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三章 路遇张松

第四十三章 路遇张松

  吴勉眼前一花,面前的景象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他所在的位置瞬间,变成了一个弥漫着浓厚雾气的所在。

  原本在他身边的归不归和那几只妖物也不知道去哪了,这个被雾气笼罩的地方似乎只有他这一个人。在雾气当中吴勉目力所及的范围只有十余丈远,就算白发男人用上了种子的力量,也没有丝毫进展,反而吴勉隐隐有一种雾气克制种子力量的感觉,让他在雾气当中有些不大适应。

  如果换做是归不归或者百无求的话,这个时候他们俩已经开始扯着嗓子开始喊人了。不过吴勉的性子,无论如何也不会开口求救的。当下他先是原地转了一圈,随后对着天空放出去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大火球飞到二十几丈的高空之后,开始缓慢的向下降落。如果附近有修士看到了火球飞天之后,一定会有所呼应。就算发不了火球,起码还可以大喊示警。不过一直得到火球彻底的熄灭,也没有等到有人前来呼应。无奈之下,吴勉只能一个人继续在迷雾当中行走。

  他每走三五百丈的距离,便向天上发出一个火球。一直等到火球完全熄灭之后,才继续前行。走出去三百丈左右之后,继续向天上发出一枚球火。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吴勉非但没有见到人,就连一个树、一棵草甚至一颗石头子都没有见过。好像这里除了他之外就只剩下雾气了,不过白发男人还是没有放弃。他继续一边向天上放着火球一边继续前行,只要继续往前走,一定有机会看见其他人的。

  就这样,吴勉继续往前走,因为没有任何参照物无法算出时间。不过粗算下来他已经走了最少十几天,相比较劳累白发男人能加难以忍受饥饿。仗着是长生不老的身体,要不然的话吴勉恐怕早就已经饿死了。

  现在吴勉可以体会到为什么睚眦刚刚逃出去之后,一副饿死鬼的样子了。如果现在自己能从这里出去的话,他差不多也能吃下去两只羊了。身边有没镜子,不过吴勉也能感觉到自己瘦了不少,继续这样走下去的话,不知道白发男人最终会不会变成一个行走的骨头架子。

  好在吴勉的术法并没有因为饥饿收到影响,他还是每走一段距离便放出来一个火球,虽然看去上好像永远得不到回应了。

  就在吴勉已经有了自己要困死在这里的预感时,他放出去的火球终于有了回应。当白发男人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当初火球之后,远处突然响起来一阵尖叫的声音:“有人!我在这里……过来救救我……不是我说,我是不是死了……你是阴司鬼差?

  来,带我走吧,先给点吃的行不行?没有吃的话,给碗孟婆汤吧,来碗厚的……”

  顺着说话的声音走过去,走了半天之后才看到一直说话的位置躺着一个干瘦干瘦的男人。如果不是那句不是我说的话,白饭男人绝对认不出来这个瘦子会是大术士席应真的弟子,那个胖胖的张松……现在的张松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原本二三百斤的大胖子现在看上去最多也就六七十斤。他瘦的已经脱了相,原本胖嘟嘟的一张大脸因为快速消瘦的缘故,腮边两侧的皮肤当啷下来,看着说不出来的滑稽可笑。

  此时张松正躺在了地上,无力的看着走到身边的白发男人一眼。看到来人不是阴司鬼差,他反而有些失望。当下有气无力的对着吴勉说道:"哎……原本你和归不归那个老家伙是我最后的希望,既然你进来了,那么说他应该也没有逃出去,是吧?”

  “起来一起走,早晚你会看见那个老家伙的。”说话的时候,吴勉少有的主动伸手,想要将张松拽出来。

  没有想到的是,张松只是看了一眼吴勉伸过来的手。随后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哪也不去……死就死在这里了,要不你给我一个馒头,要不然你就直接弄死我……”

  〃弄死你?"吴勉上下打量了一番张松之后,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一动不动的张松说道:“那还如吃了你……吃了你之后,说不定我便可以找动出去的路了。”

  吴勉这句话一说出来,张松激灵的哆嗦了一下。这个男人好像从来没有和自己开过玩笑,看他骨瘦如柴的样子,说不定真会打自己这身皮嚢的主意。当下张松突然翻身站了起来。陪着笑脸对吴勉继续说道:"我也就是想诈个馒头,既然你身上也没有带着,那还是要跟着你走的。吴勉你是不知道,我盼着能来个活人不知道盼了多少天了。老天爷照顾,盼了这么多天终于把你盼过来了……”

  说话的时候,张松摇摇晃晃的跟随着吴勉继续前行。两个人一直往前走,吴勉继续一路向着天空扔出去火球。在扔火球的空隙,白发男人向张胖子询问他是如何进到这里来的。

  张松又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反正被你捡起来,也不怕丟人了。

  当初咱们两拨人分开之后,我和大术士继续寻找那个幕后黑手的下落。我陪着他老人家一路查到了洛阳城,当时听说城里的娼馆里面来了十几个波斯的姑娘。我们家那位大术士便要去哪里查看,他老人家在娼馆里面查了一夜,第二天日上三竿都不见出来。后来我、贾仲和饕餮进去请,他们俩进了波斯姑娘的闺房之后也不见出来,当时我察觉出来不对,便想要逃走给你们报信去。谁能想到那个人做的更绝,竟然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设下阵法。我从娼馆当中走出来,便到了这里……也不知道多久了,没吃没喝的还死不了……”

  最后一句话点醒了吴勉,他看了一眼张松,说道“"死不了?这怎么讲……”

  “张松我是靠着夺舍才活到现在的,不吃不喝的这么久,这副皮嚢早就应该废掉了。可它还是好端端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吗,张松额头上面见了汗。换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后来我才明白了过来,这阵法虽然了不起,却不是为了杀人而设的。

  被关在里面的人就算不是你们这种长生不老的人,也不会因为饥渴而死。说它是个阵法,倒不如说是个监牢更贴题。”

  听了张松的话,吴勉心里对这阵法又有了新的认识。虽然他是个冷面孔的人,平时也不怎么爰说话。不过在这里这么久了,终于见到了一个活人,白发男人的话也开始慢慢的多了起来。张松说完之后,他也将睚眦被找到的事情简简单单的说了一遍。听的张松目瞪口呆:“你是说睚眦也曾被关在这里过?它自己找到出路逃了出去?”

  "以后看到睚眦的时候,你自己问它。"吴勉不轻不重的怼了张松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再和你说一个好消息,除了我之外,归不归他们也进来了。现在如果想要有人从外面救我们出去的话,那就只有海上的徐福了。”

  张松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就在他要打听吴勉他们是怎么着道的时候,突然远远的看到远处也有一个火球从地面上飞了起来。看到了火球之后,张松的表情马上变得又有了希望,我们过去……兴许那边的人进来的时候带着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