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章 入城

第九十章 入城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广信,现在信我了吗? ”这个时候,其中一个广义的声音继续说道,没有妖物!有人在乱局……”
  
  “方士者,顺天则成一代圣主,逆天可为成仙得道!广信!你该信谁? ”还没等广信回答,另外一个广义的声音将后面的切口也说了出来。随后他继续说道:“西门的妖物我已然退了,是退是留你自己做主……”
  
  广义、广信的切口是道德经加上方士的经文,两句话没有任何关联,任谁也不会那这两段经文联系到一起来。可是现在两个广义的声音一人一句,听的广信又些不寒而栗起来。他自己已经分辨不清,哪个是真,哪个又是假的……就在这个时候,东门又有响起来一阵急促的鼓声。随后几个当兵的扯着嗓子吼道:“东门有妖怪攻城!大家伙能逃就逃吧……”随着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当兵的又再大声喊道:“东门塌了,妖怪进城了……逃啊……”
  
  听到这里的时候,广信对着身边两个方士使了使眼色。随后两个方士电闪一般的窜到了客栈外面,两个方士一东一西向着两个方向快速移动过去。只要他们俩发现城门有异常的情况,马上会向广信警不过广信等了半响,却始终没有等到两个方士回来。而两个广义的声音还在争吵不断,听的广信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两个派出去查看的方士好像彻底的失去了音信,担心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广信又不敢亲自前去查看。当下只能将所有的方士都集中在一起,将他合蒋合先围了起来。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他不至于措手不及。
  
  "这也是幻术吗?”蒋合先也被外面的声音惊醒,他听到了百姓的呼救声和两个广义的争吵声之后,继续说道:"早就听说吴勉的幻术是大方师亲自传授的,果然名不虚传……不过连续两次施展,还以为这样就能从我的嘴里套出什么吗?”
  
  广信没有心情和蒋合先争辩,就在他想要再次施法让这个人昏睡过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东边放出一个火球,这个火球和前之的火球不大一样。人头大小的火球飞到了半空中之后,突然炸开变成了无数个火星炸开。远远的望过去煞是好看。
  
  就在广信以为东城果真有妖物冲进来的时候,突然看到西城也有火球升到了空天当中,随后也跟着化成了灿烂的火花这才慢慢消失。紧接着南方和北方也相继有火花在空中炸开,然后整个县城各处都不停有烟花炸开。
  
  看到了满天的烟花之后,广信脸上已经看不到丝毫的笑容。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对着身边的众方士说道:“今晚大家要小心了,一会如果有控制不了的事情发生。先杀蒋合先……广义师兄说的对,不能这样放走了他……”
  
  说话的时候,广信已经将自己的长剑法器抽了出来。他两只手在剑柄上抹了一下,随后一柄长剑便变成了两柄。法器在手之后,广信的胆气粗了不少。长长的出了口气之后,他再次说道:"今晚不管出什么事,我们都要死守在这里。这点小伎俩只能夜黑才能奏效,只要天色一亮便无所遁形……外面不管出什么事情,我们都不需要去管。此时此刻不动最好……”
  
  看到了广信亮出法器,这些方士们也纷纷将法器取了出去。只是他们的法器暂时没有用武之地,原本以为广义会过来查看,不过他本人没来也就算了,两个广义争吵的声音也在同一时间消失。
  
  和广义声音消失的同时,县城当中原本正在呼救的兵丁和百姓声音也在这个时候的无影无踪。以这座客栈为中心,整个县城开始死一般的寂静。广信让身边的方士去找客栈老板,这才派出去的方士倒是回来了。不过他并没有带回来什么好消息:“我找遍了这客栈,这里看不到老板、看不到帐房也看不到伙计……”
  
  不止是客栈,整座县城的人都消失不见。广信又派人去了附近的民居去找,也连一个人都没有发现。
  
  这样死一般的寂静,比起来刚才不知所措的杂乱还要让人觉得可怕。当下,广信身边一个方士说道,还是去请吴勉、归不归他们过来帮忙,我们这样不是办法,不知道还能收多久……现在陆地上也只有他们俩可以过来帮忙。”
  
  “我们能想到的,那个人也想到了。"广信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一个多时辰就要天亮,这点把戏到了天亮便没用了。他逼了我们这么久却没有攻进来,说不定就是为了逼迫我们去找他们俩。”
  
  说到这里,广信深深的吸了口气。稳了稳心神之后,他继续说道,等到天亮之后再说,现在来看他未必能攻进来。只会一些装神弄鬼的本事……”
  
  为了给自己这边壮胆,广信带着众方士走出了客房,站在院子里亲自施展术法对着天空当中放出一个足有半丈有余的一个硕大火球来。看着火球飞到空中之后开始徐徐降落,将大半个县城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片刻之后,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广信众人面前。来人竟然是刚刚大吵大闹的广义,广义看到了广信他们的样子之后,又看了一眼站在广信身边的蒋合先和夏元秋两个方士。确定他们俩没有被人带走,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广义的脸上出现了古怪的表情,好像被什么东西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初了。
  
  “出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要向我示警……”说到这里,广义顿了一下,突然想到要说切□,这才又补了一句:“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切口我说完了,广信,该你说了。”
  
  “刚才两个声音都不是你的?"这个时候,广信这才明白了过来。长出了口气之后,他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向广义师兄说了一遍。
  
  没有想到广义却并不如何吃惊,他上下打量了广信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还没有说切口,我又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哪个幕后之人变化的?说切口……”
  
  〃方士者,顺天则成一代圣主,逆天可为成仙得道……”广信又些无可奈何的说了一句之后,继续对着广义说道:“那个人已经知道切口的事情了,两个假广义一人一句,我都以为你还在当中呢。师兄你进来的时候,看到这座城里还有其他的人吗?”
  
  “广信你还没有察觉到吗?这里并非你们刚刚进来的县城了。"广义看了广信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们现在都在阵法当中,这阵法虽然不如之前把我困在当中的另外一个,不过它们都是一个路子。都是莫名其妙的就把你困在里面,不过好在这个阵法的破绽太多,还是可以逃出去的。
  
  只要等到天亮之后,阵法便会消失。”
  
  广义之前被类似且更加可怕的阵法囚禁过,所以他来到广信身边之后,马上便感觉到了和之前阵法及其相似的感觉。好在广义马上又感觉到这个阵法的不同,威力弱小的自己随时都可以逃出去。这才松了口气。
  
  “我明白了,我们是踏进院子里之后,才开始被阵法困住的。这里没有外人……”说话的时候,广信看了一眼藏在人群当中的夏元秋,对他说道:“这个是你干的?一开始你就是为了让我们困在阵法才自投罗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