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九章 两个广义

第八十九章 两个广义

  这个叫做夏元秋的方士向后退了一步,有些摸不到头脑的说道:“我怎么敢骗广义师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赵理师兄。就是他将我带到海眼之处,亲眼看着大方师手写的法旨……”
  
  “还敢说! ”广义一声大吼之后,直接施展术法将夏元秋从马上打落了下来。随后封住了他的术法的同时,广义继续说道:“再敢胡言乱语污蔑大方师,现在我便送你下去轮回!”
  
  徐福大方师带着几个神识看守海眼,为了避免干扰,除了少数几次特別事件之外,只有广义、广信几个亲近的弟子可以进入到海眼附近,其余的弟子们一律不得靠前。
  
  而这个叫做夏元秋的方士凭着自己的想象,说出来徐福大方师召见自己的经过。殊不知就算广义、广信这样人,要见大方师也只能到海眼附近的指定位置,然后徐福或者其中的那位神识前来,吩咐要他们俩做什么。就算广义、广信二人不在徐福的身边,位这大方师也不会让人将夏元秋带到海眼的位置。一旦有什么外界的因素影响了海眼的气脉,那可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将夏元秋打倒在地之后,广义有些尴尬的看了广信一眼,说道:“我最近不在大方师的身边,被这夏元秋抓到了空子。看起来他便是蒋合先在大方师身边的内应了……喂!蒋合先,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车厢里面的蒋合先只是看了倒在地上的夏元秋一眼,微微的叹了口气。随后他将眼睛闭了起来,不再理会其他人。
  
  看到了闭上眼睛的蒋合先,广义知道此人事关重大,当下回头看着广信说道:“既然我到了,那么别的不用说了。这次我保着你押送蒋合先,之前他和韩中仙逃脱过一次,这次一定要小心。”
  
  广义说完之后广信却皱了皱眉头,随后他摇了摇头,说道:“多谢师兄的好意,不过广义还是打算单独带着蒋合先去见大方师……师兄不要误会,只是这夏元秋的手段太过拙略,明明是一问便知的破绽,他却还敢在我你面前卖弄。当中一定还有其他的阴谋,蒋合先身后之人善使连环手段。他将师兄送到我身边,一定还有其他的目地,万不可上了他的当。”
  
  广字辈当中没有笨人,广义明白广信说的道理。回想自己也被关在阵法当中的那些日子,他现在还有些不安,广义心里也不想再陷进那个看不到尽头的阵法当中。当下他顺着广信的话说道:“原本我就是被骗来的,既然不用我帮忙,那你自己小心。我给你一个建议,如果有什么变故的话,宁可送蒋合先去轮回,也不能让他再逃走了……”
  
  说完之后,广义看了倒在地上的夏元秋一眼。
  
  随后最次对着广信说道:“这样,我也不跟随你,在前面给你打个前站。我和你保持十里的距离,这样一来的话你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冲天打出个球火,瞬间我便可赶过来增援。这样的话,就算是蒋合先身后那人想利用我使什么手段,也无用了。”
  
  广信也想不到自己距离广义十里开外,那会发生什么事情。当下便和广义订好了相隔十里相互照应的计划,自己这里出事,立即发出火球求援,不过一旦广义那里出事,则发出一连发出三哥火球让广信带着蒋合先快速离开。
  
  商定好之后,广义将马匹留给了广信等方士。
  
  又定下了留言的切口之后,他这才带着剩下的两个方士施展遁法到了十里之外,将被制住的夏元秋留给了广信,把他安置在另外一架马车上,有专门的方士看管。
  
  算着时间广义已经到了十里之外,广信这才下令车队在此向前进发。回到了车厢里之后,他对着还在闭目养神的蒋合先说道:“不用想那个人会来救你了,明天到了船上,他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不会把你救出去了。”
  
  “救出去了又怎么样?”蒋合先终于睁开了眼睛,看着广信说道:“就好像归不归谁的那样,说不定还是幻术……你是幻术所化,广义也是幻术所化。说不定就连我都是幻术……”
  
  说话的时候,蒋合先满脸纠结的样子。说到最后的时候,脖子上的青筋都表露了出来。他转头看着广信说道:“我现在是不是还在那个老家伙的洞府里面?你们还要用幻术来……”
  
  看到蒋合先有些歇斯底里,当下广信微微皱了皱眉头,他轻轻的在这个有些癫狂的方士脸上抹了一下。当广信的手掌拿开的时候,蒋合先已经闭上了双眼,当下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到了蒋合先睡着之后,广信微微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归不归对他做什么可?
  
  能把个大活人吓成这个样子……幻术,蒋合先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幻术?”
  
  又行驶了十几里之后,天色有些暗下来的意思。广信下令停车搭帐篷准备就地扎营。只要熬过了这一晚,明天上了船之后便不用这样提心吊胆了。不过这个时候,方士们才发现附近的地面满是泥泞,完全找不到可以扎营的地方。虽然方士们可以在马车上忍一宿,不过明天就要到泉州了。一旦因为他们恍惚被人钴了空子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好在附近便能看到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县城,现在看守城门的兵丁正在吆喝着附近的百姓赶紧进出城,在过半个时辰城门就要关闭,到时候广信这些人便真的要在泥泞当中过一晚了。
  
  就算蒋合先身后那人在厉害,也不会算到他们今晚会搬到城里。当下广信下令趁着县城的城门没关,赶紧进去找一家大点的客栈住一夜。等到明天早上出发,一口气直达泉州码头。
  
  广信进驻县城的时候留了个心眼,派出方士去告知广义,他们今晚住在县城当中,请这位师兄在县城周围驻足。一旦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广信的车队在城门即将关闭之前,终于进了县城。当下包了这里最大的一座客栈投宿,广信给方士们派了三个班次,轮番看守着还在昏睡当中的蒋合先。出海之前的最后一夜,万万不可在出现什么变故。”
  
  上半夜的时候什么异常的事情都没有发生,眼看着子时就要过去,只要在忍耐两个时辰天色就要放亮的时候,门外看守的方士突然大喊了一声:“火球!广义师兄示警了……”
  
  一句话喊出来的同时,广信所在的房间大门突然大开,门里面的白发方士已经看到了西方位置高高的有三个火球飞到了半空当中。就在众方士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的时候,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广义的声音:“这个不是我……有人假我之手作乱……”
  
  “是我放的火球……”此时,另外一个广义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这个神声音又些恼怒的说道:“你们不要上当……这个人假扮我的声音!
  
  城外有人在操控妖兽。我已经灭了两只妖兽,你们自己多加小心……”
  
  这时候,最早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什么人竟然敢假扮广义!哪有什么妖兽,广信你自己小心。这个人在装神弄鬼逼你们离开,小心他在途中埋伏!”
  
  这个广义说话的声音还没有落下,突然从城门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巨响,随后想起来一阵急促的鼓声:“有妖怪啊……西门有妖怪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