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二章 帐房

第九十二章 帐房

  看到两位广字辈的师兄突然翻脸,众方士都惊愕的愣在了当场,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看着广义捂着呼呼冒血的脖子不停后退,广信手握长剑杀气腾腾的样子,这些方士都不敢上前去询问出了什么事情。
  
  广信这一件砍断了广义的声带,让他回应不了。只能不停的后退,等着稍后自己的伤势好转之后再解释。
  
  不过此时的广信已经认定了面前的广义有诈,从广义带着夏元秋来传大方师法旨的时候,广信心里便一直暗暗提防。不过看不到广义身上有什么破绽,这才和他相约十里。原本想着平安无事到了船上的话,就算这位广字辈的师兄真有问题的话,到了海上便不敢轻易动手了。
  
  直到广义被广信的火球吸引过来,事后知道自己和些这方士被阵法迷惑之后,广信终于发现了自己这位师兄的破绽,既然他们已经是在与世隔绝的阵法当中。那么他是怎么发现自己发出去的火球?而且只有广义发现了火球,而自己之前派出去的两名方士却没有丝毫的察觉。加上广义可以自由来往阵法,便足够说明问题的了。
  
  广信、广义虽然都是广字辈的弟子,不过广信再世拜在徐福的门下还不足百年,论术法来说远远不及这位老师兄。当下只能偷袭制胜,不过还是差了少许,未能一击治敌……看着广义满脸愤怒的样子,广信冷笑着说道:“是不是还在怨恨就差一点便成功了,可惜就差了那么一点点……”说话的时候,广信手中的长剑分成了雌雄两股,左手剑指着广义,对着身边的众方士说道:“我们这位广义师兄要么是贼人假扮的,要么他便是蒋合先、韩中仙的幕后主使之人。大家动手,务必生擒此人,交由大方师发落。”
  
  虽然广信发话了,不过周围的方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却没有动手的意思。
  
  论起来他们和广义相处的时间要比广信长的多,虽然平时广义总是自以为是,一直摆出来徐福之下第一人的架势来。不过说到反叛大方师,这些方士实在不敢象想对徐福忠心耿耿的广义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当下所有人都在迟愣着,却没有一个人敢冲过来对广义下手。
  
  “你……中计……了”广义的嘴里艰难的说出来四个字,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这位同门师弟。眼睛当中布满了血丝,半天之后才缓过来口气,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他……想……让……你我……内斗,不要……中计。”
  
  “想要解释的话,你自己封印了术法,和我一起去见大方师。”广信看着伤口正在慢慢恢复的广义,两只手紧紧抓住了手里长剑。只要这位同门师兄有什么不轨的企图,自己便要先下手为强。广信还没有自大到以为自己有和广义动手的能力。
  
  看着广信蠢蠢欲动的样子,广义有些无奈的摇了揺头,继续艰难的说道:“罢了你中计了,我不能坐以待毙,大方师……驾前见……” 一句话分成了八九段说完之后,广义转身便走。
  
  虽然深受重伤,不过他还是施展了五行遁法。片刻之后便消失在了广信等众方士的面前。
  
  “我们也走”看着广义消失之后,广信回头对着众方士们说道:“这里不能久留,我们立即启程,只要到了海上便无忧了。蒋合先,还有最后一段路程。”
  
  现在只剩下一个广字辈的师兄,众方士没有选择的只能听从广信的话。从牲口棚里将马匹牵了出来,就在他们开始套车准备出发的时候。从偏房当中走出来哆哆嗦嗦的客栈掌柜。
  
  “诸位仙长……这么早就要走啊?那什么……哪位仙长来结一下店钱? ”掌柜不敢靠近这些方士们,他远远的站在角落里,陪着笑脸继续说道:“您昨晚住店的时候,压了柜上十贯钱。诸位是包的小店,打了折扣只收您八贯五百钱。还要再找一贯五百钱,诸位仙长如果把零头当作赏钱。小店自然是感激不尽的……”
  
  刚刚广义、广信闹出来的动静,早就把客栈里面的掌柜、伙计等人吵醒。只不过外面神仙打架,他们这样的凡人怎么敢露头?掌柜、帐房和几个伙计都扒着门缝、窗缝看到了外面的一举一动。
  
  看到了其中一个神仙打跑了另外一个老神仙之后,这些方士们开始收拾东西要离开。掌柜担心有银钱方面的事情日后说不清楚。这才仗着胆子从屋子里面出来,要和方士们结清房钱。
  
  方士一门的规矩,对外出办事的方士们并不大方。当下负责锯钱的方士走到了客栈老板说道:“我们都是清修之人,哪里舍得这么大方?给你二百钱的赏钱,找一贯三百钱来。”
  
  “多谢仙长们赏钱”掌柜急忙对着方士们行礼,随后他招手将帐房叫了出来。
  
  准备为方士们结清房钱,就在帐房掏出来钥匙准备开钱柜取钱的时候。广信突然叫住了帐房:“站在那里别动……一贯五百钱不要了,等我们离幵之后,你们再去算账吧。”
  
  经过了广义的事情之后,广信更加草木皆兵。看着帐房拿着钥匙要到柜上算账,他便要制止帐房动作。不过帐房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三步两步到了柜台,一边找对应的钥匙开锁,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十贯减去八贯五百钱,要找给客人们一贯五百钱,减去二百钱的小帐。还剩下一贯……”
  
  看着广信已经皱起来了眉头,掌柜的急忙解释:“老仙长,小店这帐房有些耳背。可不是故意怠慢您,有什么不恭敬的您多多担待。”
  
  掌柜说话的时候,帐房已经取出来一贯钱仍在了柜台上。随后又摸出来零散的铜钱一五一十的数着,数到三百铜钱的时候,他突然诡异的笑了一下,又自言自语的说道:“正好三百钱,真是巧。今天给客人们找了三百钱。当年我在地府放出来三百万的亡魂……都占了一个三百……”
  
  “你是黄巢! ”这个时候,广信终于明白了这个帐房就是同样在格杀令名单上面的黄巢。这个时候能在这里看见他,不用猜也知道他是和蒋合先的幕后之人狼狈为奸。帮着那个人要抢走蒋合先。
  
  认出来黄巢身份的同时,广信手中再次出现了雌雄双剑。左手剑出现的瞬间便出手对着黄巢的胸膛飞了过来,同时他又大喊了一声:“看住蒋合先,不要让他被……”
  
  广信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自己身边的方士们木雕泥塑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在他感觉到差异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僵硬起来。眼看着就要刺中黄巢胸膛的长剑失去了自己的控制,“当啷……”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别那么看我,我只是负责转移诸位方士注意力的。我的事情你们动不了,可不管我的事情。”
  
  看到广信僵硬之后最后一个动作还是在盯着自己,当下黄巢扫了这些方士们一眼之后,继续对着当中的一个人说道:“他安排我做的事情做好了,剩下便不管我的事情了。”
  
  “剩下的事情我来做,黄巢先生你可以走了。”
  
  说话的人正是那个被心魔至幻针刺穿了脑袋,少了一部分记忆的夏元秋,只不过现在他可没有一点失忆的样子。
  
  夏元秋走到了蒋合先的身边,冲着他说道:“我来接你走。”
  
  蒋合先抬头看了夏元秋一眼,冷笑着说道:“幻术而已,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