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九章 再见故人

第七十九章 再见故人

  老家伙说话的时候,广信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随后冲着吴勉、归不归和三只妖物微微一笑,说道:“还以为你们不在房里,我这才进来等着。”
  
  “你这话说的,我们妖都听不懂。什么叫做我们不在房里,你才进来等着? ”百无求凑到了广信的面前,几乎脸贴着脸对他说道:“要是我们屋里再有个女眷,你小子也这么闭着眼睛往里冲吗?”
  
  “那怎么会呢? ”广信说话的时候,向后退了—步,拉开了和百无求的距离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几位身边又怎么会有女眷?妖王陛下你玩笑了。”
  
  “傻小子别难为他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广信你来错地方了,死尸和童戚振都在对面的客房里。冯广泰的尸体只是断了手却没有破相,你应该一眼便能辨认出来的。”
  
  “冯广泰的尸体我已经到见了,童戚振也醒了过来,我也问了他几句。”广信现在的做派越来越像他上一世的邱芳,在他身上几乎看不到李家四公子李玄霸的影子了。顿了一下之后,广信继续说道:“我从童戚振的嘴里还听说了其他的事情,雷钧被一个神秘人从冯广泰的手里抢走了,还差一点要了他的性命,这个人几位一定不陌生吧?”
  
  “如果不是广信你主动开了口,老人家我还以为那个神秘人就是你。”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件事情是童戚振亲身经历的,你应该去问他才是。到这里来问我们算什么?”
  
  “童戚振说了他该说的,你们几位也应该说点你们该说的。”广信说话的时候,看了坐在角落里正在翻看着冥仁志的吴勉。到见这个白发男人完全不搭理自己之后,他轻轻的换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冯广泰不算什么,不过雷钧就不一样了。归不归你是我的前辈,应该知道它是一件什么样的法器。”
  
  “关于那件法器,老人家我比你清楚,你们大方师比我老人家清楚。”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广信一眼,随后继续说道:“看在你前世受苦的份上,老人家我再给你点好处,回去和你们大方师说。让他开始自查吧……格杀令上的人名不齐。”
  
  “方士当中有人和格杀令上的叛逆勾结……明白了,我一定会如实禀告大方师。”见到继续留在这里也不会再有什么结果,广信客气了一句之后便打算离开。不过就在他走到了口门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回头对着好像没有看到他一样的吴勉,说道:“差点忘了,大方师还有句话让我带到。他老人家已经下了法旨,吴夫人在大方师的庇佑之下。伤害吴夫人如用伤害大方师。还有,大方师祝吴勉先生早生贵子……”
  
  广信明显有备而来,说到最后一句话之前,他已经开始催动五行遁法。等到早生责子四个字出口的同时,广信人已经借遁法消失在了空气当中。就在他消失的一瞬间,数道天雷同时打在广信刚刚所在的位置。将地面打出几道深达尺余的深坑。
  
  看到吴勉的脸皮这么薄,百无求哈哈一笑,说道:“老子我说句公道话,人家也是好意。从字面上说没有什么……不、好……当老子没说。人家盖房子不容易,老子认错了还不行吗?”
  
  百无求越说越冷,又看到归不归、小任叁和孙无病低着头向屋外走去之后。二愣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说错了话。当下急忙改了回来。吴勉只是看了它一眼之后,便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手里的小册子上。
  
  与此同时,另外一间客房的几个方士开始准备回到海上。童戚振的伤势虽然没有了生命危险,不过也不再适合继续留在陆地。当下这些方士们护送着他离开,他要先回到徐福身边修养伤患,是否还能出来也要看大方师的意思。
  
  方士们离开之后,吴勉、归不归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不过这次吴勉也不再坚持去寻找‘管家’的下落,白发男人也认同了老家伙的说法,现在‘管家’和蒋合先应该躲了起来,去准备重新建造一个法阵沙盘。没有几年的功夫这阵法沙盘不可能会炼制成功。在这段日子里不可能找得到他们俩,还不如跟着归不归回到洞府看看。
  
  再说现在有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不会再有人感动李文君了。吴勉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也可以放下来了。当下,就在方士们离开的离开的第二天,吴勉、归不归也再次启程,回到了老家伙的那座洞府当中。
  
  这才回来之后,归不归开始和财鼠混在一起。
  
  没过几天便拉着百无求一起带着财鼠出离了洞府,这一走便是小半个月。吴勉和小任叁没当回事,孙无病有点坐不住了。它原本就是被百疆派来护卫百无求的,现在被护卫的人已经消失了半个月,让这位齐天大圣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好在半个月之后,老家伙终于带着百无求走了回来。他们俩带着财鼠也不知道去哪了,回到洞府之后带回来一身酸臭的味道。让有些洁癖的吴勉将他们俩从洞府里扔了出去,最后归不归和百无求在洞府门口拖了个一丝不挂,随后又去了附近的小溪搓了半天之后,白发男人这才勉强让这二人回到了洞府。
  
  “半个月不见,你们俩这是去哪浪了?还知道回来啊”小任叁看着归不归、百无求继续说道:“老不死的不是说要带着大侄子你去挖金矿吗?怎么也没看到什么金子啊?别说你们俩已经把金子都吃喝嫖赌了……”
  
  “呸! ”百无求冲着小任叁淬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挖个屁金矿!这么多天老家伙带着老子一共进了三、四十个死人墓。这半个月老子净看见死人骨头了,这个老家伙还想做盗墓的买卖。老子可丟不起那个人,最后死说活说的才让老家伙跟着老子回来了。”
  
  “这事也不能怪老人家我,比较混早沙土里面的金矿,还是墓室里面的陪葬金子成色要好得多。
  
  有成色好的,财鼠自然就跟着去了。”归不归说完之后,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原本这次也能带回来万把斤金子的,就是傻小子你不让带……可惜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这次还在坟墓里面见到了几个老朋友,我老人家就说这些年怎么看不到他们了。原来早已经离世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看了一眼吴勉,说道:“还记得郑鱼吗?当初他也是富甲一方的富商。还有老人家我那雷祖兄弟……都在地下看到了。也好,起码知道了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不用再惦记他们俩了。只是郑鱼原本是长生不老之人,他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仇家,人头被砍了下来。如果不是尸体不腐,老人家我都认不出来他就是当年的郑鱼……”
  
  “郑鱼死了?说起来差不多也有一千年不见了。”关于郑鱼的记忆,小任叁已经有些模糊。还是归不归提醒了几句,小家伙才想起来当年在齐国见到的那个有钱老头。当下小任叁继续说道:“郑鱼也是长生不老的人,怎么说死就死了?”
  
  “长生不老不是不会死……”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他太有钱了,没有术法护身,只是靠着外人,难免会有这一天。他不是刘喜、孙小川哥俩,那哥俩比他还要精明几分,有我们几个帮手,在加上一个大术士。谁也不敢动他们泗水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