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四章 壮大的队伍

第四十四章 壮大的队伍

  没等吴勉、张松两个人过去,对面放出火球的人已经向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片刻之后,三个人影已经出现在了吴勉的面前。三人当中为首的一个竟然是那位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火山,另外两个人也是眼熟的很,是被徐福大方师派回陆地,追杀在格杀令之上人名的方士。之前吴勉数次去见徐福,几乎都见过这几个方士的。

  这三名方士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他们都是辟谷有了境界的。就算三五年被关在这里,也不会因为饥饿而感到不适。

  看到了这边发出火球的是吴勉和张松,火山和其他两名方士的脸上都流露出来失望的表情。他们对白发男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并不感兴趣,不过火山还是在脸上挤出来点笑容,冲着吴勉说道:"原来吴勉先生也进来了,请问有没有见到广仁大方师?”

  “你看见我好像很失望……”吴勉看了火山一眼之后,继续用他特有的语气说道:“广仁又不是我儿子,凭什么要我看着他……”

  “见过!我见过广仁大方师。”没等火山和其他两个方士脸翻,张松已经抢先说了一句。随后看着三个方士脸上都露出来欣喜的表情之后,张胖子继续说道,你们身上带着什么吃的吗?用吃的来换……给一个馒头告诉你们广仁大方师的下落,两个馒头直接带你们去。”

  "张松你在戏耍我们吗?"火山三人脸上都浮现出来了怒气,如果不适吴勉在这里的话,三个人恐怕已经将张胖子撕碎了。

  张松现在为了口吃的已经豁出去了,他躲在了吴勉的身后,看着面前的三个方士再次说道:“两个馒头告诉你们广仁大方师的下落,四个馒头直接带你们去。不是我说,再耽误一会的话我就要点炒菜了啊……”

  “你我都在阵法当中!让我如何去找馒头?"火山深深的吸了口气,将已经到了脑门的火气又压了下去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这样,你先告诉我广仁大方师的下落,出去之后我还你馒头。”

  “这是不废话吗?出去之后我让你做皇帝……”张松仗着有吴勉撑腰,当下放开了胆子。看着火山的脸色几乎和他的头发一个颜色之后,张松这才缓和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你们怎么不知道变通一下呢?没有馒头、麦饼也可以,没有麦饼、肉干也可以。总之你们身上有什么吃的先拿出来再说……”

  火山三人都是辟谷的方士,又怎么会在身上带着吃食?就在他们纠结的时候,其中一个方士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在怀里掏了半天,掏出来用油纸包着的几块肉蒲来:“你的运气好,这是我带着喂猫的吃食,忘在身上了。拿去吧……现在可以说广仁大方师在什么地方了吧?”

  这几块肉蒲放在方士身上经已几个月了,早已经走了油。打开油纸之后一股哈喇味直冲脑仁,原本张松连看都不看的吃食,现在再看肉蒲好像看到了皇帝吃的御膳一样。张胖子迅速的从吴勉身边窜了出来,一把将肉铺抢在手中之后,又快速的躲回白发男人的身后。看他的样子,哪里像几个月没吃饭的……看着张松狼吞虎咽的样子,火山三人都压住了火气,等着他吃完之后将自己师尊的消息说出来。

  片刻之后,几块肉铺已经都进了张松的肚子。只是不吃还好,这几块不疼不痒的肉铺下肚之后,张松饥饿的感觉更盛。

  不过火山不管他吃没有吃饱,看到肉蒲下了肚之后,直接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广仁大方师在什么地方?”

  "就在这阵法当中啊,火山你问的问题还真是奇怪。你继续在这里面找,不是我说,再过几年一定能找到。”张松哪里知道广仁的下落,他只是为了口吃的信口开河而已。有吴勉撑腰不要白不要,就算有朝一曰能从这里出去的话。有大术士和睚眦在身边,一个小小的火山又能把自己怎么样?

  “张松你找死!"知道自己被张松戏耍之后,火山也不顾吴勉就在眼前,当下就要出手了结'张胖子、没曾想他还没有来来得及出手,吴勉已经将身体一横,完全挡住了张松。随后用他独有的语调说道:“大方师真是有出息,为了口吃的就要闹出人命?”

  看着白发男人拉偏手,火山更加火冒三丈起来。就在他不管不顾要和吴勉拼命的时候,却被他身边的两个方士拉开。刚才送张松肉蒲的方士在火山耳边低声说道:"大方师息怒……我们还要继续去寻广仁大方师,大方师压压火气……一切都要等广仁大方师定夺……”

  用广仁给了火山一个台阶,当下这位红头发的大方师这才强压了火气,当下恶狠狠的瞪了吴勉、张松一眼,随后说道:“大家都在阵法当中,火山还指望吴勉你有办法能从这里出去,说不定我们这些方士也可以借光。”

  "大方师……一代不如一代了。”说话的时候,吴勉不再搭理这三个人,带着张松转身沿着刚才的路线走了下来。一边继续往空中仍着火球,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沾别人光这种不要脸的话,徐福做不得,广仁说不得。其他的大方师……”

  吴勉的话说了一半便住了口,火山气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紫。他心里有苦说不出:我就是和你客气一下的,好嘛?

  等到吴勉带着张松继续前行的时候,却发现火山三人就跟在他们的身后。白发男人明白他们三个人意图,这是打算跟着自己,指望可以吸引过来更多的人过来。

  毕竟火山不比吴勉,可以不停的施展控火之法,这个白发男人的术法好像无穷无尽一样。

  吴勉也不理会后面跟着的三个人,好像他们不存在一样,和张松一起继续前行。就这样他们继续前行了大约两三天之后,吴勉的火球再次得到了回应。这次又是落单的方士,火山借了白发男人的光,身边的方士又多了一人。没过几个时辰,又有一名方士顺着吴勉打出去的火球找到了火山大方师。

  看着火山的队伍开始壮大,张松又些心虚了起来。看了一眼身后一直在恶狠狠盯着自己的方士们,张松对着吴勉说道:“不是我说,看见后面那几个方士们了吗?明明是沾你的光,还好像是你应该做的一样。不能什么便宜都让他们占了……”

  “就当他们都死了。"吴勉一句话打断了张松的话,他几乎没有回头去看火山几个人。当下又是一个火球扔到了空中,随后继续说道:“先要找到归不归他们,那个老家伙有出去的办法……”

  这句话让张松的眼前一亮,原本他已经做好了死在这阵法当中的准备。现在被白发男人的这句话又起了出去的希望,张松陪着笑脸对吴勉说道:“那只老狐狸怎么出去?他知道的你一定也知道。要不要咱们先试试?先出去吃顿饱饭之后再回来继续找。”

  “别做这个梦了,不找到归不归他们之前,谁都不要想出去。”吴勉的话音刚落,远处响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谁在那里玩火?说一声,你们是方士还是张松他们?是小爷叔吗?老子是百无求……你那里怎么这么多人?谁带着馒头了吗?没有馒头麦饼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