大声吼道:“黄巢是大方师指名要的人,我看你们这些小鬼哪个敢带他走?”
  
  “广义,你要挑起阴阳两界的祸端吗? ”判官冷冷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如果惹到我家阎君震怒,关闭了阴阳界的通道,到时候亡魂无法到地府去轮回转世,这个黑锅你们大方师也背不起。”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广义也不敢再有动作。
  
  现在徐福远在海外,无睱再管陆地伤的事情。如何再和地府有所纷争,倒霉的只有陆地上的百姓。
  
  就在广义、广信停顿的功夫,无数的人影已经将黄巢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