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六章 西席冯阔

第七十六章 西席冯阔

  曹兴旺虽然是沛县的大财主,不过毕竟他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功名。家里_旦来了责客,总要这位教书先生作陪。今天和往常一样,曹老爷也将冯先生请过来为自己撑撑场面。
  
  当下,在曹兴旺的引领之下,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来到了厅堂当中。开始陆续上菜的时候,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走了进来。看到来人之后,曹兴旺笑呵呵的起身介绍:“冯先生就等你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老先生就是我之前常和你说起来的归不归老仙长,那位大汉是归仙长的公子。旁边的是他们家养的猴儿……归老仙长、百公子这位是我府上教孩子们读书的西席──冯阔先生……”
  
  “学生冯阔见过归老仙长、百公子……”听到东家提到了自己的名字,冯阔急忙起身向着归不归这边行了儒生之礼。随后又对着自己的东家说道:“东翁,这是您招待老仙长的家宴,生学在这里并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 ”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冯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这辈子最佩服的就是你们儒生了,你们是圣人子弟、天子门生,坐在哪里都是合适的。傻小子,老人家我说的对吧?”
  
  “老家伙你说的对!老子就服你们识文断字的。
  
  不像老子除了自己的名字认得之外,其他的字就不大熟悉了。”说话的时候,百无求给自己灌了杯酒,随后擦了擦嘴,从怀里面摸出来半块金饼和一小口袋金稞子。
  
  将两份金子扔在了冯阔面前之后,百无求继续说道:“你们读书人一直都说什么书中自有黄金屋的,黄金屋太贵老子给不起,不过这半拉金饼子和—袋口金豆子老子还是给的起的。拿去吧,这是你们安家费……”
  
  曹兴旺没有听明白百无求话里意思,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金饼和一口袋金稞子之后,陪着笑脸对归不归说道:“老仙长,您要是看中了这位冯先生,想要他去您府上开馆授徒的话,直管请他去便是。
  
  什么安家费的小人替您出……”
  
  这时候,归不归嘿嘿_笑,对着曹兴旺说道:“曹老爷,老人家我看中了你这家宅,开个价……门口有个姓童的,你只管问他要钱便是。不管多少钱,就说老人家我已经答应了,绝不还价……”
  
  看着曹兴旺还是不明白,归不归继续说道:“曹老爷你这大宅子眼看就保不住了,提前卖给我老人家。就算毁了、塌了也是老人家我的事情……带着你府中的家人走吧,你们都走干净老人家我在动手。冯广泰,你也不会于急这一时吧?”
  
  这个时候,曹兴旺这才明白过来归不归这个传说当中的活神仙并不是来找自己的。”他当年能做到泗水号的管事,便是几位精明之人。虽然刚才想左了,不过在归不归的提示之下,还是很快便明白了过来。
  
  当下,曹老爷擦了一把冷汗之后,匆匆忙忙的对着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行礼。最后疑惑着看了冯先生一眼之后,急忙从厅堂当中跑了出去:“管家!
  
  快……叫上府中所有的人一起出府!别问为什么……去后院叫上夫人和公子、小姐……”
  
  听着曹兴旺开始忙乎起来,厅堂当中的冯广泰突然说了一句:“东翁,看在学生这几年一直尽力教授公子的份上,可否带着我的家眷一起离开?”
  
  站在厅堂外面的曹兴旺没敢答应,只是偷眼去看坐在冯先生对面的归不归和那两只妖物。只见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老人家我只是来找冯先生算一笔旧账,原本就和冯夫人和孩子无关。曹老爷,你把冯先生桌子上面的金子一起带走,交给冯夫人保管吧。就说冯先生要出趟远门,三年五载就回来……”
  
  听了老家伙的话之后,化名冯阔的冯广泰站了起来,对着归不归再次行礼,说道:“多谢归老先生您成全,稍后广泰就算死在你的手上,也心安了。”说话的时候,他抓起来面前的两份黄金,仍在了曹兴旺的面前,说道:“有劳东翁了……”
  
  曹兴旺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叹了口气之后,捡起来两份金子在随从们的簇拥之下,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和下人们一起从家里跑了出去。
  
  看着曹兴旺这一大家子离开了宅子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冯广泰说道:“刚才老人家我还'以为你会保全这个宅子,自己了断的。既然你现在还没有动作,那就是还想在老人家我的面前,试试你的斤两?”
  
  “我一生痴迷术法,也是因为术法才惹了这样的大祸,见到归老先生这样的大修士,不讨教一番的话,那样我会抱憾终生的。”冯广泰说到这里的时候,深深的吸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有这些年来,我又重新领悟了术法当中新的变化。想在临死之前向归老先生印证一下……”
  
  “看来刚才老人家我向曹老爷说的话还真说中了,可惜这么好的宅子了。”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冲着对面的冯广泰说道:“可惜你还是没有那个机会,你的对手不是我老人家。傻小子,你送冯先生去轮回吧……别打脸,人头一会还要割下来送到徐福那里去的。你打烂了的话,谁来证明他是谁?”
  
  “金子给了,不让打脸还这么假客气。老子就受不了你们读过书的人这样……”百无求说话的时候,突然跳到了桌子上,一道黑旋风一样的向着对面的冯广泰扑了过去。
  
  这个时候冯广泰已经在小心戒备,看到这只妖物向着自己扑过来之后。突然张嘴对着百无求的方向喷出来一个巨大的火球。火球被喷出来之后霎那间变化成了一柄闪耀着奇异光芒的长剑,冲着二愣子的胸膛射了过去。
  
  见到这只妖物好像还有看到一样,还在向着自己这边扑过来,冯广泰的心中窃喜,这样的距离妖物没有逃脱的可能。
  
  就在长剑到了百无求身前的时候,二愣子突然举起来拳头,赤手空拳对着剑身打了过去。随着一阵巨响,火焰幻化的长剑被百无求_拳打断。冯广泰见到之后,急忙张嘴对着百无求喷出来第二个火球。
  
  不过就在火球还有一半在冯广泰嘴里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对着他的嘴巴猛地挥出了另外_拳,二愣子也不管归不归不要打脸的嘱托。直接一拳打掉了冯广泰大半的牙齿。
  
  这一刻冯广泰才知道自己和这些人、妖之间的实力差距巨大,原本他以为自己的术法和广仁、广义仿上仿下。现在看起来之前幸亏没有遇到他们,要不然自己已经早死多时了。
  
  “老人家不都说别打脸了吗?现在这样谁知道他是不是冯广泰?徐福那个老家伙不认账怎么办? ”看在满脸是血的冯远泰倒在地上,归不归苦笑了一声,随后走到了他的近前,说道:“冯先生还是不打算自己了结吗?你自己动手的话对谁都好看一点。” ^冯远泰摇了摇头,他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从腰后抽出来_根短棒一样的法器。看到了这根短棒的同时,归不归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老家伙盯着冯远泰手里的短棒,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来它在你的手里,徐福竟然忍了你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