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九章 胁迫

第三十九章 胁迫

  进了大宅之后,广孝在管家的带领之下,来到了后院的一间厢房门前。和尚走到门前的时候,厢房大门自动打开。随后里面传出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广孝大师辛苦了,在下有点私事耽搁,未能出门迎接,还请广孝大师恕罪。”

  这个时候,管家也做出来躬身相请的动作。广孝却没有直接进去,他站在门口整理了一下僧抱之后,朗声说道:“释门弟子广孝前来不辱使命,特此回来复命。”

  厢房里面的声音轻轻笑了一下,回答道:“有劳禅师了,禅师请进……”

  有了厢房里面那人的回答之后,广孝这才躬身进到了厢房当中。他进来之后,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坐在桌子后面,这黑人三十来岁的年纪,粗眉大眼黝黑的脸蛋看着好像是一个刚刚下地回来的庄稼人一样。虽然看到了和尚进来,他却没有起相身迎。只是客气着说道,禅师此行还顺利吗?那只睚眦真在归不归的洞府当中?”

  “这个和尚我是亲眼所见,睚眦确实已经在归不归的洞府当中了。“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现在他们正在忙着寻找大术士席应真,虽然他们几个人没说,不过看起来大术士的失踪,已经让归、吴开始慌乱了。”

  “既然确定了睚眦就在洞府当中,那这次禅师便算大功告成了。”顿了下一之后,黑衣人冲着管家招了招手,说道:“广孝大师一路辛苦,你带大师去休息……”

  “不忙休息”听到黑衣人想要将他打发出去,广孝的脸色便来时难看了起来。冷冷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阁下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你答应过和尚的,只要探听出来睚眦的消息,便还给我术法。么怎,这才一天的功夫,阁下便忘的一干二净了?”

  广孝的话说完之后,黑衣人也跟着笑了一下,说道:“我确实答应过广孝大师,不过可从来没有说过,你将外人引来,我还要还你术法的……你一路上确实没有露出破绽,可惜进来的时候故意耽误时间,不是为了引人进来,还是为了什么?我说的对吗?现身吧,吴勉先生……”

  这句话音刚落,吴勉、归不归二人已经出现在了黑衣人的面前。白发男人现身之后二话不说,直接挥拳对着黑衣人的胸口打了过去。黑衣人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只是冲着吴勉说了一句:“我有点失望了……”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的上半身已经被完全轰碎。看到了这一幕之后,广孝突然明白了过来:“他是傀儡!是傀儡……”

  “广孝刚才你在门口的动作太假了,老人家我是这个人的话,心里也会起疑的。”归不归对黑衣人是傀儡假扮没有丝毫的意外,吴勉也是好像早就猜到了这是傀儡一样,一拳打过去的同时,已经退回到了归不归的身旁。虽然现场血肉横飞,却没有半点血迹溅到白发男人的身上。

  “他是傀儡的话,我怎么办?”这时候,广孝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无力的看了一眼桌子后面的半具碎尸之后。突然想起来屋子里面还有一个管家,当下指着管家说道:“抓住他!现在只有从管家的身上探知那个人的下落了……”

  “没用的,连真身都是傀儡,管家又怎么可能是他自己人?”归不归看了一眼已经吓瘫了的管家,随后继续对着他说道:“现在说说你的事,那句话说的不对,被老人家我听出破绽的话,你就和那半截死尸一起走吧。”

  “小的只是一个下人,不知情的……”管家此时吓得已经带出来了哭腔,随着他身体的哆嗦,直接尿了裤子,随后腥臊的气味充斥在这个厢房当中。归不归看到之后,捂着鼻子笑了一下,冲着管家继续说道:“慢慢说你是怎么回事,别怕,你是有福相的人,一看就是能活到死的。说吧……”

  管家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这才再次说道:“接我老爷,小的本是本地杨老爷的管家。后来这位主人买下了这座宅子,多花了八十贯把小的也买下了。他让小的继续在这里做管家,不过也就是三天之前的事情。不信的话您出去问问,小的叫做杨福禄,就是本地人士。家住在东边西街第二户,家里还有老爹、老娘,老婆还有三个孩子,老大叫做……”

  “够了,再说下去的话你快连你爹妈的小名都说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先是看了一眼吴勉,看到白发男人没话说之外,继续说道,走你的吧……看看这里有什么值钱的,拿回去就当是孝敬老娘的。

  听到面前这几个人放了自己,管家跪在地上对着几个人磕头,随后也顾不上被尿湿的裤子,连滚带爬的从屋子里面跑了出去。

  看着管家的背影,广孝心里也明白从这个人的嘴里不可能问出来什么。当下叹了口气,冲着吴勉、归不归说道:“我要出海去见大方师,不过现在我的术法被封印了。需要你们两位……”

  “你说的什么?我没听到……”没等广孝说完,吴勉已经用他独有的语气打断了和尚的话。这个时候,归不归也捂着嘴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和尚说道:“广孝你真敢用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真的不怕船在海上的时候,我们俩把你扔下去喂鱼吗?你就算是长生不老的身体,到时候老人家我引来一群鲨鱼。都被吃干净了还怎么长生不老?”

  广孝知道自己刚才是情急之下说错了话,不过现在要他自己出海的话,广孝又担心那傀儡的主人暗害自己。思来想去现在跟着这两个人才算是安全的。当下他无力的叹了口气,对着归不归说道:“和尚知道你们要问什么,我自己说……”

  当下,广孝说出来自己当初被席应真一巴掌打晕之后,是几个小方士将他抬走。第二天一早醒过来之后,便不打算再去招惹大术士,他和众方士不睦,和谁也没有打招呼,自己施展了五行遁法一个人回到了长安城的大佛寺当中。

  差不多就是两个月之前,一个自称是徐福海外弟子的方士找上了门。广孝以为徐福大方师又有什么法旨送来,当下亲自出门将方士迎进了庙中的禅房当中。

  这方士在围堵蒋、韩二人的时候曾经露过脸,广孝认出来以后更加不在怀疑。

  当下以最高规格的礼仪迎接,进了膳房之后,那方士推说有机密的法旨要交给广孝大师。和尚便心领神会将侍候的小和尚散走,随后等着方士拿出法旨。

  没有想到方士左顾而言他迟迟拿不出法旨,就在广孝心里怀疑的时候,他脑中一阵眩晕一头栽倒在地。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三天前,他被迷晕了两个月),便是在这间厢房当中。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的术法已经被封印了起来,封印的手法怪异他不可能解得开。

  就在这个时候,刚才的傀儡出现,说出来是他封印了广孝和尚的术法。想要将术法坏给他的话,就需要帮他们做点事情。去吴勉、归不归所在的洞府当中,亲眼验证那只龙种睚眦是不是和他们在一起。

  广孝也是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了傀儡的要求。在傀儡派人的监视之下,他去了吴勉、归不归的洞府……”