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一章 棋逢对手

第四十一章 棋逢对手

  吴勉、归不归二人刚刚回到了洞府之后不久,两个人几乎同时反应过来那个‘管家’有问题。到不是说他哪里露出了破绽,而是那个幕后主使之人既然能算到自己二人会隐身尾随广孝。也摆了个傀儡当作替身,按着这个路数下来,幕后之入应该躲藏在附近,窥视现场的变化。

  可那房间周围并没有刻意窥探的位置,那问题便在‘管家’身上了。虽然他尿裤子的戏份做的很足,不过回来看一眼总是没错的。当下还是吴勉和归不归回到了镇店当中,开门的一瞬间便知道自己中了计……几间屋子走了一圈之后,除了管家故意留下来的人皮之外,再没有发现什么其他有价值的东西。在后院的一水口缸当中,满都是已经被稍微灰烬的残渣。看来‘管家’在临走之前,将无法带走的东西都放火烧掉了。

  “想不到老人家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归不归坐在那几张人皮的旁边,看着不久之前还尿着裤子求自己饶命的‘管家’人皮。怪古的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几张人皮吹了口气。老家伙的嘴里喷出来几颗火星,火星触碰到人皮之后瞬间着起来大火,眨眼的功夫便将几张人皮烧的干干净净。

  “杨福禄到底是什么来历?能在老人家我的面前耍花枪,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看着身边散落一地的灰烬,归不归难得的皱起来了眉头。发了一会呆之后,老家伙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以前不管是问天楼主,还是突然冒出来的陆无忌。

  只要仔细捋捋总是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的,可这个人……”

  “你还真是喜欢费脑筋”这时候,站在他对面的白发男人开了口。吴勉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看着老家伙继续说道:“他的狐狸尾巴早晚夹不住,是要露出来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顿了一下。随后他脸上露出来一丝古怪的笑容,对着坐在地上的归不归继续说道:“那个人真是一点迹痕都没有留下来吗?老家伙,你真的老了……”

  吴勉一句话瞬间点醒了归不归,老家伙嘿嘿一笑,轻轻拍了一下自己光秃秃的脑门,说道:“睚眦……老人家我偶尔被人算计一下,多少有点不适应,竟然把这只龙种忘了。广孝和尚被那个人指派去洞府是为了查看睚眦,这么说起来的话,当初还是小看了龙种逃回来这件事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老家伙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可能知道‘管家’是谁了,不过还要先回去看看睚眦。

  看那龙种能‘说’点什么出来。”

  归不归说话说一半藏一半的方式吴勉已经适应了,他也懒得和老家伙计较。在离开之前还要在镇店里面转一圈,向附近邻居打听一下杨福禄这户人家最近有什么变化。

  不过就在吴勉、归不归推门要出去的时候,两个人突然同时古怪的笑了一声。

  随后归不归从怀里摸出来一颗金稞子,顺手丢在了大门外面的地面上。就在金稞子出离大门范围的一瞬间,竟然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趣的阵法,竟然可以凭空的拘人。阁下就是这样拘走大术士席应真和广仁、广义他们的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大门外面的空气继续说道:“阁下真是算计到家了,算到了老人家我会再回来一趟。不过你为什么不把阵法直接摆在门内呢?说起来那样成功的机会会大一点吧……”

  “两位的心智让我有点意外了,想不到你们二位会看出来破绽。不过能不能告诉我,这阵法的破绽在哪里? ”这时,一个声音从空气当中传了出来。这声音听着耳熟,不久之前还在对他们磕头,求饶了他一个小小管家的性命。

  没等归不归说话,一边的吴勉冷冷的笑了一声,对着空气当中的声音说道:“你进来,我就告诉你……”

  “哈哈哈哈……”声音又些放肆的大笑了一阵,随后说道:“我一个小小的修士,怎么敢在大名鼎鼎的吴勉、归不归面前放肆。既然二位不肯说的话,那我回去自己想,总会想明白的。不打扰两位继续探查我的身份了,在下告辞……”

  “别着急走,你从徐福那里拿到阵法的时候,他没有告诉过你这阵法是有缺陷的吗?还是说你们偷走阵法之前,忘了问他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叫住了声音之后,继续说道:“之前老人家我一直都在纠结,是哪位早就成名的大人物拘走的大术士他们?现在终于想明白了,小人物只要用对了术法,一样可以做到的。不过我老人家心里还是有点疑问,你们怎么做究竟想要做什么?真是想要逼得徐福从海上回来,亲自清理门户吗?”

  归不归的话一出口,那声音便沉默了起来。片刻之后声音再说话的时候已经收敛了许多:“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们二位,之前在二位面前卖弄,能侥幸脱身还真是老天爷眷顾……时间不早了,不耽误两位大修士了。在下告辞……”

  最后一句话说完,大门外面的景象突然古怪的扭动了一下,随后便再次恢复了正常。归不归再次喊话却得不到回应,当下老家伙笑了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徐福的弟子,还真是没有几个省油的灯。”

  “你这是在夸自己吗? ”吴勉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随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老家伙你也算扳回一局了,要不要走出去再打听一下?”

  归不归看了一眼大门外平常无奇的地面,虽然看着有附近的百姓来回的走动。

  不过他笑眯眯的揺了摇头,对着吴勉说道:“也没什么好问的,还是早点回去问问睚眦吧。你也说老人家我刚刚扳回来一局,可不想这么快就阴沟里翻船。”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开始催动遁法,片刻之后在吴勉的面前消失。白发男人又些轻蔑的笑了一下之后,看着刚刚老家伙所在的位置,说了一局:“老滑头……”三个字出唇之后,白发男人也跟着消失在了原地。

  两个人消失之后,在房屋大门对面的一处民宅当中,那个又些稚嫩的年轻人透过窗缝看着二人离开,自言自语的说道:“有点棘手了,连我的身份都能猜出来。还真是不能小看你们,亲眼看到我收了阵法,还是不中计。”说话的时候,这人在身边桌子上的沙盘上抹了一下,随后就见正在对面来回走动的百姓们凭空消失……与此同时,吴勉、归不归两个人已经回到了洞府当中。看到了他们俩这么快便再次回来,百无求、小任叁一起凑了过来,向归不归打听出了什么事情。

  “能有什么事?还不是是徐福那老家伙不会教弟子。他惹的祸已经烧到其他弟子的身上了……”归不归三言两语说完事情的经过之后,转头冲着跟在百无求身后的龙种笑了一下,随后对着二愣子说道:“傻小子,你问问睚眦它失踪的那些曰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它的话你能听懂。”

  睚眦也能听懂归不归说的话,龙种全身赤红色毛发瞬间炸了起来。随后冲着老家伙一声一声的低吼,同时慢慢向着身后退去。类似这样的话之前归不归和百无求已经问过多次,不过睚眦明显不想回忆那件事。每次龙种都是这样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