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二章 阵法的破绽

第四十二章 阵法的破绽

  “老家伙你想干什么?之前每次问它这个,睚眦不都是这样吗?”百无求看到了睚眦又要往洞府的纵深处逃,当下急忙拦住了归不归,瞪着眼睛说道:“被折腾它了,每次这小玩意儿都要好一阵子才能恢复过来。你不是老狐狸吗?再想想别的法子。”

  “老人家我要是还有别的法子,就不来找这个麻烦了。”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大术士和那些方士们就成是被那个人用阵法困住了,睚眦是唯一一个从阵法当中逃出来的。不指望它还能指望谁?”

  “老家伙你不是说睚眦不是逃出来的吗?怎么又改口了……任老三你干什么去?

  小心那小玩意儿晈你! ”就在百无求和归不归啰嗦的时候,听到席应真也被困在阵法的时候,原本还在看热闹的小任叁突然跳了起来,小家伙向着睚眦的位置追了过去。

  “小睚目此,你别怕……咱们就说两句,你可别吓唬我们人参,早天晚上我们人参还给你酒喝来着。咱们就是说两句……”百无求一个没留意,小任叁已经追到了睚眦的身边。小家伙一边慢慢的向睚眦近靠,一边继续说道:“我们人参家的老头儿也被困在你逃出来的阵法里面了……还有你们家张松,你哥哥饕餮都在里面。看在他们的身上,你说几句……”

  这些日子,小任叁已经和睚眦混熟了。别看龙种不停的对着小家伙嘶吼、威吓,却不敢真对这个小家伙下手。不过回想起来自己被困在阵法当中的那段曰子,还是让睚眦不寒而栗。好在张松、饕餮的名字管用,听到他们俩也被关在阵法当中之后,睚眦终于不再向后退去……纠结的原地转了几个圈之后,睚次再次一声低吼。随后它向着府洞外面窜了出去,小任叁误会了睚眦的意图。在后面叫喊着:"你别逃啊……咱们什么都好商量,两句不行就一句……”

  “任老三你别耍泼了,那小玩意儿要带着我们去它逃出来的地方……”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加上一个孙无病都已经跟着眦睚冲出了洞府。二愣子嫌小任叁跑得慢,当下将小家伙抗在了肩头,也跟着狂奔去追赶睚眦去了。

  睚眦冲出洞府之后,一路向着大山的深处跑去。归不归的洞府坐落在群山山脉中间,龙种一路向西越过了六七个山头,最后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山下停下了脚步。

  随后对着身后众人、妖“呜呜……”的叫了几声,示意他们的动作要轻一些。随后睚眦这才蹑手蹑脚继续向着小山包的位置走了过去。

  众人跟在它的身后,就看归不归都没有想到,原本拘禁众人的阵法距离自己这洞府这么近。之前还以为睚眦是特意来投奔的,现在看起来龙种只是逃出来之后发现在归不归洞府的附近,它是饿急了前来讨要口吃的……众人、妖跟着睚眦一路向着山顶走过去,眼看着走到了三分之二的半山腰之后,睚眦突然停下了脚步不在继续前行。

  它夹着尾巴躲到了吴勉的身后,这个时候龙种竟然连它最依赖的百无求都放弃了,直接躲在本事最大的白发男人身后。可见前面阵法对它的伤害有多大。

  “老人家我先走,你们跟在我老人家的身后。"说话的时候,一向躲在吴勉身后的归不归竟然主动走在了前面。随后老家伙自己说出来了原因:“这阵法应该是徐福新创,再厉害也不过是方士一门的路数。和你们比的话,老人家我对方士的玩意儿还是多少能看出来一点的。你们踩着我老人家的脚印,干万不要做大幅度的动作。”

  归不归的话让身后的这些人、妖都紧张了起来(白头发的除外),连一向大大咧咧的百无求都紧盯着老家伙的脚步,生怕哪一步走错了,自己跌进让睚眦都胆战心惊的阵法当中。

  继续向着山顶走了半个多时辰,眼前的景象开始发生了变化。原本郁郁葱葱的树木都变成一根一根烧焦了的枯木,在枯木当中还有不少被烧死的动物尸体。继续再往前走,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的空地。

  空地上面寸草不生,配合着刚才看到那一片枯树林,显得格外的阴森。归不归正打算继续前行的时候,冷不防身后的睚眦再次发出来刺耳的尖叫声。随后百无求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家伙站在那里别动!

  这小玩意儿说它就是从里面逃出来的。”

  见到归不归停下了脚步,跟在吴勉身后的睚眦再次低声叫了几声。随后百无求替它说道:"空地里面是另外一个世界,你进去就出不来了……老家伙你干万别乱动。

  慢慢的往后退,先撤回来再说。”

  这时候归不归也看出来阵法的端倪,老家伙一动不动得站在原地,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那一片空地。身后的人、妖都明白他这是看出来了什么,当下都闭上了嘴巴不去打扰他。

  半响之后,归不归突然嘿嘿笑了一下,随后向着身后退了几步,对着后面的吴勉说道:"这次老人家我都忍不住要夸徐福那个老家伙几句了,这阵法一点方士的痕迹都没有。他竟然从方士一门的局限当中超脱了,这阵法可以说自成一派……”

  “你拍完徐福的马屁之后,给我说一下。"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他的话,白发男人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说道:“一个时辰够吗?不够你还可以继续再说。”

  被吴勉嘻了一下,归不归也不在意。

  老家伙嘿嘿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不过老人家我还是看出来了阵法的门道,这里并不是什么阵法的出口。只是睚眦误打误撞在里面冲出来的一个缺口而已,它的运气好,这缺口就在我们的洞府附近。”

  这时候,百无求忍不住说道:“别说那么多没用的,老子就想知道这是个什么阵法,怎么就能把席应真老头和广仁、广义他们那些方士一股脑的都关在了里面。他们还有救没救?能必能也走睚眦的这个缺口从里面出来。”

  “他们能从这个缺口处出来,只存在字面上的可能。"归不归看了一眼趴在吴勉脚下,还在瑟瑟发抖的睚眦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猜得没错的话,阵法当中的世界巨大无比。睚眦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能侥幸逃脱的。他们那些人可能都不会在里面相遇,再从唯一的缺口当中出来的机会几乎等于不可能。”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再次转回身来,面对着眼前的一片空地。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现在当中还有阵法的边缘残留在里面,不过只要我们不走过去,便还是安全……”

  “真的是那样吗?”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那个听过两次的声音。

  声音响起的同时,原本光秃秃的恐怕瞬间外扩。原本他们所在的满是烧焦枯枝的位置转眼变成了和空地一样的所在,这是管家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知道你们要到缺口这里来,我当然应该提前来补救一下,顺便给阵法加个变化……”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吴勉、归不归众人、妖已经彻底的消失在了空地当中。看到他们都被阵法吞噬掉之后,那个稚嫩的年轻人出现在了阵法外围。他长长的松了口气,看着刚刚吴勉、归不归消失的位置,自言自语的说道:“都说了,这里不叫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