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七章 一环一环

第五十七章 一环一环

  "逃得了吗?”吴勉说话的时候,伸手随随便便的一挥,男人身前的墙壁便对着他倒塌了下来。男人没有防备之下,被砖石瓦砾埋了起来。与此同时,屋子里面密密麻麻的人影也瞬间消失。
  
  “这也太容易了吧?不是说这个黄巢大闹了地府,还放出来三百万亡魂吗?这样的能耐大闹地府……”百无求唠唠叨叨边说边将瓦砾当中的男人抓了出来,等到昏迷的男人现身之后,百无求"咦?”了一声,回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把黄巢的画像拿来给老子看看……他怎么变样了 ?”
  
  说话的时候,吴勉、归不归都凑了过来,果然,画像上面是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而百无求从瓦砾当中找到的则是一个五十岁开外的一个壮汉。男人瞎了一只眼睛,脖子上面还有不知道什么怪兽的刺青。和黄巢完全就是两个人。
  
  "中计了……”看到了壮汉相貌的同时,归不归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老家伙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又被他算计了,他只是想把我们从妞儿的家里引出来。黄巢压根就和他在一起,他们都躲藏在李城的府上……”
  
  然虽百无求听不太懂,不过二愣子担心妞儿的安慰,还是对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喊道:“那还等什么?现在回去弄不好还能抓住那俩王八蛋……”说话的时候,它已经施展了妖法瞬间消失。
  
  “晚了……来不及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偷眼看了看白发男人。见到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当下老家伙再说话之时,更加小心翼翼起来:“这事怨不得你,就算是老人家我的话,弄不好也要中计的。咱们谁不担心那丫头……这里交给你了,我老人家要回去看着那个傻小子。它一着急再把李家的房子拆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带着孙无病一起从这里遁走,只留下人参娃娃陪着吴勉。
  
  “吴勉你也不用在意,那个老不死的还上过当呢,一次半次的没啥。下次我们人参帮着你把面子找回来。”看着吴勉一动不动盯着昏迷的男人发呆,小任叁心里有些不安来起。它拽着白发男人的裤脚,继续说道:“要不我们人参去把席应真老头儿叫来,怎们一起……”
  
  "装的不错,我都想挖个坑把你的骨灰埋在这里了……”没等小任叁的话说完,吴勉用脚尖轻轻的踹了踹瓦砾埋着的男人。在脚尖接触到男人身体,壮汉杀猪一样的惨叫了起来,身体直接从地面上弹了起来。
  
  “我的名字出现在格杀令上是个误会!我要见大方师去解释清……你不是广仁……”壮汉刚刚用了术法装作晕死过去,术法运转起来之后他感觉不到外界的事物。
  
  刚才只是看到一群人冲了进来,带头的是个白发男人。壮汉一直以为是广仁大方师,现在再看却是另外一个人:"你是……吴勉?”
  
  “认识我?”吴勉用他招牌一样的笑容翘了翘嘴角之后,继续说道:"可是我还不认识你,自我介绍下一吧。”
  
  壮汉看到来人不是广仁之后,先是松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我叫做楚方,是跟随徐福大方师出海的方士,这次和广义师兄一起回到陆地,前来追杀……”
  
  这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已经摇了头,说道,没有听清楚?我让你自我介绍。
  
  没让你介绍别人……”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对着壮汉搓了搓手指,一道电弧从他的两指之间冒了出来。“啪!”的一声,变成一道闪电打在了壮汉的身上。
  
  这壮汉不是被雷电劈惯了的归不归,闪电直接将他的半个身子打的焦糊,随后他整个人倒在地上颤抖个不停。
  
  片刻之后,看到壮汉多少缓和了一点,吴勉继续说道:“现在是不是清醒多了?这次说自己的名字……”
  
  壮汉不敢再吃眼前亏,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再次说道:“我叫做高其忠,是徐福大方师门下弟子。趁着替大方师办事的时候,几次私自回到陆地。在陆地上娶妻生子,后来因为我那老婆趁我在海上的时候,勾搭了野汉子。我一时怒气将她和野汉子,还有他们俩的野种一起杀了……”
  
  吴勉对这个人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察言观色之下知道他说的不是假话。耐着性子听完了他犯下的罪事之后,这才继续说道,知道你的名字上了格杀令之后便一直躲在这里吗?”
  
  壮汉无力的点了点头之后,说道:“是……我原本想要去找大方师领罪的,后来知道了我的名字在格杀令上,便一直躲在这里。想着能藏在这里寿终正寝的话,或许还能通过轮回逃避大方师的惩罚。”
  
  “谁告诉你格杀令的事情?还有几个人知道你躲在这里?"吴勉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当下盯着有些慌张的高其忠,一字一句的继续说道:"想好再说,少一个人名换一道雷电……”
  
  想起来刚才被雷电劈中的剧痛,高其忠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开始抽搐了起来。想了半响之后,他继续说道:“那是我说的一个同门,叫做韩中仙的。后来还有一个同门来找过我,他叫周令……”
  
  听到韩中仙的时候,吴勉的心已经沉了下去。不过后来说出来的周令,让白发男人又有了希望。看着高其忠的样子不敢再有隐瞒,这时吴勉才放过了他:"换个地方躲藏……这样瞎子都能找到你。”
  
  说完之后,吴勉拉着小任叁从废屋里面走了出去。原本高其忠以为自己死定了,想不到这个白发男人只是问了几句话就要把自己放走。当下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着吴勉的背影说道:“你不杀我?我是在格杀令上的人……”
  
  “我又不是方士,凭什么要理会你们大方师的法旨?”吴勉说话的时候已经站在了院子里,随后开始施展五行遁法,在他马上就要消失之前,最后说了一句,轮回就能躲的过去吗?”
  
  一句话说完,白发男人已经和小任叁消失在了高其忠的面前。壮汉揉了揉眼睛,确定吴勉已经离开之后,也开始准备施展术法离开这里。不过他重伤之下无法将术法凝集起来。就在高其忠准备放弃使用术法,先出去找个其他的地方暂时躲藏的时候,突然看到三个人从大门外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个是那位有些青涩的年轻人,跟在后面的人还有他的同门蒋合先。
  
  另外一个人高其忠不认识,他低着头跟在年轻人的身后,生怕有人看到他的相貌。
  
  看到了他们几个人之后,高其忠愣了一下,当下对着年轻人说道:“为什么你会和蒋合先在一起?我明白了……是你把吴勉他们引过来的,我没和吴勉说起过你……”
  
  “我知道,你说了韩中仙和周令。”年轻人冲着高其忠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是要借的头颅用一下,毕竟你是格杀令上的人。我是方士,不可以不尊大方师的法旨……”
  
  “你不需要杀我灭口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看到年轻人动了杀心,高其忠最后再挣扎了几下:“为什么你要杀我……周令……是周令。你要借吴勉的手杀周令……”
  
  高其忠的话还没有说完,蒋合先突然动手,他的手里一道白光闪过,高其忠的脑袋从脖子上面掉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