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八章 纠结的归不归

第七十八章 纠结的归不归

  按着曹兴旺所说的话,是冯广泰被孙无病棍打出来之后,撞到了童戚振身上,撞塌了他的肋骨。然后两个人被突然出现的‘管家'打了一个冷不防,其实童戚振和冯广泰的身上已经各自受了重伤。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被‘管家'偷袭得手。
  
  这时候再后悔没有带吴勉过来已经没用了,归不归将重伤的童戚振,和冯广泰的尸首都抬到了车上。随后和曹老爷告辞,由百无求驾车向着回去的路行驶过去。算起来这次除了‘管家'之外,就只有曹兴旺占了便宜。只是用几面倒塌的墙就换了两徒大金。
  
  在回去的路上,百无求向归不归打听那两只短棒的事情。要不是孙无病补救的及时,弄不好它这次要吃个大亏。
  
  “那短棒是徐福还没有成名之前,他自己琢磨出来的法器。那个老家伙还给俩棒棒起了个雷钧的名字,别看这俩棒棒不起眼,在当时也是轰动一时的法器。”看着对面着躺冯广泰的死尸,归不归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雷钧即是法器,也是阵器。后来徐福成名之后,这两只棒棒便一直收了起来,由冯广泰的爸爸冯渊看管。如果不是这次看到,老人家我都差点忘了还有这件法器。”
  
  “那‘管家'抢这法器做什么?他嫌赤手空拳跟你和你叔叔打,打不过你们俩?”这时候,百无求还是想不通‘管家'费了这么大的风险来抢夺这件器法有什么意义。它抓了抓头皮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他就算有了这俩棒子,估计也不是咱们的对手吧?
  
  他靠得是那个稀奇的阵法,没有阵法的话老子一只手就能碾死他。”
  
  “他来抢夺雷钧也就是为了那件法器。”归不归靠在车厢背上,眼里看着车厢外面的景色,口中继续对着百无求说道:“刚才老人家我说了,雷钧即是法器也是阵器。当年徐福用它可以躲藏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然后再出其不意的来出。傻小子,你想到什么了吗?”
  
  "听着好像是那件把我们都拘起来过的法器,不过它不是被你叔叔一剑劈了吗?"这个时候,百无求终于明白了过来,它瞪大了眼睛,回头看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是不是想说‘管家'要用这俩棒子来修补那个劈断了的阵法?都劈成两半了,也能修复好吗?”
  
  “他不是要修补,是要重造。"归不归纠正了百无求话里的错误之后,继续说道:"管家、蒋合先和死了的韩中仙应该偷了阵法沙盘和阵图,就算阵法沙盘被毁了,只要阵图还在的话,凑齐了所需的天才地宝之后,他还可以再重建一个阵法沙盘出来。”
  
  说到这里,归不归看着又陷入了昏迷当中的童戚振,喃喃的自言自语道:“‘管家’应该是藏在曹家大门外等候下手机会的,想不到老天爷都帮他……我们替他把冯广泰送了出去……他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
  
  再晚半分都做不到……”
  
  回去的路上,归不归脸上嬉皮笑脸的模样已经彻底消失。老家伙眼神发愣的看着车厢之外,几次三番都输在同一个人的手上,让归不归多少有点想不开。如果是徐福也还倒罢了,可这个人连身份他都没有查出来。再这样来几次的话,他这张老脸真没有地方放了。
  
  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他们这架马车终于回到了吴勉和小任叁的住处。下车之后,归不归将童戚振留守在这里的同门方士叫了出来,让他们将重伤的童戚振抬了下来,顺便也将冯广泰的死尸也都抬了回去。
  
  处理完这一生一死两个方士之后,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回到了吴勉的住处。看到了老家伙催头丧气的样子,小任叁显得非常惊讶,老不死的你这是怎么了?老相好跟别人跑了?我们人参可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大侄子,你爸爸怎么了?这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像他死了爸爸一样……”
  
  “呸……任老三你别添乱,他爸爸老子我得叫爷爷!”百无求瞪了小任叁一眼,随后对着同样有些惊讶的吴勉将在沛县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二愣子也跟着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老子亲眼看到是‘管家'干的,这小子几年不露面,一露面就弄了老家伙一下。你们谁劝劝他,被弄得跟死了儿子似的—一呸呸呸……”
  
  “傻小子你别瞎猜的,老人家我是在想这个‘管家'的运道也也太好了,老天爷都在帮他,是不是用了什么可以改变运道的法器。"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忍不住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这一路上我老人家一直再想什么法器能让老天爷帮他帮到这种程度……“这还用想?占租啊……”这个时候,百无求忍不住打断了归不归的话,二愣子连指带比划的继续说道:“他一定是把徐福手里的那块王八壳子偷了出来,他什么都算好了,所以知道怎么打老家伙你的软肋。既然他做初一那我们就做十五,一会老子就把藏起来的那块占租掏出来。看看谁更会算?”
  
  “徐福用占租来预测海眼,如果他手里的占租丟了,一定会来要我老人家藏起来的这一块。"归不归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而且两块占租不能预测同一件事,我们不知道徐福那个老家伙是怎么想的。是不是已经用占租预测过这个‘管家',之前武则天那次的乱象不能再出现。要不下次再出的时候,格杀令咱们几个的名字就要写在上面了……”
  
  吴勉看着唉声叹气的归不归,竟然笑了一声。白发男人也不理会百无求不满的眼神,对老家伙说道:“那个人在暗,你在明就是这个结果。如果你在暗呢……”
  
  吴勉这一句话说完,归不归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原本他是可以看出来这一步的,不过老家伙自己几次输在‘管家'的手里,有点自己和自己闹别扭。被吴勉这句局外之话点了一下,归不归便豁然开朗。
  
  “如果大家都在牌面上的话,输的未必是老人家我。”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如果我老人家在暗,‘管家'在明的话,输的就一定是他。”
  
  看到归不归又恢复到之前老不正经的样子,百无求皱着眉头说道:"老家伙你还想怎么暗?老子我知道了,你自己先藏起来,然后用我们几个作饵。替你引出来……”
  
  "老人家我藏起来,‘管家'还会露面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傻小子,老人家我这次输在几年不见‘管家'的踪影,大意了……而且老天爷也未必是在帮他……”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对着铜镜栊了栊自己几乎快秃了的几根白头发。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看着铜镜里面的自己,继续说道:“这世上压根就没有可以凭白改变运程的法器,想要什么,就要用另外的东西去换……他的运势这么好也是换的……”
  
  就在归不归还想要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他们这间客房外面有人咳嗽了一声。
  
  随后开口说道:“吴勉、归不归几位在吗?
  
  听说你们了结了冯广泰,广信特此前来查验……”
  
  听到广信已经到了门口,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吴勉说道:"他来的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