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四章 冯广泰

第七十四章 冯广泰

  “不打算回洞府休息的话,也要回去一趟把财鼠带出来。这几年老人家我的家底差不多已经败光了,不找点外财的话,可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找到了吓蒙了的客栈老板,掰了半块金饼给他。随后继续说道:“这是赔给你翻盖房子的钱,老人家我傻小子多暍了几杯,耍酒疯拆了你的房子。拿着吧,剩下算是给你压惊的。”
  
  听到是这几个客人拆的房子,客栈老板脸上都变了,迷迷糊糊的接过了老家伙递过来的金子。
  
  不过就在归不归打算去废墟里面把百无求从里面挖出来的时候,那客栈老板又一溜小跑的追上了老家伙。将手里的半块金饼还给了归不归,随后还陪着笑脸说道:“您老的钱小店不敢收,是这么回事,您几位的店饭帐和其他一切的花销都有人提您给了。那位大爷说了,几位在小店的所有花费,他都双倍的给。刚才小的一时糊涂,收了老爷子您的钱。”
  
  看着客栈老板还给自己的半块金饼,归不归怔了一下。随后马上原地转了一圈,看到了另外一间没有倒塌的客房里面走出来了几个身穿方士服饰的人男。为首的一个正是两年前在洛阳城见过的童戚振……和归不归对视了一眼之后,童戚振带着身后的几个同门走过来对归不归见礼。行礼之后,他陪着笑脸说道:“我们几个是早上来住的店,正巧看到归老先生您们几位也在。大方师曾经说过在陆地上见到你们几位一定要格外的尊重,戚振这才自作主张,替您几位结了房钱。”
  
  说话的时候,童戚振又些纠结的看了一眼倒塌的客房。从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可以看出来这位方士已经开始后悔了。
  
  “既然你们有孝心,那老人家我就不客气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将半块金饼收了起来。这时,童戚振身后出来了一个有些矮胖的方士,他拉着客栈老板走到了一边,开始商量起来赔偿的事情。
  
  这时候,童戚振偷眼看了看归不归身后的吴勉。看到白发男人没有什么反应之后,他这才凑到了老家伙的身边,继续陪着笑脸道说:“有件事情还想要麻烦归老先生,实不相瞒,我们几个发现了格杀令上的一个人就躲藏在这城里。只不过此人的术法还在戚振之上,我们几人担心不是他的对手。又来不及去请广仁大方师和广义师兄,这才想要麻烦归不归老先生和其他几位助阵……”
  
  听到童戚振还是有所求,归不归这才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就说什么时候徐福的弟子开示这么大方起来了?你比广仁、火山师徒俩要厚道,他们俩只带着一张嘴,起码你还管点房钱。
  
  不过这件事我老人家自己说的不算,你还要去问问吴勉干不干。”
  
  归不归笑一笑之后,带着童戚振回到了吴勉的身边,将这件事说给了白发男人听。说完之后,对着童戚振继续说道:“说说那个人有什么本事,能让你们都这样投鼠忌器?”
  
  童戚振将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请到了自己的客房当中,他带来的同门在守门外,确保不会有人路过偷听。安排好这一切之后,童戚振这才说了那个人的来历。
  
  这个也在格杀令上有一席之地的人叫做冯广泰,他的父母都是跟随徐福出海的童男童女。冯广泰从小便显露出来过人的天赋,术法一道的见识、领悟远在其他人之上。十岁的时候便被身边的方士称之为神童,不过也是因为出名太早。加上父母娇惯溺爰,冯广泰的性格有些偏激。一遇到不顺的事情便火冒三丈,对亲生父母也无孝敬之心。
  
  后来冯广泰长到了十二岁,徐福无意当中见到了这个孩子。一开始大方师也称赞了几声冯广泰的天赋,不过看了一眼他的面相之后,徐福便改了口风。大方师说冯广泰天生而来的戾气太盛,他的性子可顺不可逆,术法一道对这个孩子并不是什么好事。还拿出从陆地带出来的儒家典籍,让冯广泰的父母从此之后不可以再教授他术法,要用儒家的典籍来消磨掉冯广泰身上的戾气。
  
  原本冯广泰的父母也是按着大方师的交代做的,从这天开始起教授自己儿子儒家的经典。不过冯广泰的天赋都在术法一道,儒家的经史子集对他来说一窍不通,当下他又开始缠着父母要他们俩继续教授自己方士一门的术法。
  
  见到父母说什么也不再教他术法,冯广泰便撒泼打滚又哭又闹。他的父母没有办法便只好背着大方师私下教授冯广泰术法,别看学习儒道不行,冯广泰修炼术法却是一日千里。没用几十年便超越了他父母几百年的修为。
  
  自己的本事已经交不了儿子了,当下冯广泰的父母又背着自己的师尊,将一些高深的术法私自抄写回来。让冯广泰自己藏在家里(船舱)当中修炼,别看没有人指引,他在术法一道的天赋还是让冯广泰修炼出来一些高深的术法。等到他事发之时,虽然还是不如广仁、广义这样广字辈的弟子,不过已经比其他的方士高的太多。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百年,冯广泰的父母先后亡故。父母双亡对他的影响并不大,冯广泰真正觉得有问题的是,从此之后没有人再给他抄写术法典籍了。
  
  冯广泰父母死后的几年,他还有几分顾忌。
  
  不过后来发现身边这些方士的修为都远不如自己的时候,他便开始仗着胆子去偷看被徐福带到海上的典籍。方士一门的术法典籍除了一些禁术和大方师指定的术法之外,都可以随便观看。只不过只限于收藏典籍的船舱之内,不可以带走也不可以私下抄写。
  
  因为有大方师的话,冯广泰便是少有不能去观看典籍之人。当下,他趁着方士们不注意的时候,隐藏住身型将这些典籍偷取出来,等到他抄写完毕之后再将典籍换回去。然后冯广泰开始专心修炼抄写来的术法,等到术法大成融汇贯通之后,他便再次偷取下一本……”
  
  这样的日子竟然过了几百年都没有人发现,这还是后来一次海眼喷发,毁掉了冯广泰的船舱,从里面散出来无数张抄写着术法典籍的纸张。这时候方士们才知道这个不声不响的方广泰竟然一直都在私下修炼术法。
  
  因为冯广泰犯了禁忌,在场的几个方士便想要捉拿他让大放手定罪。没有想到冯广泰竟然敢还手,当场打死了两名方士。此时徐福大方师正带着所有的神识和广义、广信在对付慢慢扩大的海眼,没有余力处理这件事。一场大战之后,冯广泰打死了五名方士,他自己还能从其他数百名方士的围剿当中逃生,最后驾船逃离了那一片海域。
  
  °冯广泰逃到陆地已经百余年,一直没有他的消息。现在童戚振等人在追查其他格杀令名单上之人的时候,意义当中发现了他的行踪。不过苦无自己这些人都不是冯广泰的对手,正在犹豫是不是请广仁、广义这些大人物过来帮忙的时候,便发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也住进了自己这一家客栈。这才想着花钱讨好这几个人、妖,他们出手的话,冯广泰一定不是对手。只是原本算着只是几天的房钱和吃暍,没有想到最后还要给人家重新盖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