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八章 求亲

第五十八章 求亲

  吴勉回到了李城的大宅之时,见到归不归正在中堂里,笑眯眯的和李老爷说话:“那两个人那么能干,李老爷没想提拔他们一下,让他们俩做个管家什么的?”

  李城陪着笑脸回答道:“两个泥腿子有不识字,我就算有心也还是不成。原本想让他们俩跟着账房学学写字的,这不就出事了吗?”

  看到吴勉回来,归不归冲着他笑了一下,随后指着李城说道:“你来晚了,刚刚李老爷府上有两个下人逃工。我们早回来一刻话的,还能替李老爷把人抓住。”

  “几个帮工而已,怎么敢劳几位活神仙的大驾。”见到吴勉凭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李城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急忙站起来对着白发男人施礼。随后继续说道:“刚刚我让女人们查了下一,没见他们俩带走什么财物。应该就是贪图那点提前给的工钱,走了就走了,没什么大不了。”

  “两个帮工……”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其中一个是不是姓蒋?那么另外一个姓什么?”

  “这个你就猜错了,他们俩一个姓苏,另外一个姓张。”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名字你也不用记了,无非就是大牛,二狗什么的。”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眼睛瞟了一眼绣楼的方向,随后微微的摇了摇头,示意妞儿没有事情,让吴勉不要担心。

  这时,李家的管家赶了过来,看了吴勉、归不归一眼之后。对着自家老爷说道:“外面有内侍省主管鱼朝恩大人的公子鱼令徽求见老爷,他还带来了八色礼物。说什么是来送聘礼的……”

  “我么什时候答应这门婚事的?”听了管家的话,李城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当着吴勉、归不归的面不好发作,只能起身先向他们几个人告假,随后带着管家前往大门口去见鱼朝恩的养子。

  趁着李城离开的档口,归不归凑到了吴勉的身边,对着他说道:“‘管家’一直都住在这里,他应该是怕事情败露之后用妞儿给自己上了一道保险。最近半年蒋合先也住了进来,他们俩表面上都是李府的帮工。老人家我问过这二人的相貌了,都易了容还变了声音……”

  说到这里,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猜得没错的话,黄巢应该也躲在这府里的。只不过‘管家’故意和他拉开距离,应该是怕他被阴司的人找到之后,自己会引火烧身。算的真好……用韩中仙来试探,一旦败露我们找上门的话,有妞儿在手,他们还能逃过一劫。你那边怎么样?假黄巢说出来什么了?”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三言两语的讲完了在废屋的事情。等他说出来周令这个名字之后,归不归的眼睛便眯缝了起来。这时,去查那几个失踪帮工的百无求和孙无病也回来,坐到了吴勉、归不归的身边。

  不过他们还没有说几句话,大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李城带着十几个人向着中堂的方向走过来,为首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这年轻人别看年纪大不,却身穿只有三品官员才可以穿戴的紫色官衣。

  “老岳丈你不要再说了,现在我父亲已经向陛下请旨赐婚。有本事你就抗旨不尊,那样的话就不止是收回盐铁专营之权了。”这年轻人就是大太监鱼朝恩的养子鱼令徽了,他仗着自己干爹的势力想要借着迎娶李文君小姐。李家小姐只是引头,他们父子俩看中的是李家洛阳首富的家底。只要李文君一过门,他们父子俩便将李家家产当作是文君小姐的陪嫁抢夺过来。

  李城的脸色苦了起来,陪着笑脸对鱼令徽说道:“鱼公子,小女年幼尚不到婚配的年纪。再等两年……两年之后老夫我一定将小女……”

  听了李城的话,鱼令徽怪笑了一声,说道:“老岳丈,你们家文君小姐今年一十五岁。算着年纪只比我小一岁,十五了也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嗯,你还有客人?”

  说到一半的时候,鱼令徽抬头看见了坐在中堂当中这几个怪模怪样的人。当场诸位内侍省主管的公子便皱起来眉头,对着自己身后的人说道:“把里面的人都请出来,我要和老岳丈商量一下后天迎娶李家小姐过门的事情。”

  跟着鱼令徽的都是平常跟着他混饭的帮闲,听到了鱼公子的话之后,当场便有三五个人冲到了中堂当中,对着里面的几个怪人说道:“听到我们家公子的话了吗?有什么事情一会等我家公子走了你们在和李老爷说,后天是你们家小姐的大喜日子,早点来喝喜……”

  为首的一个人话还没有说完,身子便倒着飞了出来。随后刚刚走进中堂的几个帮闲一个接一个的飞了出来,几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不是腿断就是胳膊折了。刚刚大言不惭说话的那人摔断了脊梁骨,躺在地上大喊大叫个不停。

  “老人家我记得李老爷只有一位千金吧?为什么许给了我们,又许给了别人。是看我们好欺负吗?”说话的是归不归,老家伙边说便站了起来,走到了中堂门口对着外面的人继续说道:“老人家今天是来送聘礼的,说好了明天就要迎娶新娘子过门……”

  原本看到自己的打手被人扔了出来,鱼令徽吓了一跳。现在又听到有人和自己争抢李家小姐,当下他的脾气又冒了上来,对着身边目瞪口呆的李城,直呼其名的说道:“李城!你竟然敢找这么一群要饭的来羞辱我。好,既然这样也不用等到后天了。大家伙动手把李家小姐抢出来!今晚我就和她圆房。李城,明年就给你添一个便宜外孙……”

  听了鱼令徽的话,他带来的打手们各自拔出挂在腰后的钢刀,冲着中堂里面的几个怪人扑了上去。这些人看得明白,有鱼令徽撑腰就算是闹出人命也不算什么。之前那几个人都是动嘴巴的。论起来动手和自己差远了……

  这几个人举着钢刀冲过来的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摇了摇头,对着身后一个黑大个子说道:“傻小子到你了,和他们讲讲道理……”

  百无求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当下它直接到了门口。抓过来冲在最前面的一个打手,先一巴掌将他打晕。随后倒提着这人的双脚,抡起来向着其他冲过来的人砸去。二愣子一边动手一边破口大骂起来,听到这个小崽子向占妞儿的便宜。如果不是归不归的刚刚叮嘱过它,现在百无求已经过去将鱼令徽的脑袋扭下来了。

  鱼令徽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阵势?当下他被吓的脸色发白,在身边人的搀扶之下,不停的向后退去。

  转眼之间,刚刚冲上去的打手们已经到都躺在了地上。这时,跟着鱼令徽前来送聘礼的鱼府管家稳了稳心神,想要弹出来中堂里面几个人的底细,当下说道:“你们说是来送聘礼的,那么是那家的公子来迎娶李家小姐?”

  这句话问到了点子上,百无求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几个人、妖。老的老小的小,还有一个不像人的。怎么看都是自己浓眉大眼的比较顺眼,就在二愣子准备毛遂自荐的时候。身后站在的归不归回头指着一脸刻薄相的吴勉,笑眯眯的说:“就是这位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