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一章 幻术

第七十一章 幻术

  离开这座农庄之前,二人要将阵法和一些其他的东西取出一起带着走。当下他们俩一起回到了密室当中,这里摆放着一个已经空了的沙盘。沙盘里面原本放置的石块,沙土和木料已经被转移到了旁边的空桌上。
  
  “我收拾阵法,你带齐剩下的东西一起走……”蒋合先说话的时候,已经向着沙盘走去。不过他还没有走出去几步,已经被年轻人抓住了胳膊:“还是我来收拾阵法吧。”
  
  说话的同时,年轻人已经走到了沙盘旁边。这时候,蒋合先心里已经又了不好的预感,阵法一直都是我来看惯,你使用的。什么时候开始你连这么琐碎的事情都要做了?”
  
  说话的时候,蒋合先手中已经凭空的出现了一柄雕刻着古怪咒文的长剑。随着他握住剑柄的手掌松开,这柄长剑电闪一般的向着年轻人的身后飞了过去。
  
  眼看着就要刺进年轻人心脏的时候,他的手臂突然转到了身后,好像背后长眼一样在剑身上轻轻一弹,这柄长剑在半空中调转了过来,被轻年人趁势握住了剑柄。
  
  “正巧我缺一件这样的法器……”年轻人回头冲着蒋合先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原来我也有一件法器的,可惜毁在无边冥界了……它叫贪狼。”‘狼'字出唇的时候,年轻人手起剑落,长剑将面前的沙盘一分为二。随后一股惊人的气息从砍断的沙盘断面当中倾泻了出来……“你不是……你是吴勉!”这时候蒋合先这才明白了过来,此时他在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原本他和吴勉的实力便相差巨大,在现自己的法器已经到了吴勉的手里。蒋合先便更加没有了一战的本钱,看着沙盘已经被斩成了两半,想到永远被封印在阵法当中的年轻人,他脑便中感到一阵眩晕。气急攻心差点晕倒在地……管家模样的年轻人瞬间变回了吴勉的相貌,白发男人看着经已在崩溃边缘的蒋合先,说道:“对于你带我过来的谢礼,你可以自杀了。不用客气……”
  
  “他可不能死,起码现在不可以死……”这个时候,密室的大门打开,归不归从外面走了进来。冲着还在发愣的蒋合先笑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还没搞清楚那个'管家’是谁,他什么都没说,这么可以这样就死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看了一眼被吴勉斩断的沙盘。再次笑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他还在阵法当中,现在阵法毁了,管家'出不来了,是吧……今天是什么日子?下个月才是我老人家的生日,老天爷这也太照顾了。”
  
  “你们来拷问我的魂魄吧……”蒋合先冷笑了一声之后,从桌子上抄起来装饰用的短剑。剑尖对着自己的心口猛刺了下去,这一下刺中的话,徐福也救不了他。就在这个时候,密室外面突然想起来百无求的一声大吼:"老家伙!任老三失踪了……你出来看看……”
  
  听到这一声喊叫,蒋合先知道事情又发生了变化。已经到了心口的短剑顿了一下,被老家伙趁机打掉。归不归同时到了他的身边,只是轻轻的在蒋合先的脑门上一点,他便晕倒在地,什么都不知道了。
  
  随后老家伙将蒋合先夹在了腋下,从密室当中冲了出来。此时一脸焦急的百无求正守在密室门口,见到了归不归带着蒋合先出现之后,说道:“现在孙猴已经去找了,就那么一转眼的功夫,任老三就找不到了……”
  
  看到百无求有足无措的样子,归不归倒是沉稳的许多。老家伙对着二愣子说道:“慢慢说,任叁是怎么失踪的,你们和孙无病不是跟它在一起的吗?”
  
  之前吴勉、归不归离开房屋之前,曾经瞩咐过百无求和孙无病在这里守着,不要轻易从里面出来。他们对那个古怪的阵法也很是头疼,加上'管家'凌驾于归不归之上的心智。一旦有个不小心弄不好会被‘管家’翻盘。
  
  他们俩走后,三只妖物也确实没有乱动,只等着吴勉、归不归制住了‘管家'和蒋合先之后,将他们俩带回来。不过就在两个人离开之后不久,住在对门和他们一起前来投宿的客商屋里却发出来异常的响动。
  
  开始屋子里面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声,随后对面屋子里面的灯火亮了。几个人交谈的声音传了过来:“张头你没事吧?
  
  怎么咳嗽的脸都紫了……坏了!他这是犯了喘症(哮喘)。快去找大夫……”
  
  “这大半夜荒村野店的,哪里去找大夫?去对门问问钱掌柜(归不归),他说他以前做过大夫,看看他那里有没有什么药先应应急。”
  
  片刻之后,对门的屋子里面大门打开,其中一个客商撒着鞋走到了三只妖物所在的屋门前。一边敲门一边说道:“钱掌柜……钱掌柜你开开门……我们这里有个伙计犯了喘症,你那里有没有什么药?先应付一下……我们那伙计在耽搁一会就怕不行了……钱掌柜你开开门……”
  
  “来了……"没等百无求和孙无病两只妖物说话,小任叁突然跳到了地上。小家伙拔下了自己的一根头发,用手指揉碎了之后仍在了水杯当中。倒了一碗凉水将自己的头发泡起来之后,直接端着水杯到了门□。
  
  "这点小事用不着麻烦钱掌柜,我任掌柜就办了。"说话的时候,小任叁打开门房门,将手里的水杯递给了门口等着的商贩,随后继续说道:“记住了,这是我们老任家的袓传秘方。这杯药水分三次喝,第一口喝掉一半,第二口喝掉一半的一半,第三口再把剩下的喝完了。喝完之后保证药到病除,保证你们明天到了城里还能去娼馆里面找姑娘。”
  
  现在小任叁是一个矮个子行商的打扮,门口站着的商贩干恩万谢的接过了水杯。虽然他也不大相信这杯看着脏呼呼的水能治喘症,不过还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也许偏方治大病,一杯水喝下去不再喘了也说不一定。
  
  不过端着水杯的商贩只走出去几步便又回到了小任叁的门前,他再次敲门对着里面说道:“钱掌柜,第一口喝一半,第二口怎么喝来着?”
  
  小任叁听到这人走了几步路就忘了,当下又些不耐烦的再次开门。对着门外的商贩说道:"第二口喝掉一半的一半啊……算了,我们人参跟着你过去,三口水逆都记不明白,真不知道你媳妇怎么放心让你出来做买卖的,会算账吗?”
  
  看着就这么几步远的路程,百无求和孙无病都没当回事。再说人参自己也有术法,真遇到什么危及的话,它一个猛子扎到地下谁拿它也没有办法。
  
  不过没过多久,两只妖物便觉得不对劲了。怎么小家伙还没有回来?当下他们俩一起出门向着对门走去,开门的一瞬间,百无求已经感觉不对了。对门什么时候熄了蜡烛?而且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当下百无求一脚踹开对门的大门,冲进去之后只看到睡的朦朦胧胧的商贩们,小任叁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大惊之下的两只妖物急忙打听任叁哪去了?而这些客商们听的不知所措。一个矮矮胖胖的客商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们这里就我一个姓张的,不过我也没犯喘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