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八章 第二个法旨

第八十八章 第二个法旨

  等了一夜,眼看着就要天亮的时候,归不归的洞口相继出现了几个人影,都是跟随徐福在海上漂泊的方士。只不过这一批方士看着有些脸生,并不是之前见到过的那一批人,看来徐福似乎也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些人并不可靠。
  
  看到了这些方士一个一个出现了自己洞府门口的时候,归不归苦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出来看热闹的吴勉说道:“老人家我开始后悔了把广信招来了,这样倒好,天底下的方士快都知道我老人家这座洞府了。”
  
  吴勉看了一眼外面的方士,说道,也好,差不多也该搬家了……”
  
  等到天色开始微微发亮的时候,洞口已经聚集了三五十名方士。最后广信凭空出现在他们当中,这位广字辈的弟子瞩咐了几句之后,便只身一人站在东门口的位置,对着里面说道:“归老先生,广信如约前来……”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百无求的大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对着广信勾了勾手指,说道:"就你一个进来,剩下的人在外面等着。还以为七八个人就差不多了,想不到一来就这么一大堆。辛亏我们这里不管饭……”
  
  广信跟着百无求进入洞府之后,便看到垂头丧气的蒋合先已经坐在了洞府的厅堂当中,归不归冲着广信嘿嘿一笑之后,指着蒋合先说道:“人早就给你准备好了,签个字就带走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出拿来一张写满了字的纸张。广信接过来看了一眼,就见上面写着:兹有方士蒋合先一名,由归不归交由方士广信看管。从此之后蒋合先死走逃亡各安天命,与归不归无关,立字人一一归不归……老家伙的名字旁边还有一处空白,一看便是为了广信的名字预留出来的。归不归笑眯咪的解释,这是老人家我按着当年奴隶买卖的契约改的,签了吧,签了字就把人带走,广信你也能早点交差。”
  
  “大方师还有没将蒋合先的名字除方士籍,他就算了死了也还是方士……w看完了契约之后,广信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疙瘩。不过想到徐福大方师还在等着此人之后,他又无奈的叹了口气。当下还是在契约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现在我可以把他带走吧了?"说话的时候,广信写好自己大名的契约还给了归不归。随后继续说道:“大方师如果要问此人是如何到了归不归先生你的手里,广信应该如何回答?”
  
  “该怎么说就这怎么说。"归不归嘿嘿一笑,将契约收好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就说你不知道……好了,你们之后的路途遥远,老人家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傻小子,你替我老人家送客。”
  
  广信原本还存了请吴勉、归不归送一程,最好送到码头的心思。不过他毕竟不是广仁、火山师徒,见到老家伙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这才只能又些无趣的带着蒋合先离开了洞府,因为蒋合先被封住了术法,广信众方士结队押送着他向着山下走去。
  
  蒋合先好像变成了一个哑巴一样,任凭旁边这些方士如何奚落,他总是一言不发。广信等方士让他做什么便做什么,他似乎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大限将至,准备顺应天意了。
  
  除了这些跟随广信一起前来的方士们之外,还有一队三十来人的方士已经集结在了山下。他们准备好了十几架马车在这里等着,见到广信把人带下来之后,便安排同门上车。随后这支浩浩荡荡的车队开始向着泗水号在泉州码头行驶过去。
  
  广信亲自带着几个方士看管蒋合先,车队行驶起来之后,广信对着这个叛逆的方士说道:"昨晚我已经派人向大方师禀告抓到你的消息,应该在我们到达码头之前,他老人家便会有新的法旨送来。也许你不用那么辛苦,出海去拜见大方师了。”
  
  蒋合先又些苦涩的看了广信一眼,随后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似乎他也在纠结见到大方师之后,自己还能不能守得住这个秘密。
  
  见到蒋合先没有说话,当下,广信也不在多言。他吩咐负责赶车方士们快马加鞭,争取早一点回去拜见徐福大方师。
  
  一开始广信等方士小心谨慎,他们完全没有进城住店的打算。天黑之后便在附近按下帐篷,好在这些人都是辟谷的方士,并不需要饮食,算是少了不少的麻烦。
  
  晚上在休息之前,方士们会摆下类似鬼打墙的阵法。只有有人靠近他们的帐篷,便会被阵法迷惑了心智在原地打转。
  
  如果遇到有人可以闯过阵法来到营地的话,那此人便是蒋合先幕后主使人无疑。
  
  广信和方士们还准备了更大的沙器在等着他……不过一连几天都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情况,看着距离泗水号的码头越来越近,广信警惕的心思也开始越发的紧张起来。
  
  他是聪明人,知道就是这个时候最容易出事了。
  
  转眼到了距离泗水号码头还有四十里远的时候,只要再过一晚,明天就可以到达码头的时候。正在扎营只是,准备休息的方士们脸色都有了些许的变化。随后几乎所有的方士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将目光对准了来路的位置。
  
  片刻之后,四个骑着快马的方士从远方出现,虽然远处的方士们还是马上认出来他们几个人的身份。这几个人都是他们的同门,为首的一个人正是广字辈另外一名方士广义。
  
  等到快马到了车队跟前之后,广义看了广信一眼,随后从怀里面摸出来一个信封来,递给了自己的小师弟之后,说道:“这时大方师下的法旨,蒋合先交给我。格杀令继续,你也去办这件事吧……”
  
  广信恭恭敬敬的接过来徐福最新的法旨,看过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破绽。当下对着广义说道:“师兄,此人牵扯到了机密的大事,广信不敢擅自离开,还是我和这些弟子们留下,直到目送您带上蒋合先上船,我等离开再走也不迟。”
  
  “广信,你想要违背大方师的法旨吗?“广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看到过法旨上提到了你留下继续护送了吗?广信,虽然你我也算是同门。不过你真以为可以和我、还有广仁一起平起平坐了吗?”
  
  几句话让广信抬不起头来,不过看着广义的弟子想要直接动手,从自己身边将蒋合先拉下车的时候,广信冷笑了一声,伸手拍在那名方士的手上。这一下让方士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
  
  “广信!你想要造反吗?”广义大叫了一声之后,就要冲过来和广信拼命的时候,冷不丁广信对着他说道,广义!这法旨是你亲手在大方师手里接过的吗?还是有人代收?如果是大方师亲手交付,我向广义师兄赔罪,然后马上将蒋合先交给师兄处置。如果是有人代收……”
  
  广义愣了一下,他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方士,说道:“虽然不是我亲手从大方师手里接过的法旨,不过也差不多了。夏元秋,你来说。大方师如何亲手交给你的法旨?”
  
  这个叫做夏元秋的方士答应了一声之后,开口说道,是大方师差人将我带到他老人家身边,我亲手看着大方师写下法旨……”
  
  “假的……”广义、广信二人同时对着夏元秋说了一句。随后广义脸色阴沉的对着这个方士说道,想不到你敢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