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八章 广仁的话

第四十八章 广仁的话

  看到了师尊倒在自己的面前,火山的脸色大变。当下立即跪在查看广仁的伤势,不过检查之下才发现大方师身上并不见什么外伤。广仁身上不见外伤却又一直昏迷不醒,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将广仁大方师小心翼翼的放下,又叫过来几个!
  
  方士帮忙照料之后,火山来到了正吃得顺着嘴角流油的席应真身边。对着好像没有看见他的大术士说道:“火山不知广仁大方师如何得罪了大术士,才遭此厄运。不过火山身为广仁大方师弟子,不能替师报仇,总可以和师尊一起同难……”
  
  “等一下……”没等火山把话说完,席应真已经停住了口。大术士一脸怪异的看着火山,随后摇了摇头继续对着他说道:“那你还等什么?去啊!
  
  谁打的广仁你就去找谁,求人家也那么给你一下。”
  
  “火山不是来找大术士……你的意思大方师不是你打晕的?”火山认定了是席应真扇晕的广仁,冷不丁听到不是大术士干的,一时之间他竟然又些接受不了。这陆地上除了大术士席应真之外,谁还有这个本事。吴勉和归不归都在自己的身边,再说自己师尊的术法克制着吴勉。别看这些年来吴勉隐隐成了席应真之下第一人,不过真动手的话还不知道谁会把谁打晕在地。
  
  “你看看广仁的脸,术士爷爷让他躺在地上话的,不管哪边脸一定会留下个巴掌印的。你家师尊的脸上有吗? ”席应真说话的时候,再次撕下来一块熟肉,塞进了嘴巴嚼完咽下肚子之后。抬起来他油汪汪的手指,对着火山继续说道:“上次术士爷爷就和你说过,火山你虽然身为大方师,不过还是没有资格挨术士爷爷这一巴掌。回去再下千八百年的苦功,好好修炼一番术法,早晚可以挨上这一巴掌的。”
  
  火山顾不上席应真话里话外的讥讽,当下他转脸看了一眼广义。这个广字辈的男人虽然算是火山的师叔,奈何红发男人有大方师的身份。广义心里虽然不服气,不过还是要给他几分面子的。
  
  “我与大术士见到广仁的候时,他已经晕倒在地了。”没等火山开口,广义主动说了起来。不过在那些以他为尊的海外方士的面前,广义还是加了—句撑场面的话:“如果不是我的话,你或许已经和广仁阴阳两隔了。”
  
  之前他和众方士被困在阵法当中,广义明白了过来之后,开始到处寻找跟随他回到陆地的方士们。不过想比较吴勉和归不归,他完全想不到用火球来传递信息。只是好像没头苍蝇一样,一边到处跑一边大喊大叫的。结果被困在这里几个月,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遇到。
  
  就在广义心里开始有些怯意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和他一样到处乱闯的大术士席应真。和大术士在一起的还有那个格杀令上占有一席之地的贾仲,和广仁一起在困阵法当中的方士足有几百名。随便遇到谁他都可以作威作福的,可惜偏偏遇到了这位大术士。
  
  此时大术士已经饿了几个月,看到不能吃的广义,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去。当下对着这个广字辈的弟子没有一点好脸色,原本看到了贾仲之后,广义就要直接下手了结的,不过被大术士骂了一顿之后,他便只能暂时放过这个方士叛徒了。
  
  他们三个人结伴行走之后不久,便看到了倒在迷雾当中的大方师广仁。按说他们是发现不了他的,还是贾仲差点被广仁绊倒,这才发现雾气昭昭的地上竟然躺着昏迷不醒的广仁。
  
  本来贾仲侥幸不死,便应该由他来背着广仁前行。不过大术士说他不够资格,让广义背着广仁大方师行走。好在走了不久席应真便被饕餮的手艺吸引到这里来了。
  
  虽然知道广仁不是被大术士打晕的,不过火山还是想不通自己师尊是如何受伤的。就连归不归也凑了过来,老家伙看了半天之后也说不明白广仁晕倒的原因。
  
  不过不管怎么样,自己的师尊总算是见到了,现在只要跟着席应真、吴勉他们从这里出去。不过关于如何从阵法当中脱身,就连见识、术法仅次于徐福大方师的大术士席应真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么古怪的阵法。更别说想到脱身的办法了。
  
  按着席应真的意思,大家指定一条道路一直往前走,一定可以出去的。天底下这样的困阵不可能大到无边无际的,只要一直走,一定可以出去的。
  
  不过大术士的话其他人不敢苟同,大家都是困在这里几个月的人。别说边际了,就连一颗石头子都没有见到。除了大术士之外,谁都认定了这是一个没有边界的阵法。靠一条路走到黑,八成是走不出去了。
  
  而那只有名的胖狐狸这次也都闭上了嘴巴,另外一只老狐狸归不归将睚眦从这里逃出来的事情又说了一遍,想要从这里出去的话,必须要先找到那只龙种。最后归不归总结了一句:“想要从这里出去的本事我是没有的,不过那种龙种睚眦有……”
  
  “归不归你说眶眦,现在人也好、妖也好都快齐了,可是偏偏只有睚眦没有找到。”席应真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继续说道:“你也说睚眦从这里逃出去过一次,谁知道它是不是已经又逃走了一次?”
  
  “睚眦在这里……”这时候,将自己厨具刚刚收拾好的饕餮突然说了一句。看了一眼席应真之后,饕餮继续说道:“我虽然虽然不知道眶眦具体在哪,不过它一定还在阵法当中,没有出去。”
  
  “你不说话,术士爷爷都忘了饕餮你是龙种。”
  
  困在阵法之前,席应真几乎一直和张松、饕餮和睚眦生活在一起。眶眦还好一直保留着龙种的样子,可饕餮却是矮胖的人模样。大术士心里已经将它当成了姓饕名餮的一个厨子了。
  
  龙种的话还是可信的,它和眶眦之间还是有某种旁人说不清的联系。大术士也好说话,见到了同为龙种的饕餮说话,他也不再坚持自己的办法。让归不归想办法去寻找眶眦那个小玩意儿……想要找到睚眦,希望便在百无求和张松的身上了。当下他们这些人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每隔百余丈便将饕餮烤熟的妖兽肉仍在地上。同时张松。
  
  和百无求他们俩都要将自己的鲜血滴在兽肉上,睚眦的鼻子灵敏异常,只要发现了这些熟肉,便能一路跟随找到他们。
  
  虽然然舍不得这些熟肉,不过这也算是能找到睚眦的唯一办法。想着当初睚眦从这里出去之后饿疯了的样子,只要它在附近路过,一定会发现这些喷香的熟肉。上面还有百无求和张松的鲜血,睚眦感觉到这一人一妖之后,一定会飞奔着赶过来的。
  
  当下,众人都开始忙乎了起来。饕餮为了能找到自己的弟弟,再次施展手段将准备扔出去的熟肉重新烤制了一边。重新烤好的熟肉香气异常,就算是一般的方士,也可以闻到十几丈之外熟肉的香气。
  
  众人前行的时候,百无求和张松也不能闲着。
  
  他们俩每人(妖)贡献了一大碗鲜血之后,还要站在队伍的两侧大声喊叫睚眦的名字。谁知道那只龙种会不会出现在他们的前方?
  
  眼看着队伍就要开始前进的时候,一直昏迷不醒的广仁突然睁开了眼睛。清新过来的大方师一把拉住了自己弟子的手,在火山耳边低声说道:“和吴勉分开……和他在一起,我们便出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