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七章 偷袭

第七十七章 偷袭

  傻小子,别让冯广泰手里的棒棒碰到你……”
  
  归不归说我这句话之后,又对着冯广泰继续说道:“现在老人家我知道你爹妈是谁了,当初我老人家是亲眼看着你爹进入的方士一门,说起来他还差点拜在了我的门下。你爸爸是冯渊,你妈妈就是汤秋水了。是吧?”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让冯广泰又有了生的希望。他迟疑了一下之后,因为牙齿被打掉说话不便,当下直接用腹语对着归不归说道:“你认识我的父母,那么能不能看在他们俩的面子上,放我一条生路?”
  
  不能”归不归说话的语气当中没有丝毫可以商量的意思,冲着冯广泰笑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冯渊是冯渊,你是你,不可以混为一谈的。杀伤同门是方士的大忌,你爹妈应该和你说过的。不过看在他们俩的份上,你回去向徐福请罪吧。老人家我可以拉下老脸给你求求情……”
  
  “那就算了,我不会回去求他的。”冯广泰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当初如果不是徐福藏私,不让我修炼术法的话,也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来吧,冯广泰的人头就在这里。过来拿啊……”
  
  “方士一门当中,除了老人家我之外,你是第二个不称呼他大方师的。原本你也讨人老家我的欢喜,不过还是可惜了……”说到这里,归不归冲着百无求继续说道:“傻小子,记得不要碰他手里的棒棒,给冯广泰一个痛快吧。”
  
  “你不说话的话,姓冯的小子已经在奈何桥上和孟婆聊天了。”百无求瞅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对着冯广泰说道:“你站在那里别动!老子过去一巴掌拍死你就得了。不反抗的话就不疼……”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的身子一闪已经到了冯广泰的身前,举起来小坛子一样的拳头便向着他的脑袋上砸了过去。二愣子也不管归不归的话了,之前打掉了冯广泰大半口的牙齿,现在这一拳如果打中的话,他脖子上面便不剩什么了。
  
  看到百无求的拳头冲着自己打过来,冯广泰手里的两只短棒迅速的相互摩擦一下。两只短棒当中竟然发出来虎啸龙吟之声,以冯广泰手里的短棒为中心,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开始颤抖了起来。
  
  他身边一丈有余的景物也跟着扭曲变形,已经冲过来的百无求身体的动作也变得缓慢起来,随后冯广泰借着这个势头将短棒对着百无求的拳头打了来过。
  
  此时百无求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就在它拼着硬碰硬和短棒接一下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来风声,最后一根石精大棍从它的背后扫了过来。
  
  不用猜也知道孙无病看不下去冲过来了,孙猴子使棍的手法巧妙,力道都集中在了棍头。棍身扫开百无求的同时,棍头冲着二愣子身前的冯广泰打了过去。
  
  冯广泰手里的短棒如果打中了百无求,他本人也势必会被棍头打中。当下他来不及多想,打向百无求的短棒在途中变向,迎着棍头打了过去。
  
  当下,短棒和棍头打在了一起。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声响,孙无病拉着百无求向后退了一步,而冯广泰倒着飞了出去,他的身体好像离弦之箭一样,一连撞塌了几面墙壁,从厅堂一直飞出了曹府。
  
  看到冯广泰飞出去之后,归不归皱了皱眉头,对着百无求说道:“老人家我都说让你别碰他手里的短棒了,那是徐福未成名之前随身携带的法器。冯广泰的爸爸冯渊是提徐福携带法器的童子……嗯!谁在外面……”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的身影一闪,已经从厅堂瞬移了到曹府外面。就见原本在这里接应自己的童戚振满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而刚刚被孙无病一棍打飞的冯广泰跪在童戚振的身边,他的两只手被齐轴斩断掉落在了地面上,原本紧紧握着的两只短棒此时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手里。
  
  此时,距离二人倒地十丈左右,一个老熟人正在施展五行遁法,冯广泰的两只短棒此时正别在这个人的后腰上。看着归不归冲了出来,这人微微一笑,说道:“多谢,省了我不少的事……”
  
  此人正是消失了两年的‘管家’,几个字出唇的时候,他已经施展五行遁法在归不归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时候,百无求和孙无病也前后冲了出来。
  
  二愣子正巧看到了消失的‘管家’最后一眼,当下对着归不归喊道:“老家伙这是怎么回事?他是从哪来的?”
  
  “怎么回事? ‘管家’设的局……”归不归悻悻的看了 ‘管家’消失的位置,缓了口气之后,这才来到了童戚振和冯广泰的身边。这时他才发现冯广泰除了双臂被人斩断之外,心口还有一个指头大小的透明窟窿。鲜血源源不断的从这里流淌了出来,此时他已经气绝身亡。
  
  冯广泰虽然已经身亡,好在童戚振还剩下一口气。只是他两扇肋骨已经齐刷刷的断掉,心口的位置也被法器打穿,只不过童戚振的运气好,他的心脏天生被正常人小了一圈,伤口擦着心脏贯穿到后背。如果在偏一点点的话,此时童戚振便手拉手和冯广泰一起投胎去了。
  
  当下归不归急忙医治,他和两只妖物身上虽然没有疗伤的妖物,好在童戚振的身上带着。当下用他自己的药物将童戚振从阴阳两隔之地拉了回来。加上老家伙不断的给他施法救治,童戚振很快的睁开了眼睛。他满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一人二妖,确定眼前不是那个想要他命的人之后,这才松了口气。对着归不归说道:”是方士……动手的是方士……”
  
  “老人家我知道……”几次栽在‘管家’的手里,让归不归多少有些颓废的感觉。老家伙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原本以为他两年不出头了,一定会找个地方隐藏起来。想不到这两年这个人一直就在老人家我的身边……托大了,这次应该带着吴勉一起来的。你伤了心脉……不要说话了,我老人家带你回去养伤……”
  
  这个时候,一直躲在远处的曹兴旺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加着小心对归不归说道:“老仙长,我府里有马车,这就叫人去套车……唉,就那么眨眨眼的功夫,太吓人了。现在小人的腿还在哆嗦。”
  
  “曹老爷刚才看到了……”归不归看了曹兴旺一样,随后继续说道:“刚才出了什么事?你看到怎么动手了?”
  
  刚才曹兴旺从自己的家里出来之后便找到了童戚振,他说明了来意,向这个守在大门口的人要自己卖房子的钱。童戚振倒是对这些身外之物看的松,几句话下来便说好了卖房子的价钱,还给了曹老爷两大锭马蹄金当作定钱。
  
  就在他稍后向曹兴旺询问府中变故的时候,府里面突然发出一阵巨响,随后家里的教书先生冯广泰倒着飞出来,撞在了童戚振的身上。就在他爬起来要和冯先生拼命之时,一个人影凭空出现,人影手里举着两柄细长的短剑,先是趁着二人不备,一剑斩断了冯广泰的两支手臂,另外一柄短剑刺穿了童戚振的胸膛。
  
  之后人影捡起来掉在地上的两只短棒,临走的时候,将短剑甩手射中了冯广泰的心口。幸亏曹兴旺见势不好逃得快,要不然的话他也难逃那个人影的魔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