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章 对手

第四十章 对手

  "那么大术士呢?你在洞府的时候可是提到过他的。”广孝说完之后,归不归马上便从他的话里找出来了问题。

  "和尚被迷晕之前,便听说过大术士已经失踪的事情。"广孝看了归不归一眼,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和大术士同时期失踪的,还有回到陆地的众方士……是吧?”

  归不归冲着和尚笑了一下,说道:"那么说的话,广孝大师你知道他们的下落了?”

  "大术士也好,大方师也好。他们失踪的话对和尚并不是坏事……"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原本和尚以为这是广仁、广义带着方士们藏起来,怎么暗中对大术士下手。不过后来被迷晕送到这里之后,才明白过来他们的失踪都是刚才那个傀偏主人搞的鬼。”

  “不可能……”归不归摇了摇头之后,再次说道,如果说你、广仁和广义还有可能被那个人算计,除非徐福回到陆地,否则……”

  大术士这些年在陆地太顺风顺水了,他一时大意中了谁的圈套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广孝打断了老家伙的话,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自打大方师出海之后,陆地上再没有和大术士一战的对手,他难免会自大起来。被人算计有什么可奇怪的,和尚又没说有人用术法算计的大术士。”

  "不用术法……和尚你好像知道的不少。"这时候吴勉开口说了一句,看了一眼广孝之后,他继续说道:“还要我一句一句的问吗?”

  "其实你们位两都想到了,只不过想要借和尚的嘴说出来而已。”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相比较他算计大术士来,和尚最惊讶的反倒是这人敢对付陆地上的那些方士。他这是要引大方师亲自回到陆地吗?大方师可不是席应真,那人纵使有点小聪明,也不可能在大方师的身上得逞。”

  广孝虽然早已经改投了释门,不过提起来徐福大方师来,语气当中还是充满了敬佩之情。在他看来这世上没有谁可以对大方师如何……见到从广孝嘴里再问不出来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见到白发男人也没有话要问。当下冲着广孝笑了一声,说道:“那老人家我就回去等着大方师回到陆地的那一天,天也不早了,和尚,我们就此告辞吧。”

  广孝愣了一下,原本他以为这两人个会带着他一起离开。虽然他们也没有办法解开自己身上的封印,不过还是可以带着他一起回去。虽然自己没有了术法,不过毕竟还可以给他们出出主意。现在他们俩要走,自己又该怎么办?

  “你们走了,我怎么办?”广孝看着两个人要从厢房出去,当下急忙拦在了他们二人的身前,有些紧张的说道:“不管如何,看在昔日同门的份上,归师兄你带和尚回去。别的忙帮不到,我还可以……”

  “不敢劳禅师的大驾,老人家我的年纪虽然大了一点,不过脑子还没有生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而且这次和尚你跟着我们回去,恐怕以后再刀兵相见的话,你会不好意思下不去手。咱们僧俗两道原就本不是太熟,还是有点距离的好。对了,老人家我给你指点一下,这里往东走三十五里有一座尼姑庵。你们都是出家人不避讳男女,和尚你可以去哪里挂单嘛。吃饱喝足了还可以借点盘缠回到长安……”

  说话的时候,他和吴勉二人已经开始催动了五行遁法,在广孝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到自己无力挽回之后,广孝狠狠的一跺脚,随后从大宅里面冲了出去,向着归不归所指的尼姑庵跑了过去。

  就在他们几个人分道扬镳的同时,镇店当中另外的一座民宅当中。那个尿湿了裤子的管家杨福禄推门进了自己的家中,在他关上门的一刹那,管家的脸上突然浮现出来了一丝笑意。他自言自语的说道:"吴勉、归不归……真是有趣。”

  说话的时候,杨福禄脱下了自己的大衣,随后将双手伸到了后背,随着他手上用力,竟然从背后将自己一整张人皮撕扯了下来。露出来里面二十来岁,一张清秀当中带着稚嫩的脸来。

  “想不到我就在你们的身边吧……"男人笑了一下之后,拖着手里的人皮,向着内堂走去。进了内堂以后,他随随便便将人皮扔在了床上。此时除了他手里的人皮之外,床上还有三四张男男女女的人皮。其中两个年纪大的,正是刚才他口中的老爹老娘,另外一个女人的皮则是男人口中的老婆。就算吴勉、归不归不信他,亲自来家中产看,也会有人装扮成他的家人,帮着一起蒙混过关。

  这个时候,两个人影从另外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这两人竟然就是几个月之前,被救走的蒋合先和韩中仙二人。两个人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刚才大宅的方向,对着男人说道,真的被你猜中了?吴勉、归不归隐藏在广孝和尚身边,一起混进来了?”

  “不是他们俩的话,我会这样回来吗?"男人和蒋、韩二人不分彼此,他当着两个人的面,换下了被自己尿湿的裤子。

  随后继续说道,以前那几个人看的没错,跟着归不归、百无求出来找大术士的的确就是睚眦了。想不到它会去找他们那些人。

  “那阵法当中其他人怎么办? ”听说睚眦确实在归不归洞府之后,韩中仙的脸上变了颜色。他又些慌张的看着男人,继续说道:"睚眦能逃出去,那就说明阵法还是有漏洞……可这不是大方师亲自创出来的阵法吗?怎么可能有漏洞?”

  “你慌什么?睚眦能出来并不等于所有人都可以出来。能出来的话阵法里面已经没有人了。”男人看了韩中仙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阵法刚刚创出来之后不久,还没有被大方师验证便被我们拿出来了。加上阵法所需的天才地宝还没有聚齐,就算睚眦从里面逃出去也说的过去。”

  男人说的轻松,就好像是家里养了几只羊,有一只不知道怎么逃出去了一样。

  “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蒋合先也走了过来,对着男人继续说道:“毕竟阵法里面关着的是席应真、广仁这些人,一旦他们找到了睚眦逃走的渠道出去,那就真的麻烦了……”

  “什么时候你的胆子也这么小了? ”男人看了蒋、韩二人一眼,脸上的表情又些无奈。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还需要我再说明白一点吗?那阵法前所未见,如的话。这个人便有最大的嫌疑,到时候我们将困住众人的黑锅让这个人去背。就算他说被这样的阵法困住,一个谁都没有听过、见过的阵法,谁会相信?”

  说话的时候,男人看了一眼太阳照射在地上的影子,他心里算了算时间之后,对着身边二人继续说道:“我们现在要换个地方,吴勉、归不归也应该反应过来了……”

  差不多一刻钟之后,吴勉、归不归二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镇店当中。他们俩出现之后,直接向着刚才管家所说的居住地住走了过去。

  到了地方之后,归不归直接推门进去,第一眼便看到了挂在中厅的那几张人皮。

  看到了人皮之后,老家伙深深的吸了口气,眯缝着眼睛说道:“杨福禄……你真是个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