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三章 金蝉脱壳

第九十三章 金蝉脱壳

  蒋合先的话让夏元秋皱了皱眉头,黄巢的禁制支撑不了多少时间,虽然这句话让他有些不太舒服,不过夏元秋还是伸手将这个有些疯癫的人扶了起来。准备带着他一起离开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吓傻了的掌柜哆哆嗦嗦地说道:“老何,你什么时候改名叫做黄巢了?咱们二十年的老哥们儿,想不到你还有这个本事。看在这么多年来交情的份上,能不能收你大侄子当个小徒弟?老哥哥我不求别的,他一旦也成了神仙,就算是光大门庭了。”
  
  看到这个掌柜的还以为自己就是帐房,黄巢回头冲着他冷笑了一声说道:“今天我心情好,不打算在杀生了。去西街的枯井里面看一眼,你要找的人就在里面。把他抬出来埋了吧。多出来的那一贯半,就算是他的棺材钱……”
  
  说话的时候,黄巢已经开始催动五行遁法。
  
  眼看着遁法要就完成,他马上便可以凭空消失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被人拉了一下,硬生生的打断了他正在运行的遁法。
  
  黄巢大骇之下,就见面前站着刚刚央求自己收他儿子为弟子的掌柜。他笑眯眯的对着黄巢继续说道:“老何,你再考虑一下嘛。一般人老人家我都不舍得让那傻小子拜他为师……”
  
  “你是归不归……”虽然没有正面见过这个老家伙,不过归不归实在太有名,黄巢还是知道老家伙口头禅的。
  
  与此同时,原本扶着蒋合先的夏元秋突然被这个疯疯癫癫的人反着扣住了手腕。蒋合先盯着已经明白过来的夏元秋说道:“老子都说是假的了,你还不明白吗?”
  
  此时,脸色煞白的夏元秋什么都明白过来了。
  
  他看了相貌已经开始变化的‘蒋合先’一眼,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蒋合先’已经变成了身材高大的百无求。
  
  “我应该早听你的话,你说的没错——都是假的……”夏元秋有些颓废的看了样同变化回自己相貌的归不归一眼之后,将目光赚到了广信的脸上。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么说起来的话,你也不是真的了?是——吴勉?”
  
  夏元秋说话的时候,原本身体已经完全僵住了的广信突然动了一下。随后他的相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还是一头的白发。不过相貌却变成了一副带着几分刻薄的男人脸。
  
  “真是一出好戏……”夏元秋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么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幻术还是易容术?我就算现在就死,也要死个明白。”
  
  “老人家我和吴勉是易容术,那个傻小子是幻术……”看着吴勉没有说话的意思,归不归直接替他说到。老家伙抓住了黄巢左手的脉门,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也看到了这傻小子什么样了,他和蒋合先的身材、相貌相差巨大。不多动点手脚真瞒不住人。”
  
  听到这里,夏元秋彻底的了死心。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既然你们都是假的,那么真的广信已经带着蒋合先出海了吧……”说道这里的时候,夏元秋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广义也在演戏……你们这样的装扮和幻术能骗得了我,却骗不了他……”
  
  “现在才想明白,晚了……”话音响起来的时候,刚刚离开的广义再次出现在了夏元秋的面前。
  
  虽然只是演戏,不过这位广字辈的方士戏份演的足。虽然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他脖子下面还在滴滴答答的淌血,再次出现之后,广义冲着夏元秋冷笑了几声,随后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这么说的话,这个夏元秋就是蒋合先背后的主使之人了,是吧?”
  
  “老人家我可从来都没有那么说过。”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我老人家可以说夏元秋就是偷盗禁术,和那古怪阵法的人。这个他是跑不了的 ”
  
  广义听了归不归的话,点了点头之后。又转身看着已经露出自己本来相貌的吴勉,沉默了良久之后,才再次开口说道:“刚才你没有留手,就是奔着要我的性命来的……是吧?”
  
  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看了广义一眼之后,说道:“你死了吗?”
  
  “这个笑话真好笑,你自己看呢? ”广义怒极反笑,咬着牙笑了几声之后,继续说道:“我死了的话,现在又是谁在和你说话?”
  
  “没死就是留手了”吴勉再次‘看’了广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死了就怪你的本事差。”
  
  此时的广义虽然怒不可遏,不过他还是压住了自己的火气。后面他还需要这个白发男人帮忙,将夏元秋和黄巢二人带回去。而且凭他的本事,已经耐吴勉不得了。当下广义深深的喘了几口粗气之后,说道:“说得好……此事之后,我再向你讨教。”
  
  说完之后,广义不再理会吴勉。他转身走到了夏元秋的身边,将对吴勉的怒气都撒在了这个方士的身上。当下,他一把抓住了夏元秋的脖子,将这个方士提了起来。随后盯着夏元秋的眼睛,说道:“说吧,你是如何主使蒋合先、韩中仙等人受你的蛊惑,反叛大方师……”
  
  “错了……我老人家也没说他就是幕后的主使之人。”没等夏元秋说话,归不归抢先说了一句。
  
  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将被广义提起来的方士又放了下来。说道:“那个人在徐福大方师的身边,不方便出来。这才让你出来帮忙的,是吧?”
  
  看着夏元秋紧闭嘴巴的样子,归不归却并不在意。随后他再次说道:“你不说也没有关系,算着这时候广信、孙无病已经带着蒋合先到了海上。你和黄巢是那个人最后的本钱,他连你们都豁出去了。想必身边再没有帮手,就算他这次也算出来中了金蝉脱売之计,也没有办法挽回了……反正他早晚也是暴露的,你说不说的关系其实并不大。”
  
  几句话说完,归不归突然转头对向被自己抓住了手的黄巢。冲着他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不明白,夏元秋替他隐瞒。是看在同门的交情上,你又不是方士,应该谈不上什么交情吧?如果你说出来那个人是谁的话,老人家我帮你个忙,把你的名字从格杀令上除去……”
  
  听到归不归说到这里,黄巢的嘴巴动了 _下。
  
  这个时候,站在他旁边的夏元秋大吼了一声:“想想你欠下的三百万人命!谁又救得了你?”
  
  听到自己闯下的祸端太大,黄巢将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人名又咽了回去。他苦涩着脸说道:“就算你能帮我出了格杀令,还是要被那些阴私鬼差追杀……那又有什么用?”
  
  “那就没有办法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冲着广义点了点头,说道:“后面的话就让你们大方%去问吧,老人家我的好人只能做到这“等一下再走……”这个时候,夏元秋继续说道:“你是怎么算到我们一定会住在这一家客栈的?”
  
  “算?老人家我是一步一步做出来的。”归不归看了夏元秋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为了让你相信城外刚刚下过雨,我老人家亲自动手将城外的道路浇上了水。然后把这间客栈盘下来,把客人们都赶到其他的客栈。”
  

作者的话:
今天眼睛有点不舒服,写写停停的,才写了一更出来,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