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七章 最后几人

第四十七章 最后几人

  “就是没有找到那个小家伙。”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怕的是上次睚眦在这里被吓出毛病了,进来之后马上就顺着上次的破绽逃出去。那我们就麻烦了……”

  看着归不归愁眉苦脸的样子,吴勉的嘴唇动了动,随后翻着白眼看了看老家伙,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这时候,归不归也看到了白发男人的反应,老家伙冲着吴勉做了一个鬼脸之后,继续对着火山说道:“已经走到这里了,也没有被的办法。续继走,要么找到阵法的破绽出去,要么大家都留在这里。反正我们几个成生不老,在哪里活着都一样。”

  想到起码自己的师尊现在还活着,火山多少放心了一点。要找到广仁大方师还要仰仗这几个人,当下火山大方师再说话的口气也平顺了许多。对吴勉顺便依旧没有什么话好说,不过起码不用横眉冷对了。

  趁着这个档口,归不归向火山询问他和广仁师徒俩是如何被困在这阵法当中的。火山现在这个时候敢不得罪这个老家伙,叹了口气之后,说出来自己和广仁大方师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那天被大术士打晕之后,他和广仁苏醒过来之后,因为看不惯广义指手画脚的样子。当下他们师徒俩决定暂时离开,虽然他们俩接到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不过法旨上面却没有说要以广义马首是瞻,既然是对付格杀令上面的人。那他们师徒俩自己去找目标也未尝不可。

  当下他们两位大方师撒下这些年新受的弟子去查格杀令上其他的人,没过几天,火山的一名弟子传来消息,在汴州城的一处酒肆中当,发现了在格杀令名单上第一位的屠黯。

  现在屠黯化名方圆,隐名埋名在汴州节度使衙门里面做了一名小小的书吏。他应该已经知道了格杀令的事情,平时吃住都在节度使衙门当中,被发现那次还是因为同僚请客吃酒,无奈当中被拽去的。

  得知屠黯就在汴州之后,广仁、火山师徒俩马上施展遁法赶了过去。果然在节度使衙门当中发现了屠黯,在动手的时候,火山不小心触动了屠黯事先摆下阵法机关。惊动了这个格杀令名单的第一人……

  发现两位大方师到了近前之后,黯屠转身便向着节度使衙门的后院逃去。广仁、火山在后面紧紧跟随,不过就在他们二人冲到后院的一瞬间,眼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火山从汴州节度使衙门瞬间到了这阵法当中。

  其他的方士归不归已经打听过了,他们和广仁、火山的情况差不多,也是发现了韩中仙、蒋合先的下落。然后一窝蜂的追赶过去,结果刚刚一出现便糊里糊涂的到了这里。甚至还有的人方士直到看见了归不归之后,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真是大手笔啊,那个人把陆地上所有有本事的修士一网打尽。这个老人家我都开始佩服他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们在这里等着,看看他还能把谁弄进来。”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原地转了一圈,刚才他和吴勉行走的方向已经作废。老家伙选了另外一个方向,继续向前走去:“往这边走吧,老人家我看着这个方向顺眼,说不定还能在前面遇到哪位老熟人。”

  此刻,该吃饱了的都吃饱了。该相见的也相见了,众人整理了一下之后,便继续向着归不归指定的方向走了过去。之前因为发现了妖兽的缘故,老家伙将二百多方士都聚拢在了一起。不过这样一来队伍过于集中,不利于在这样大雾的环境当中寻找其他的人员。

  当下归不归再次将众方士都散了出去,让他们继续每隔五十丈向前行走,边走边对着天空发射火球吸引剩下的方士过来。吴勉、孙无病和百无求、饕餮还有火山他们都被老家伙打发到了方士当中,突然发现有妖兽的踪迹,由这些人、妖们负责处理。而老家伙带着小任叁在当中调度,如果那里出现的妖兽不是火山、饕餮这样的人对付了的,他还要及时请吴勉等人、妖前去增援。

  说到妖兽,吴勉的心里一直疑惑。自己在这阵法当中这么久了,为什么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妖兽?其余的方士们落单之时,也没谁说见到过妖兽,可老家伙那边的人马刚刚多了一点,马上便招惹了妖兽前来。那么这妖兽又是怎么到这阵法当中来的?

  现在吴勉已经走到了方士们当中,再想去找归不归询问有关妖兽的事情都做不到了,只有等着休息面前那个老家伙再开口问他。

  大概走了十几个时辰之后,开始又有零星的方士加入到了这个团体当中。就在众人、妖开始有些松懈的时候,突然听到空气当中传来一阵野兽的嘶吼声。随后火山的声音利用传音之法传了过来:“是天吼,已经被我了结了。可以继续前行……”

  “什么叫可以继续前行?你们是可以不用吃喝,老子呢?那是老子得口粮。不走了……开饭……”没等火山说完,百无求的声音从吴勉身后几百丈远响了起来。二愣子这句话出口,火山便没有了动静。随后,席应真开始传话休息一下,顺便让饕餮将被火山杀死的妖兽天吼处理一番。

  当下,吴勉跟着众方士走到了席应真得身边。看着饕餮亲自动手,将巨牛一般的妖兽天吼剥皮分肉,随后连同内脏、骨髓一起将能烤制的部分用妖火烤熟。就连妖兽的皮也没有浪费,经过饕餮的炮制之后,变成了兽皮包裹将这些烤熟的肉包裹在里面,作为他们没有辟谷之人、妖的干粮。除了骨头之外,理论上这还算是大部分的妖兽天吼。

  这时,百无求和小任叁、张松已经开始大吃了起来。可惜饕餮随身携带的调料早已经用光了,虽然肉烤的不错,终归没有咸淡吃起来感觉不到味道。刚刚烤熟的时候,吴勉也跟着吃了几口。不过这白发男人挑剔,见到没有盐味,只将嘴里的肉咽下去,便不在吃了。

  看着饕餮快要将妖兽的肉处理好的时候,空气当中又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谁在烤肉!是饕餮吗?给术士爷爷留下一只兽腿来……怎么这么多的人……任叁,我的儿,爸爸我这次是因祸得福,又见到你了……”说话的时候,那位和张松、饕餮一起引到阵法当中的席应真终于露了面。

  此时的席应真虽然也是许久没有吃过食物,不过他却没有什么变化。明明都是没有辟谷的人,别人几乎都脱了像,只有这位大术士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将冲到怀里的小任叁抱起来之后,老术士先是抓了一把熟肉塞进了嘴里。咽下去之后,回头冲着身后说道:“你还在等术士爷爷亲自过去请你吗?磨磨蹭蹭有一点广字辈弟子的样子吗……”

  席应真说话的时候,从大雾当中走出来三个人。其中一个人已经昏迷,倒在了哪位广字辈弟子广义的背上。另外一个竟然是跟着大术士一起困在阵法当中,在格杀令上占了一席之地的贾仲。

  广义板着面孔走到了席应真面前,他刚刚想要将背着的人放下之时,看到了已经站起来准备向席应真打听自己师尊消息的火山。当下广义将背着的这个人放到了红发大方师的身边,这个已经昏迷的人竟然就是火山一直担心的师尊广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