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十四章 暂停的婚礼

第六十四章 暂停的婚礼

  听到雷声的时候,归不归便条件反射的一缩脖子。不过这道雷电却不是对着他来的,雷电打中在周令的尸体上。瞬间将尸体打的爆炸开来,尸体的腹部喷出来黑色的粘稠液体,向着四周飞溅过去。
  
  虽然观礼的宾客们听说这尸首上面沾有尸毒之后便纷纷散开,不过尸体爆炸的威力不小,将黑色的汁液喷洒的到处都是。就连童戚振和其他几个方士身上都被溅到不少的黑色汁液,甚至还有几滴汁液溅到了老家伙归不归的身上……被黑色汁液溅到的人突然开始发了疯一样的喊叫了起来,随后沾染到汁液的位置突然火光一闪,这些人身上相继着起来了大火。这些身上着火的人大喊大叫向着四外跑去,只要接触到这些‘火人’的宾客身上也瞬间着起来了大火。不过这伙烧的诡异,只是人接触之后被会引上身火源。
  
  而桌子、椅子甚至桌布都完好无损……“中计了!尸体里面还藏着炙毒……”童戚振喊了一声之后,溅到他身上的汁液也燃烧起来。
  
  他晈着牙抽出来自己的长剑,趁着火势没有在全身蔓延之前,将沾染到汁液的皮肤用剑刃削去,其他的几个方士做了和他一样的动作。
  
  和这些方士不同,归不归的身上也窜起来了火苗。老家伙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任由火苗在自己身上燃烧。火苗也不扩散,烧了片刻之后便自己熄灭了……等到这几个方士将自己身上的汁液都削掉之后,他们都看了童戚振一眼。就见着名方士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个动作做出来之后,几个方士一起行动,他们各自握着手里的法器,将几十个沾染到汁液的宾客们斩杀在法器之下。
  
  这时,百无求想要冲过去,打灭些这人身上的火焰将他们救下来。却被归不归一把拦住:“这是炙毒,没有別的办法。等着大火将他们烧成灰,没有可烧的东西,大火便会自然熄灭……”
  
  归不归说话的功夫,几十个宾客都死在了方士们的剑下。周围的人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被大火一点一点的烧成灰經……与此同时,礼堂上面传来了一声惊叫。归不归回头的时候,看到了文君小姐被眼前这一幕吓得直接晕倒在了吴勉的怀里……新娘子晕倒,这婚礼便不可能继续下去。就在白发男人将怀里的小姐交给老妈子和丫环的时候,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听说今天是吴勉先生大喜的日子,我特此前来祝贺。不知道我的贺礼吴勉先生喜不喜欢?”
  
  “这就是你说的以前旧帐一笔勾销?”吴勉冷冷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既然都来送贺礼了,露不个脸暍杯喜酒吗?”
  
  “在下不胜酒力,就不叨扰了……对了,还有一件事。刚刚我路过太原府的时候,见到了两个冒充方士的人。我把他们带了回来……”说话的时候,两个一动不动的方士从天而降,落在了礼堂门外,吴勉的面前。
  
  这两个方士正是刚刚被童戚振派出去买药的同门,现在他们俩只剩下一口气。两个方士四肢的手筋、脚筋都被挑断,倒在地上不停的颤抖。
  
  看到了两名同门以这样方式回来以后,童戚振大怒,他对着空气大声吼道:“你是什么人?
  
  竟然敢如此对待方士!以为方士一门消亡了,这世上就没有方士了吗?”
  
  “我是什么人?问的好……”声音怪异的笑了几声之后,继续说道:“我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你们有人认识我吗?说出来提醒我一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躺在地上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的两个方士突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随后两个人眼神迷离的向着童戚振和其他的方士扑了过去,眼看着两个方士就要冲到童戚振身边的时候,随着两声闷响,两个人再次倒在了地上。
  
  随后白头发的吴勉凭空出现在了两个方士的中间,他是如何出手制住的两个方士,在场所有人竟然都没有看到。
  
  “你先骗我去杀周令,是为了保周令正在追查的人。见到我没有动作,又把他引诱过来让我杀……”吴勉看了礼堂当中已经苏醒过来的李文君一眼,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对着空气当中的声音说道:“你不动周令,是担心徐福会趁机发现你的身份。现在不怕了……为什么?”
  
  等了片刻没有回应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因为徐福已经没有精力去琢磨你的身份了,你知道黄巢的事情……你们俩已经联手了……”
  
  “吴勉先生你这话一多,我还是有些不大适应。”声音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我是你的话,还是多顾顾眼前吧……”一句话说完之后,这声音再没有了动静。
  
  听不到声音回应之后,吴勉转头看向了归不归的方向。老家伙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白发男人说道:“他不在洛阳城,是两个人……一个人扔下方士,另外一个人说话引起我们的注意,让我们以为他们是一个人……”
  
  这时候,起来观礼的宾客们再次闹了起来,一千多人都涌到了方士门的面前,要他们打开禁制放自己出去,刚才一浪接一浪的惊吓让这些人苦不堪言。
  
  而此时童戚振心里也开始纠结起来,之前他派出去买药材的方士已经这样回来。如果二十四个时辰这些宾客们来不及服用解药的话,便会被风夺尸毒夺取生命。不过放他们离开这里,整个洛阳城的老百姓便都遭了殃。不过让他再派同门去采办药材的话,八成还会和现在一个结果就在童戚振一筹莫展的时候,吴勉突然蹲在地上,从其中一个方士的身上摸出来了药方。随后对着归不归和其他方士说道“我去买药,这里就交给你们。希望我回来的话,你们不要都死光了……”
  
  说话的时候,吴勉便施展起来五行遁法。就在他马上就要消失的时候,百无求一个箭步冲了过来,面对着白发男人说道:“老家伙让老子跟着你,小爷叔你要去哪老子就去哪。这么多人等着吃药,你总要买几百斤,少不得一个出力气的。”
  
  “长安……”吴勉说了两个字之后,身体已经在远地消失。百无求回头看了一眼归不归,随后也施展起来妖法,跟着白发男人前后脚在原地消失。
  
  片刻之后,二愣子凭空出现在长安城最大的一间酒肆当中。这里是当年它和程咬金最喜欢来的地方,突然出现的二愣子,吓了店里的客人们一跳。就在他们以为自己喝多了出现幻觉的时候。
  
  这个凭空出现的黑大个子从酒肆当中窜了出来。
  
  跑到了一个小白脸的男人身边。
  
  二愣子指着大街上前面的方形“小爷叔,老子我记得有五家药铺。再往前面走便是第一家。”
  
  “谁说要去药铺的”吴勉面无表情的看了二愣子一眼,随后向着大街尽头的皇宫方向走去。边走边说道:“去皇宫抓药……”
  
  就在他们俩来到皇宫外面的以后,突然听到里面有人大声呼喊的声音:“着火了!宫里的药库被大火烧了……”随后皇宫当中有浓浓的黑烟冒了出来。
  
  看着皇宫里面的浓烟,吴勉冷笑了一声,这个说道:“这个你也算到了,还还有你算不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